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13章 互不信任

    • 作者:喬妹
    • 類別:穿越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2-06
    • 本章字數:2322

    祁夙慕勉強一手撐著地坐起身,抬頭注視著她,黑眸灼亮,表情堅定說道,“我的命交給你,我很放心?!?/p>

    “你對我可真是有信心?!碧K葭兒的話聽不出是嘲諷還是質疑,“你身份如此尊貴,竟然愿意把性命交給我掌握,你憑什么認為我能解你的毒?又或者說,你憑什么把性命交給一個不熟悉的人?”

    “蘇姑娘,我從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我說過,我信任你。再者不是誰都能被稱之為神醫?!逼钯砟阶旖俏⒐?。

    蘇葭兒嗤笑出聲,“也是,你的心思如此縝密,又怎么會做沒有把握的事??赡阍撝婪彩露加幸馔?,萬一那毒我不能解?!?/p>

    “如果我猜的沒錯,我中的是西邏國風家的黃泉淚?!逼钯砟教撊醯恼酒鹕?,他看了一眼被包扎好的手腕,“你曾經救過一名中了黃泉淚的江湖人士?!?/p>

    “你將我調查的很清楚嘛?!碧K葭兒淡淡瞥了他一眼,“想不到你對毒藥也有研究?!?/p>

    聽出蘇葭兒語氣中的低諷,祁夙慕笑了笑,只是那笑顯得略微僵硬,“中了黃泉淚的人身子會漸漸麻痹,有種螞蟻啃咬的刺痛癢感,一旦毒發攻心會窒息而死?!彼拖骂^整理衣袖,故作不經意的問道,“我很好奇,連風家的人都沒有研制出解藥,你又是如何研制出解藥的?”他不是懷疑她,而是她總是能超出他的意料之外。

    蘇葭兒意有所指,“要想了解一個人,必須懂他,要想了解一種毒藥,也必須懂它?!?/p>

    “哦?”祁夙慕黑眸流光閃動,她是在說看不懂他?

    “我能研制出來解藥,只能說明我夠了解這解藥?!?/p>

    祁夙慕笑而不語,目光掠過林子內,算時間暗夜應該搞定了無煞國的人。

    “剛剛你可以拋下我走,逃開無煞國人的追殺,但是你卻沒有拋下我走,還為我解毒,你就不怕無煞國的人抓到你?”要知道無煞國人抓到女人,那下場可不是能用慘來形容。

    這么一問,蘇葭兒的心思被擾得有些混亂,當時是為何要救他?出于醫者本性?出于本能?還是……不忍看他死?想了許久,她得出了一個結論,“你若是死了,你父皇會放過我這個見死不救的?”

    聽蘇葭兒提到父皇,祁夙慕灼亮的眸中迅速掠過一絲黯淡,臉上笑意依舊,“不一定,在這種情況下是你死我活,誰能顧及他人?!?/p>

    “所以你想聽什么答案?我看上你了,因而舍身救你?”蘇葭兒不悅,這么久以來,她第一次感到情緒波動的如此強烈,她有些生氣了!“七王爺,我不過是作為一個臣民應盡的責任,盡力的救下自己的主子?!?/p>

    她的語氣透著濃濃的冷漠和疏離,又貶低自己為奴才。

    不知為何,祁夙慕由心的覺得好笑,淡然涼薄性子的她似乎被他逼得情緒激動了,看來她也并非斷情斷念。

    他岔開了話題,“蘇姑娘,這世上有你感興趣的東西?”

    見祁夙慕不再糾結中毒的話題,蘇葭兒平復下躁動的心緒,又回到了往日的心如止水般冷靜淡漠,“有,死人?!?/p>

    “看來我想要引起你的興趣,是不可能的?!逼钯砟轿⒗涞恼Z氣聽不出是認真的,還是在開玩笑。

    “當然有可能,你成為死人?!?/p>

    蘇葭兒又補充道,“還得是意外死亡?!?/p>

    祁夙慕順口一問,“作為你的夫君,也得是意外死亡的死人?”

    他問她這些問題作何?蘇葭兒有些不解,卻還是回答了他,“我夫君確實是個死人了?!毕氲桨⑿?,她的心口一疼,淡然的神情上布上哀傷之意。

    祁夙慕眸光微瞇,善言觀色的他知道他戳中了她的軟肋??此昙o不過二八年華,竟已成了寡婦。

    蘇葭兒很快就斂起了那哀傷之意,不在外人面前表露過多情緒,是她的習慣。

    她打量一眼祁夙慕,中毒讓他臉色有些蒼白和憔悴,可那神態依舊冷的讓人不寒而栗,如鑿刻出來的五官帶著淡淡笑意,只是那笑意給她的感覺是透涼的生著幾分寒意。

    她還是看不透他,他給她的感覺就是冷,她唯一能讀懂的就是他殺伐果斷、毫不留情的冷酷。

    危險,對,他還給她這種感覺。

    他很危險。

    明明是在說話,可她總是捕捉不到他的真實情緒,明明他是在笑,她卻看不見他的笑答至眼底。他刻意的隱藏真實的自己,他的笑也不過是最佳的疏遠障礙。

    這個男人或許遠比她想象的還要復雜,就像是一張鋪開的大網,而她是在網中掙扎的獵物,一瞬間,蘇葭兒竟然有了這樣的想法。

    許久,她眨了眨眼,如扇的睫毛撲了撲,眸光落向林子,淡淡的語氣,“根本沒有什么安州之行,對嗎?”

    祁夙慕冷眸閃過詫異,聲音寒而低沉,“你這么快就知道了,比我預計的早?!?/p>

    “既然知道找我回宮會被重重阻攔,甚至事關性命,卻不低調行事,而是高調的帶著鐵騎來接我,說明在國都還未有人了解你為何帶著鐵騎出蘭陵。反之,如果你低調帶著鐵騎出蘭陵,反而會引起他人的懷疑?!蓖nD了一下,蘇葭兒又繼續說道,“帶著玄武鐵騎出城一定會讓有心人留意,所以你們一路快馬加鞭趕到村子,為的就是爭取時間在有心人發現真相之前找到我。那有心人也只是懷疑你的目的,她一定不會輕舉妄動。因為按照你的路線,極有可能是去接十四王爺?!?/p>

    祁夙慕笑,“照你說的,我不帶鐵騎不是就不會暴露我此行的目的了?”

    “不,你只能帶鐵騎?!碧K葭兒側頭,她不說原因,因為不想道破那些彼此心知肚明的事。祁景珞曾偷偷跟她說過,祁夙慕是最不受寵,甚至是被厭惡的皇子?;实蹠设F騎,是因為不信任他!可又不能派遣皇家影衛跟著他,害怕會被他收買。從始至終,皇帝一直不信任他。會派遣他來找她,皇帝一定是拿捏住他的短處。

    想到這些,蘇葭兒對祁夙慕的排斥感少了一分,她望著他的目光多了一抹同情,現在的他就像是當年的阿修,都是不被自己的父皇信任。

    被看穿一切,祁夙慕神色之中有些不自然,她懂他的處境,這讓他心底既有一絲歡悅,又有一些抗拒。他似笑非笑,“那為何你會說沒有安州之行?”

    蘇葭兒略帶同情的目光漸漸變得凌厲,一字一句淡淡道,“因為你同樣也不信任鐵騎?!?/p>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