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20章 疑云重重

    • 作者:喬妹
    • 類別:穿越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2-06
    • 本章字數:2346

    看著尸體的腐蝕慢慢消緩下來,蘇葭兒對祁鳳曦說道,“能勞煩十九爺去找一下我的助手蘇小奕?”

    祁鳳曦很快應道,“好?!?/p>

    蘇葭兒楞了楞,一是,她未經思索一下子簡略的叫祁鳳曦十九爺;二是,祁鳳曦堂堂一個王爺竟然毫不考慮的任她差遣。

    反應過來后,她又說道,“讓他帶上工具?!?/p>

    “只要說帶上工具就行了?”祁鳳曦問道。

    “對,他知道要帶上什么?!?/p>

    祁鳳曦轉身走出門,走到門口時,他停頓了一下,看了一眼在對著尸體沉思的蘇葭兒。

    她認真的模樣,讓她看起來多了幾分靈動。

    他嘴角勾起溫柔的笑,他竟然愿意給她使喚,她估計是大晉國第一個膽敢說勞煩他的人。

    不過,這種感覺并不壞。

    想罷,他收回目光朝著前頭走去。

    蘇葭兒打量了一下床榻,大紅羅裙被扔在地上,看起來像是被人扯下,床柱上系著一條紅色綢帶,枕頭旁邊的掐絲鑲嵌金花釵尖處帶著血跡,凌亂的被褥,床上一塊帶血的水漬。

    她做了個推理,兇手見色起壞心,闖入屋內將女子綁在床柱上,扯下她的衣服,對她施暴,女子掙扎出一只手,拔下掐絲鑲嵌金花釵將兇手刺傷??蓛词忠琅f沒有放手,仍舊繼續施暴。那么兇手應該是一手捂住女子的嘴巴,如果女子是因為窒息而死,那她臉上的印痕就能指正誰是兇手。

    所以兇手用化骨水想要將尸體毀尸滅跡?

    化骨水是江湖中物,加上床上的歡愛痕跡,兇手是女人已經排除,兇手是士兵也排除,那就剩下那些個江湖人物。

    不,不對!

    蘇葭兒微微搖頭,看起來很連貫,可有些地方還是說不通。按照這化骨水的腐蝕程度,證明兇手離開還不到一刻鐘。

    可榻上那水漬和血跡干涸情況至少是半個時辰前留下的,難不成兇手是在屋里等到一刻鐘前才打算毀尸滅跡?

    她環顧屋內一圈,并沒有任何異常之處。

    瞧見門口的丫環,她走到那丫環面前,丫環還是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她聲音放柔了一些,“別害怕,我是驗尸官,能告訴我發生了什么事?”

    丫環顫抖著聲音,結結巴巴,“小姐姐……每每次……沐浴……都都要一個……個時辰,又又……不喜歡……人人打擾,所以……所以我先先……回房間……”

    見丫環已經說不下去,蘇葭兒接過話,“所以一個時辰后,你來敲門,發現門沒關,你推門走了進來,發現了尸體,然后大叫?!?/p>

    丫環猛地點點頭。

    蘇葭兒微微蹙眉,按照丫環的說法,是什么原因讓兇手要等這么久才打算毀尸滅跡?

    假設她是兇手,那只有一種可能,兇手是一時沖動犯案,犯案后對著尸體不知道怎么辦,躊躇了許久,才打算毀尸滅跡。

    這樣問題又來了,兇手究竟是想隱瞞手印毀尸滅?還是打算真的毀尸滅跡?

    看似都是毀尸滅跡,其實大不相同,推理出來的兇手心態和特征也不相同。

    為了掩蓋證據毀尸滅跡,說明兇手是慣犯,但是中間隔開這么多時間不下手,這點解釋不通,就像是刻意等到丫環來發現尸體。

    沖動犯案,糾結許久才打算毀尸滅跡,那兇手一定是處于驚慌的情緒中毀尸滅跡,化骨水一定會濺到旁邊。但是化骨水完完全全只澆在身體上,說明這個人當時十分的冷靜。

    許是聽見了丫環的尖叫聲,身著碧色綾羅綢緞長衫的男人焦急的朝房間走過來,瞧見蘇葭兒,他不悅的皺了皺眉,目光移到丫環身上,“怎么回事!”

    丫環一見來人,撲騰的跪了下來,猛地叩頭,“老爺,小姐她……”

    男人嗅到一股血腥和腐朽的味道,他轉頭看向床榻那邊,望見那躺在地上血肉模糊的尸體,神情略變,像是刻意營造出來的傷心欲絕,他頓時呢喃道,“不可能,那一定不是我的婷兒?!?/p>

    蘇葭兒仔細看著男人每一個細微的表情變化,得出一個結論,這個男人的傷心都是假裝的。

    怒意,她在男人眼中看到了一絲隱藏的怒意。

    她問男人,“你是死者什么人?”

    男人悲傷的完全沒有了剛剛那股氣勢,低喃著,“我是她爹,我的婷兒,我的婷兒怎么會這樣!是誰,是誰做的!”

    死了女兒,不感到悲傷,甚至沒有上前去看女兒的遺體,更不去確定是不是自己的女兒。即使是關系再不好的父女也做不出這樣的事,這男人有問題。

    蘇葭兒打算等祁鳳曦和蘇小奕過來再去勘察尸體,畢竟她沒有任何的官職在身,不能強行去勘察尸體。

    只不過……

    蘇葭兒眼中迅速閃過一絲懷疑,她從上到下打量了男人一眼,目光落在了他腳上的泥土上,客棧內并沒有黃色的泥土。

    這時,祁鳳曦和蘇小奕來了,他們身后還跟著關霖和三名士兵。

    蘇小奕見到蘇葭兒,立即小跑到她跟前,“公子,工具已經帶齊?!?/p>

    蘇葭兒點點頭。

    身著碧色綾羅綢緞長衫的男人回過神,警惕的看著蘇葭兒他們,“你們來這里做什么!”

    祁鳳曦看了一眼關霖,關霖掏出令牌,“官家辦案?!?/p>

    男人看見令牌,連忙跪下,“官老爺,你可要為草民做主?!?/p>

    關霖從來不吃文縐縐這套,“起來?!?/p>

    祁鳳曦走到蘇葭兒旁邊,沖她溫柔一笑,眼似彎月撩.人,“蘇小公子還有什么吩咐?”

    男人起身不解的看著蘇葭兒,關霖說道,“看什么看,這是負責此案的蘇小公子?!?/p>

    男人這才移開目光。

    蘇葭兒說道,“讓士兵把這家黑店圍起來,不能讓任何人進出,把所有的人召集到這里?!?/p>

    男人插嘴道,“難道兇手不可能是士兵?或者是混跡在士兵當中?!?/p>

    蘇葭兒撇男人一眼,淡淡說道,“沒有可能?!鼻帻堒姞I的每個士兵身上都會有一塊檀木軍牌,這種檀木用赤汶花浸泡七七四十九天,取出來后刻成軍牌,軍牌散發出來的香味會吸引黑姝蝴蝶。當年那個人為了讓士兵忠于他,訓練出黑姝蝴蝶追中軍牌,誰敢擅自離開范圍內,黑姝蝴蝶就會去追蹤。所以領兵者只要帶著黑姝蝴蝶,士兵一旦離開,馬上就被發現。那時,士兵時常說,只要入了青龍軍營,到死只能是青龍軍營的人。

    再者,士兵如果有異常,關霖應該去解決士兵的事,不會出現在這里。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