<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一章

    • 作者:上官熙兒
    • 類別:穿越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2-08
    • 本章字數:2400

    “就你們家姑娘這長相,沒有十吊錢做嫁妝,瞎子瘸子都不娶!”大牛村北頭,一座稀稀疏疏的枯樹枝圍起來的院子里,頭戴紅花的陳媒婆邁出泥坯墻屋子,一臉嫌棄地往外走,“連口茶水都沒有,害老娘喝一肚子白水,呸,窮秧子!”

    屠老漢和李氏年近六旬,追不上年輕麻利的陳媒婆,站在院子中間,望著陳媒婆的背影,聽著罵罵咧咧的聲音,又是難堪,又是難過。一轉頭,看見小孫女屠飛鳶站在門口,忙擠出笑容道:“阿鳶別擔心,不就是十吊錢嗎,爺爺奶奶湊得出來?!?/p>

    屠飛鳶垂得低低的腦袋點了點,肩膀一縮,退回屋子里。

    屠老漢和李氏隔著門安撫幾句,便抱了柴火,到灶邊燒午飯去了。

    生火燒飯的聲音漸漸傳來,方才關上的那扇薄木板門,悄悄打開一條縫。屠飛鳶從門縫里艱難地擠出來,往村后邊的河邊去了。

    河邊,屠飛鳶低頭看著水中的倒影。圓滾滾的臉,圓滾滾的腰,圓滾滾的腿,像一只圓滾滾的大冬瓜。臉皮黝黑,比村里最黑的漢子還黑。瞎子瘸子都不肯娶她,何況何公子?

    何公子是村里唯一的讀書人,從來都是穿得干凈整齊,頭發梳得一絲不茍。就連最熱的時候,都不像村里別的男子一般,穿著短褂短褲,或者赤著膀子。他就像一根青竹,像一棵青松,只有村里的李露兒,十里八鄉最美的姑娘才配得上他。

    屠飛鳶低頭對著倒影出神,直到一股奇怪的聲音將她的思緒拉回來。

    “啊……嗯……”不遠處的草叢里,傳來男女混合的聲音。似貓叫,似**。

    屠飛鳶好奇走過去,撥開草叢,等到看清里面的情形,不由呆住了……

    屠老漢和李氏做好午飯,便去喊屠飛鳶:“阿鳶,吃飯了?!闭l知推開屋門,屠飛鳶卻不在,不由奇道:“這孩子,哪里去了?”

    二老關上屋門,便準備出去找,卻聽一聲驚呼傳來:“屠爺爺,阿鳶溺水了!”

    “什么?”二老頓時吃了一驚,“李家丫頭,怎么回事?”

    “阿鳶溺水了,現在河邊昏迷著?!贝笈4遄钇恋墓媚锢盥秲赫驹诨h笆外面,一身杏黃色的衣裙,白生生的面上露出焦急道。

    “老天爺??!快帶我們去!”屠老漢和李氏連忙向外走去。

    李露兒在前邊帶路,屠老漢和李氏跟在后面,很快來到河邊。

    河岸上,一群婦人站在高處,對著下方河邊上躺著的身影指指點點。

    “傷風敗俗!”

    “不要臉!”

    一句句鄙夷與輕蔑,聽得屠老漢和李氏一陣心驚肉跳:“我家阿鳶做什么了?”

    “屠大爺,你們家阿鳶也太不像話了。就算沒爹沒娘,也不能做出這種事?”

    “就是,往日看著挺老實的一個孩子,怎么不要臉起來,堪比窯子里的姐兒呢?”

    屠老漢與李氏臉色鐵青,卻更擔心小孫女兒,強忍氣怒,下了河堤。

    河邊上,屠飛鳶渾身濕噠噠地躺著,眼睛緊緊閉著,一動也不動,身上的衣裳亂糟糟的,半個膀子都露了出來。

    “阿鳶?”屠老漢與李氏連忙跑過去,抱起昏迷不醒的小孫女兒,給她攏好衣裳,焦急喚道:“阿鳶?醒一醒?”

    屠老漢看著昏迷不醒的小孫女兒,又急又怒:“發生什么事?怎么會這樣?”

    “她不要臉唄,勾搭王家小子,被王家小子踢到河里去了?!焙影渡?,一名婦人不屑答道,“若非李家閨女救了她,你們看見的就是一具尸體了,你們可得好好感謝李家閨女?!?/p>

    “不可能!”李氏抬頭駁道,“我們家阿鳶不是那種人!”

    岸上響起一聲怪笑:“難道是我們冤枉她啦?真是長得丑,心也不正,怨不得人都說丑人多作怪!”

    “就是!看看人家李家閨女,又好看又善良!”

    旁邊,李露兒低頭絞著衣角,柔聲說道:“嬸子們別這樣說。阿鳶她……也是心里苦?!?/p>

    屠老漢又急又怒,轉身對站在旁邊的罪魁禍首道:“王家小子,你說清楚,我家阿鳶怎么得罪你了,你要這樣害她?”

    王有祿是村長家的小兒子,素來是個游手好閑的混不吝,沒人敢招惹。他小孫女兒素來是個膽小的,又怎么會惹王有祿?屠老漢不相信。

    “阿鳶啊,你醒醒??!”李氏則抱著小孫女兒流淚喚道。

    好痛!好難受!斐鳶只覺得腦袋昏昏沉沉,仿佛有一大塊淤泥堵在里頭。喉嚨苦得要命,身上沉沉的,一點力氣都沒有。身體里像是燒起了火,又仿佛被水淹過,四肢百骸都被堵塞。

    偏在這時,四面八方傳來一聲聲刺耳的婦人腔調:“傷風敗俗!”

    “丟盡大牛村的臉了!”

    是誰在大吵大鬧?斐鳶不覺蹙眉,門衛在哪里,把鬧事的都拉出去!秘書呢,怎么叫人在她辦公室外面鬧騰,還想不想干了?

    這時,忽然一個慈祥和藹的聲音傳入耳中:“阿鳶?醒醒?”

    誰在叫她的小名?斐鳶蹙眉。

    “阿鳶,好孩子,快點兒醒醒,別嚇爺爺奶奶?!贝葠鄣穆曇粼俅蝹鱽?,猶如一股清泉,沖開堵塞筋脈的淤泥。

    爺爺奶奶?斐鳶心中一驚,蓄力一掐,猛地睜開眼睛。視線陡然開闊起來,一抹明亮的陽光涌入目中,映出貼在臉畔的灰褐色布料,粗糙剌人。不遠處,是清藍的天空,柔軟的蘆葦,清澈的小河。

    她明明記得自己帶著公司的員工們出去旅游,遭遇纜車斷裂,墜入山崖了。這是怎么回事?斐鳶努力睜大眼睛,轉動著視線,卻看到一個個古裝打扮的人物在四下晃蕩。

    斐鳶抬起眼睛,看向上方。只見一張熟悉的面孔,帶著慈愛與關懷地看著她,頓時腦中一空,脫口道:“奶奶?”

    驀地,一個粗嘎的聲音傳來:“醒了?那就不關老子的事了!管好你們家的小賤貨,再勾引老子,可就不是踹到河里這么簡單了!”

    “呸!”一口唾沫吐下來,直直落在李氏的臉上。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