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8章 遇上殺手

    • 作者:喬妹
    • 類別:穿越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2-06
    • 本章字數:2268

    “你既然知道帶著她危險,為何不直接回京城?而是先去安州?!逼罹扮笥謫?。

    祁夙慕回答,“是父皇的意思,他說他要知道她有沒有能力?!?/p>

    “不能回宮再試探?這樣她很危險?!逼罹扮笸钢稽c擔憂。

    “我不能忤逆父皇的意思,更何況我會用生命護她周全?!逼钯砟降恼Z氣不容置疑的堅定。

    我會用生命護她周全,這句話每一個字都如木槌敲打在蘇葭兒心口上,她心兒砰砰的跳著,那低沉的嗓音回蕩在她耳邊。她一手撫上心口,似乎情緒波動了?

    三百多年前,曾經有一個人這么對她說過,后來他死在她面前。

    祁景珞有些吃驚,“七哥,你認真的?”

    “你說呢?”

    蘇葭兒克制下心中翻騰的情緒,告訴自己要淡然,要冷靜。

    她轉過身去尋找地方去找地方小解,她再也不想再聽下去,她不喜歡祁夙慕,不喜歡看不透的人,不喜歡能掀起她情緒波動的人。

    這就像是只想一帆風順的船,大風大浪偏要朝她襲來,那厭惡那種起伏的波動,厭惡那種晃動的感覺。

    這一生能牽動她情感的三個人,兩個已經死了,只剩下雪娘一個人。蘇小七雖跟了她十年,他總有一天也會離開她的。

    蘇葭兒的身影漸漸消失林子內,一顆茂密的大樹后,黑眸盯著她消失的背影,那冷冽的眸中尋不到任何情緒,像是十二月的冰窖,毫無生氣。

    小解回來,蘇葭兒的心又恢復了平靜,她知道她一向如此,總是能很快就恢復冷靜。

    祁景珞和祁夙慕也從林中出來,祁景珞朝蘇葭兒走去,正打算告訴她,他要先回去蘭陵。

    這時,寒光閃過,一支箭朝祁景珞而去。

    “有殺手?!毙『W右幌伦蛹饨衅饋?。

    祁景珞揮動手中扇子,擋開了那支箭,鐵騎頓時將祁景珞和蘇葭兒保護起來。

    蘇葭兒十分的從容,她看了一眼箭發來的方向,那是很隱蔽的叢林,能選這樣的位置一定是事先埋伏好了。

    可是為何現在才出手?剛剛祁景珞和祁夙慕在林子里談話的時候下手不是更好?

    當聽見四周樹葉的唰唰聲,蘇葭兒總算是明白了為何不是剛才動手,因為對方在等人來,等人支援。

    她指了指那隱蔽的叢林,“射箭者在那里,只有一個人?!?/p>

    祁夙慕看著蘇葭兒波瀾無驚的表情,眼底閃過異色,尋常女子家遇上這種情況,不是嚇得哆嗦就是躲在他人身后等被保護,而她卻能冷靜如此。

    他收回目光,從鐵騎手中接過弓箭,對著隱蔽的叢林飛快拉弓,銀光閃過,只聽見一聲慘叫,叢林那頭咚的一聲倒地聲。

    快、狠、準,蘇葭兒看了祁夙慕一眼,這個男人總能讓她看不透卻又感到意外。

    隨著倒地聲,幾十個奇裝異服的彪形大漢手拿彎刀將蘇葭兒一等人團團圍住。

    蘇葭兒看著彪形大漢身上的衣著,織成的錦布上繡著鳥獸,頭上戴著小帽,小帽頂上一根赤色羽毛,耳朵掛著兩個銀色大環,露出的雙臂紋著古老的語言。呃,她皺了皺眉,這是無煞國的人。

    回想了一下行程,他們似乎是走到大晉國和無煞國的邊境上了。大晉國和無煞國隔著一座山,無煞國的人還特意翻了一座山來,很顯然就是有目標而來。

    為首的紅頭發彪形大漢指著祁景珞用生硬的大晉語說道,“我們只要他,你們走?!?/p>

    蘇葭兒輕笑,倒是很符合無煞國的風格,雖是強悍善戰,但是目標很明確,不會傷及他人。

    祁景珞聳聳肩,又是沖他而來,連山那頭的無煞國都來找他,看來想要他身上的東西的人可不少。只是,這些人知道他身上帶的是何物?

    “不可能?!逼钯砟嚼淅涞目粗t頭發大漢。

    紅頭發大漢和祁夙慕對視,他硬生生嚇出一身冷汗,這個人的眼神太可怕了!就像是地獄里的魔鬼,死寂的滲人,他仿佛在他眼中看到了自己成為一堆白骨。

    好一會,他才緩過心神,卻再也不敢看著祁夙慕,“你們要是不走,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p>

    他話剛說完,祁夙慕的劍就抵在他喉嚨上了,“你太啰嗦?!?/p>

    蘇葭兒看見過無數的死亡,無數種死法,卻從未有一次像這樣干脆利索。

    只是一個眨眼間,祁夙慕的劍就劃破了紅頭發大漢的喉嚨,血噴涌出來,紅頭發大漢沒來得急喊出聲,瞪著眼睛就倒在了地上。

    咚的倒地聲,讓蘇葭兒淡然的神情有了一些波動,她望著祁夙慕的背影,她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此刻他給她一種感覺,冷酷而無情。

    可一想,這個時候若是不痛下殺手,那不是等死嗎?

    周遭的無煞國人瞧見紅頭發大漢被殺了,一個個都憤怒的瞪著眼,似乎要將蘇葭兒他們挫骨揚灰似得。

    祁夙慕激怒了他們,一場廝殺就此展開。

    蘇小奕從包袱中拿出九節鞭,將蘇葭兒護在身后,“公子,小奕會保護好你的?!?/p>

    蘇葭兒淡淡道,“先保護好你自己?!?/p>

    迅速掃了一眼四周,只怕鐵騎抵擋不住這兇悍的無煞國人,更何況……她看了一眼遠窸窣的樹葉抖動,無煞國的大部隊正朝這來。

    祁夙慕不知何時到了蘇葭兒跟前,他低沉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不要離開我保護范圍之內?!?/p>

    蘇葭兒坐到了箱子上,悠閑的撥弄了一下耳后的發絲,“如果你愿意聽我的勸告,分開逃走?!?/p>

    “哦?”祁夙慕收回劍,站著挑眉看著蘇葭兒,“為何要逃?”

    這時,一名無煞國人揮著彎刀朝祁夙慕而來,祁夙慕一手揮劍刺中那人,抽出劍,他瞥了一眼倒地的尸體,“找死?!?/p>

    蘇葭兒瞅了一眼地上的尸體,很完美的劍法,一劍穿過心臟。她不慌不忙的說道,“就算你能以一打十,你能以一敵百?”

    聽出蘇葭兒話外的意思,祁夙慕目光投向遠處的林子,是大部隊朝這而來。

    他收回目光,問蘇葭兒,“你似乎一點都不會感到害怕,也沒有任何的緊張感。尋常的女子遇上這種事,只怕已經驚嚇到?!?/p>

    蘇葭兒冷淡的看著地上幾具尸體,“我是個剖尸驗尸的女子,能和尋常的女子比?”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