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10章 他中毒了

    • 作者:喬妹
    • 類別:穿越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2-06
    • 本章字數:2179

    無煞國的人一路追捕蘇葭兒和祁夙慕,見蘇葭兒和祁夙慕跑遠,他們拿起弓箭朝蘇葭兒祁夙慕射去。

    靠著聽力的靈敏性,蘇葭兒躲過了箭雨,祁夙慕擋開身后的箭,跟上蘇葭兒,微微一笑贊賞道,“看來我小看你了?!?/p>

    蘇葭兒撇了他一眼,淡淡應道,“哦?!彼旨涌炝怂俣?,往前面跑去。無煞國的人熟悉這種叢林作戰,若是不盡快跑出他們的追捕范圍,很快就會被他們追上。

    對于她的冷淡,祁夙慕早已習慣,他正要跟上她時,林子后一聲尖銳的聲響,銀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蘇葭兒而去,眨眼之間,銀色弩箭已經到了蘇葭兒身后。

    蘇葭兒聽見聲音,感到后背寒光一現,她知道這是躲不過了。如果她沒判斷錯誤,這是無煞國軍營中使用的奪命弩,速度之快讓人措不及防。

    蘇葭兒已經做好了受些皮肉傷的心理準備,可忽然聽見哐當一聲,她回頭一看,祁夙慕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眼色。

    在看地上,弩箭和祁夙慕手中的劍落在了地上。她收回目光,探究的掃了一眼祁夙慕,他能用劍擋下這奪命弩箭,身手不可小覷。

    她問了一句,“還好?”

    “還好?!彼?。

    蘇葭兒回過頭,不再說話。

    祁夙慕低頭看了一眼手腕上蔓延著的血,弩箭劃過了他的手腕,那血是黑色的,看來弩箭上抹了毒。

    他眸中寒光乍現,是誰想對她下手?那弩箭分明就是沖她而來。

    不過,他也要感謝那個下手之人。想到這里,他握緊拳頭,再松開,使勁讓毒擴散開來。

    感到整只手如螞蟻啃咬的痛楚,他望著蘇葭兒的背影勾起玩味的笑,他要賭一件事,他相信他會贏。

    兩人跑了一段路,來到一片湖泊前,蘇葭兒看了四周環境一眼,勒住韁繩,翻身下馬。

    她牽著馬兒到湖邊,讓馬兒喝水,她一邊摸著馬兒,一邊說道,“在這里讓馬兒歇息一會?!彼^察了一下,剛剛來時有三個分叉路口,無煞國的人就算分開追他們,他們也有時間歇息一番。

    聽不到回應,蘇葭兒轉頭的瞬間,咚的一聲,祁夙慕從馬上摔落。

    “死了?”蘇葭兒松開馬兒的韁繩,朝祁夙慕那頭走去。

    只見地上的祁夙慕雙眼緊閉,嘴唇泛著青黑,她蹲下身子,摸了他的脈搏一下,很微弱,看來是毒發攻心了。

    瞥見他手腕上流著黑血的傷口,蘇葭兒頓時明了,他擋開弩箭的時候被傷到了,那弩箭上抹了毒,而且還是劇毒。她沒有馬上給祁夙慕解毒,而是端詳著祁夙慕的臉,那精致俊逸的五官,沒有醒著的時候那么帶著寒意,反倒是多了一種柔和。

    只是,這個男人一直在隱藏自己真實的一面和克制自己真實的情緒,總是讓她捉摸不透,這種感覺讓她一點都不喜歡。

    她不明白,他為何要隱瞞她中毒的事。

    他不知道毒發會死?

    還是他跟她一樣想死?

    感到祁夙慕的氣息變得更加微弱了,蘇葭兒這才斂回心神,呃,再不給他解毒,他真要去西天陪如來誦經了。

    蘇葭兒拿起他的手腕,他的手指很好看,如白玉雕切,她湊近手腕處的傷口聞了聞,冷淡的神情多了一絲不解,無煞國的弩箭為何抹的是西邏國的毒藥黃泉淚?

    這黃泉淚是西邏國風家的獨門毒藥,劇毒進入人體內,會漸漸腐蝕到心脈,然后毒發身亡。黃泉淚雖然不是馬上就能置人于死地的毒藥,可倒也只是緩刑的毒藥,因為風家的人至今都沒有研究出黃泉淚的解藥。

    蘇葭兒不慌不忙從懷中掏出一個玉瓶,對昏迷不醒的祁夙慕說道,“算你走運,黃泉淚的毒我能解?!彼懔艘幌?,又說道,“不過,這世間應該還沒有我不能解的毒,你真是走了大運?!币菗Q做他人,估計他祁夙慕就一命嗚呼了。

    從玉瓶中倒出一枚紫色藥丸,她將紫色藥丸塞進他的嘴里,又將玉瓶收回懷中。

    看著祁夙慕這在鬼門關前徘徊的樣子,她更想不通他為何要瞞著她。

    無煞國的人一路追著蘇葭兒和祁夙慕,走到分叉口時,他們產生了分歧,有些贊成分開追,有些認為應該一起追。他們正吵的激烈時,周圍的樹枝一陣晃動,樹葉齊刷刷掉落。

    一道黑影迅速閃過,等黑影站穩了腳。

    馬上的二十名無煞國人倒了下馬,喉嚨皆被割開,有些人還保持著爭吵時的表情,有些人還張著嘴。

    或許,他們到了地獄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森冷的眸光瞥了一眼地上的尸體,眼中凈是嘲諷和輕蔑,如地獄而來的沉冷聲音,“一堆沒用的廢物?!?/p>

    聽見遠處傳來的馬蹄聲,他眸光一暗,看來十九爺王趕來了。

    一個閃身,他消失在了林子內,一切快的就像是一場夢。

    支援的三十名無煞國人來到蘇葭兒的箱子旁,箱子附近倒地的尸體有無煞國人,還有大晉鐵騎。

    其中一名無煞國人用無煞國語言說道,“讓那個白皮王爺跑了?!彼麚]著彎刀指著地上的箱子,“這定是他們留下來的,說不定那東西就在這里面?!?/p>

    為首的無煞國人點點頭,翻身下馬就要去打開箱子,可他的手還沒碰到箱子,一支箭就射穿了他的喉嚨,血噴涌而出,灑在箱子上。

    無煞國的人見到他倒下,立即拿起彎刀,憤怒的叫罵著。

    銀光在樹林中閃過,頓時,身穿銀色盔甲的百名士兵將無煞國人的團團圍住。

    遠處,一面轎子朝這而來,轎子左邊一名英姿颯爽的黃衣女子,轎子右邊妖媚的白衣男人,他手拿銀色弓箭,臉上掛著比相貌還要妖媚的笑容,射中無煞國人的箭,正是他所發。轎子前頭,剛毅俊朗的金色盔甲男人。

    像是發現了什么有趣的事,妖媚男人對轎子里的人說道,“十九爺,今兒個的老鼠可真多?!?/p>

    “悠著點,留個活口?!鼻屐`溫和的聲音像是不沾染半點俗世塵韻似得。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