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17章 暗流涌動

    • 作者:喬妹
    • 類別:穿越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2-06
    • 本章字數:2343

    店小二端酒出來,聽見叫喊,連忙把酒放到柜臺上,往外頭跑去。

    不一會,門口進來一位約莫不惑之年的男人,碧色綾羅綢緞長衫,眉宇間透著正義之氣。

    緊接著,他身后進來兩名女子,前頭的女子一襲蹙金繡大紅羅裙,金線勾出孔雀花紋,黛眉如柳葉,唇瓣抹著絳色唇脂,膚白賽雪,雙頰粉嫣,三千青絲綰成驚鵠髻。

    另一位女子背著包袱,收著油紙傘,左半邊身子已然濕透,她身著青布衫,十字髻上插一只銀簪,未施妝的小臉算的上小家碧玉的長相。

    客棧眾人的目光都落在這三人身上,男人倒是不介意,大步朝著其中一張空著的桌子走去,兩名女子緊跟其后。

    蘇葭兒掃了一眼三人,男人看似渾身上下正義凜然,可目光卻內斂神晦,大步的步伐在刻意壓制著他的功底,說明他一直對外界保持警惕性。從他的衣著面料看來,非富即貴。

    而大紅羅裙女子,柳眉微蹙,神情透著濃濃的憂郁之氣,整個人心神恍惚的樣子。從她髻上插的掐絲鑲嵌金花釵更加確定她和男人的身份富貴,釵子正面嵌著白玉牡丹花,花心嵌紅寶石,周邊點綴紅、藍寶石,背面為掐絲錦鯉雙魚。那釵子所用的紅寶石色澤血紅,藍寶石色澤蔚藍,具是珍品也。

    至于那背著包袱的丫環,也就是普通的丫環。

    男人坐下后對進門的小二說道,“小二,來壺茶先?!?/p>

    大紅羅裙女子默默走到男人對面坐下,男人讓丫環取了披風給她披上,“婷婷,你身子弱,可別著涼了?!?/p>

    “謝謝爹爹?!迸計扇岬纳ひ糗浘d綿的。

    聽見女子的聲音,才坐下的祁景珞整個人跟被雷劈中似得,身板子直了直,目光不可置信的落到女子身上,然后跟瞧見了什么毒蛇猛獸似得,立馬收回了目光。

    不僅是蘇葭兒,祁夙慕和祁鳳曦也發現了祁景珞的異常。

    這時女子側頭看上樓,看著祁景珞的目光幽怨中帶著絲絲恨意,還有一絲狠意。

    這怨可是很深吶!蘇葭兒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茶,瞅著祁景珞目光閃爍,又刻意躲著女子目光渾身不自在的樣子,想必不僅是舊識,而且有上一段淵源的。

    祁夙慕只是冷冷的看了祁景珞一眼,什么都沒有說。

    祁鳳曦悠閑自得的倒著茶。

    祁景珞坐在那簡直是如坐針氈,小海子看見女子時,差點大呼出聲,幸好及時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關霖沉不住氣,低聲說了一下,“這娘們該不會是十四王爺你的相好吧?”要知道十四王爺的風.流名聲在外,花叢踏過不留痕。

    若不是習慣了關霖這德行,否則這念叨主子的話,指不定就被訓斥了。

    聽了關霖的話,祁景珞差點跳腳,也幸虧他平日里素養好,才忍住了跳起來給關霖一拳的沖動。這個關霖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他沒好氣道,“只是個舊識?!?/p>

    蘇葭兒淡淡補充道,“還是個不想見到的舊識?!?/p>

    對于補刀成功的蘇葭兒,祁鳳曦笑意更加盎然,祁夙慕冷冷的表情也有了一絲柔和。

    茹樂和屠森瞧見第一次有女人治得住這風.流成性的十四王爺,感到意外的同時也佩服蘇葭兒能一句話讓祁景珞吃癟。

    祁景珞本想反駁,但這是蘇葭兒,他說的過她嗎?

    所以他默默埋頭喝茶,祈禱雨快點停下,那女人趕緊離開,否則他今晚就算是吃了蒙汗藥都睡不著。

    這天就跟故意和祁景珞作對似得,雨勢完全沒有小的意思,最讓他抓狂的是,那對父女跟小二要了兩間上房,也就是說他們要住下了!

    祁鳳曦也讓店小二給蘇葭兒和祁夙慕準備了兩間上房,蘇小奕則跟小海子住一間,兩人那是萬般的不樂意,可蘇葭兒說了,不樂意可以一個出去睡柴房,兩人才消停了下來。

    本就不緩和的氣氛,因為這對父女的到來變得更加緊繃,空氣中有股暗流涌動。

    這一餐,吃的很安靜,靜的像死寂的森林。

    除了祁鳳曦偶爾說讓她多吃點的客套話,其他人都沒有說話,連蘇小奕嘴巴那么閑不住的人都埋頭默默吃飯。

    他們都看出了客棧內的異常暗流,安靜或許是最好的選擇。

    吃飽后,蘇葭兒一行人回房休息,關霖安排士兵守夜和守住各個門口,其余士兵在大堂休息。

    而奇怪的是,客棧的老板從他們進店開始,從未露面,一直都是小二一個人在做一切。

    蘇葭兒正準備關門,蘇小奕一個閃身,靈活了竄了進來。

    “你何時成了屬猴兒的了?”蘇葭兒把門關上說道。

    蘇小奕干笑兩聲,“嘿嘿?!?/p>

    蘇葭兒知道他肚子里藏不住事,非得要找她說一通,“說吧,方才可是要憋死你了?!?/p>

    “還是公子了解我?!碧K小奕撓了撓頭,“公子,你說他們這些人到底有什么目的?難不成是對付公子你的?”

    “對付我?”蘇葭兒敲了蘇小奕的腦門一下,“你是如何覺得我需要別人如此大費周章來對付我?”

    “不是對付公子你還能是誰??”蘇小奕瞪大眼睛,“難道是?”

    “不是他難道是你?”

    蘇小奕猛拍了拍腦袋,“我該想到的,除了那位十四王爺還有誰能招惹這么多麻煩?!?/p>

    或許是職業性的習慣,蘇葭兒開始思索起祁景珞的事,他招惹的可不僅僅是一方人馬,無煞國的人對什么傳國玉璽壓根不感興趣。而無煞國又礙于兩國從不干涉,派來的人都是一些烏合之眾。這些烏合之眾定是在為隨后的精兵探路,一旦確定祁景珞在這里,精兵必定趕來。若是精兵沒趕到,讓祁景珞逃脫了,無煞國可以搪塞是山匪作亂。

    祁景珞手上究竟有什么東西?不僅能讓宮中想要搶奪,還能讓素來不踏上大晉國地盤的無煞國人翻山而來,更能讓江湖人士爭相前來。好奇心一旦被勾起,就會忍不住探究,直到得到結果。

    回過神,蘇葭兒對蘇小奕說道,“知道太多沒好處,趕緊回去睡?!?/p>

    蘇小奕撒嬌道,“我還想陪陪公子?!?/p>

    “我不想陪你?!碧K葭兒下逐客令。

    蘇小奕知道蘇葭兒說一不二,嘟囔著往門口走去。

    看著蘇小奕那滿是不愿的神情,蘇葭兒嘴角勾起,微微搖頭,她讓他早些回去休息是不想他知道太多皇家之事?;始疫@個漩渦,只要陷入其中,就會慢慢一點一點被吞噬掉,骨頭都不剩下。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