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841章 太子被廢

    • 作者:喬妹
    • 類別:穿越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2-06
    • 本章字數:2200

    “信你?”皇帝一把把李魁的證詞扔到太子面前,“你賣官,私底下加重賦稅這也就算了。你還草芥人命,一次又一次,如今強搶民女,殺人一家?!?/p>

    太子看著被扔到腳下的供詞,李魁的名字一下子讓他失了神,李魁招了。李魁竟然招了,一定是蘇葭兒,一定是……

    皇帝說道:“你還有何話可說?”

    “父皇,兒臣冤枉?!?/p>

    “你冤枉?那被你殺了的那些人,他們豈不是更冤枉!你認為你冤枉,李魁會開口,你府上的人也會開口的。老四啊老四,做人你不做,你偏偏要做鬼!”皇帝怒的拂袖,“大理寺和典獄司聽令,太子私自加重賦稅,殘害百姓,賣官,強搶民女,殺人。目無王法,即刻收監,不準任何人探視。太子府所有人逮捕到典獄司問話,太子所賣的官位人員也收監,調查與太子一黨的人,誰有問題,收監等朕發落?!?/p>

    “父皇……”太子壓根沒想到失敗來的如此之快,快的他措手不及。

    不管他的哀嚎,大理寺的人將他壓下去。

    皇帝跟蘇葭兒還要祁夙慕說道:“蘇提刑,老七,你們今日立下了大功,朕記你們一功,想要什么賞賜,盡管跟朕說?!?/p>

    祁夙慕說道:“父皇,兒臣不需要什么賞賜,為父皇做事,是兒臣應該的?!?/p>

    “好,很好?!被实劭滟澋恼Z氣。

    蘇葭兒說道:“皇上,微臣倒是有個不情之請。微臣之前跟皇上說過太子妃的事,微臣希望皇上讓太子妃跟其家人離開?!?/p>

    皇帝思索了一下,“好,朕就準了?!?/p>

    接下來,關于太子的事情,展開了一番談論。

    結束后,祁夙慕和蘇葭兒離開金鑾殿,兩人肩并著肩,緩緩朝宮門走去。

    太子倒下了,他們沒有覺得很輕送或是很值得慶祝。

    從皇帝對太子的盛怒來看,皇帝還是記著父子情,但這也改變不了皇帝的計劃。太子倒下了,就到下一個不知死活的了。

    很快,就會到祁夙慕。

    蘇葭兒輕吁了一口氣,看向祁夙慕,祁夙慕也正好默契的看向她,兩人相視一笑。哪怕未來再難走,他們彼此之間還有彼此。

    太子被收監,朝堂上下無一不震驚,當然也不乏為太子求情的人。

    可是皇帝有令,但凡是為太子求情的官員,一律要接受調查。

    一時間,整個跟太子有勾結的大晉官員都陷入了更換的恐懼之中,朝堂可謂是大清洗了。

    人人都在傳,是蘇葭兒發現了太子的罪行,所以上奏了太子。

    可誰又知道這其中的水深,能知曉是皇帝算計的人有幾個。

    皇宮中,吳貴妃聽聞太子被收監,她倒是越發擔心六皇子,皇上在這個要緊關頭將太子收監,為的就是以儆效尤。

    而皇后宮中,皇后和三皇子還有楊釗倒是在為太子被收監的事情而開心,只要加把勁,太子就能完全倒下。他們壓根沒想到,這一切都是皇帝的局。

    只當做是祁夙慕和蘇葭兒勾結,要扳倒太子。正好皇帝想要祁鳳曦登基,所以順著他們,扳倒了太子。

    說明皇帝心中還是一切都在為祁鳳曦做打算,他們開心之余,也要更小心謹慎行事。

    方貴妃和祁之云聽到這消息的時候,兩人卻是憂心忡忡,外界看來,是蘇葭兒跟祁夙慕勾結了,這矛頭也就指向了祁夙慕和蘇葭兒??蓪嶋H上,這不過是皇上對付祁夙慕,把蘇葭兒拉下水的做法。

    這皇位斗爭,越發的激烈了。

    現在不管是怎樣,其他人肯定都想著拉著太子下去先。

    暫時的戰火會集中在太子身上,不會蔓延到祁夙慕那。

    皇帝對待太子一事,很是嚴格。但凡是跟太子有關系的人,都要進去典獄司,一旦調查出什么,輕則坐牢,重則死刑,甚至一家老小受到牽連。

    關于太子的所有罪行都落定,皇帝去大理寺見了他一面后,翌日在早朝上廢太子,將太子送入大理寺佛院,陪伴佛主,永遠不得出佛院。

    擁護太子的人已經被調查的差不多,再也沒人敢站出來為太子說話。

    然而調查還在繼續,朝堂還在大清洗換人。

    一連幾日過去,朝堂上下無不擔心受怕,擔心自己會受到牽連。

    太子的事情,轟動了一月有余。

    蘇葭兒和祁夙慕趁著這段時間,忙里偷閑,至少在下一個陰謀之前,他們可以安靜一下。

    為了緩和這氣氛,皇帝決定讓六皇子和蘇小奕在臘月前成親,否則往后就是過年了。

    蘇葭兒和祁夙慕都明白,皇帝這是打算穩定下來,然后再繼續下一步。

    對于他們來說,這事好事,也可以安排應對的事情。

    蘇葭兒每日都在提刑司,還是住在蘭陵王府,皇帝似乎沒有讓她搬出蘭陵王府的意思。外界對蘇葭兒一直在蘭陵王府也頗有微詞,再加上蘇葭兒和祁夙慕一起扳倒的太子,他們更是認為皇帝是不是看中祁夙慕了。

    可沒多久,皇帝下了圣旨,給蘇葭兒建造府邸,祁夙慕所分梅園暫時作為蘇葭兒的府邸。梅園本就是當初皇帝給祁夙慕擴建府邸的時候,將隔壁的府邸打通了給祁夙慕的。

    所以皇帝這么一說,那些風言風語自然也就沒了。

    只是皇帝從太子一事后,變得更是多疑和性子陰晴不定。

    雖然對祁鳳曦和江可兒放松了,沒有再變相的軟禁和監視他們,可他對待其他人的態度讓人捉摸不透。

    好像是一只在思考要怎么殺了獵物的雄鷹,讓人不寒而栗。

    祁鳳曦被解禁后,跟蘇葭兒常常見面,蘇葭兒看他消瘦了許多,知道他心中煩郁,她每次都給他做些藥膳捎來,跟他彈琴下棋作詩,暢聊天下。但唯獨避開了朝堂和祁夙慕的事,他們就像是縱情于山野的朋友,不聊國事,不聊家事。

    有了蘇葭兒的陪伴,祁鳳曦氣色一天天好起來,漸漸又恢復到了往日那愛笑溫和的他。也許這樣一直下去也不錯,但是他明白,這樣的日子不會太長久。很快這樣的平衡會被打破,太子被廢只是開端。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