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2章 看不透他

    • 作者:喬妹
    • 類別:穿越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2-06
    • 本章字數:2339

    “小公子,你回來了?!贝彘L笑著朝蘇葭兒迎了過去。

    蘇葭兒皺了皺眉,對村長說道,“村長,他們不能留在這里?!?/p>

    村長一時語塞,看看那俊俏公子又看看蘇葭兒,左右為難。他已經答應人家要讓人家過夜,可蘇葭兒這頭又說不行。他知道蘇葭兒從來不會說沒有道理的話,一定是有什么理由。

    聽了蘇葭兒的話,俊俏公子打量了蘇葭兒一眼,白皙清秀的五官上有著與年齡不相仿的淡然神情,一身月藍色衣衫,長發以雕著鳥獸的銀環束起,她的眸光清幽而透徹,仿佛能洞徹人心。

    他嘴角勾起淡笑,有趣,明是女兒身,卻要扮作男兒身??此臍赓|,不像是這山村荒野里的人。

    一旁的書童見蘇葭兒這副逐人于千里之外的樣子,他不高興的說道,“我和公子只是借住一晚,等歇息好了就走,姑娘何必驅趕人?!?/p>

    蘇葭兒瞥了書童一眼,細皮嫩肉,指甲修整的很整齊,衣裳料子光滑,說話聲音尖細,站立時背微微弓著。

    “我們村子小廟容不下大佛,還請兩位移步,哪里來的哪里去,不要禍及無辜?!?/p>

    俊俏公子和書童聽了蘇葭兒的話,都微微楞了一下,兩人相視一眼,俊俏公子正要說話,蘇葭兒鼻子吸了吸氣,頓時臉色略變,她走到俊俏公子身后,伸手食指在他衣背上滑了一下,然后將食指放到鼻子那聞了聞。

    她神情有些嚴肅,“玄松花?!?/p>

    旁人是不懂這玄松花是何物,可蘇小奕跟著蘇葭兒十年了,大概的奇花異草都了解了個遍,他倒抽了一口氣,看來真如公子說的,事情可懸著呢。玄松花是一種西域一種無色無味的花,但是這種花能吸引一種罕見的蜜蜂。所以很多人專門訓練了那些蜜蜂,用玄松花磨成的花粉灑在人衣服上,放出蜜蜂去追蹤。只要沾染了玄松花的花粉,除非是燒了那件東西,否則不管是天涯海角,還是上天下地,只要玄松花粉不消失,就能追蹤到那個人。

    而玄松花花粉沾染在衣服上,會讓衣服發出類似汗水的微酸味道,如果不是高手,是分辨不出來這其中的區別。

    俊俏公子還沒領會蘇葭兒說的是什么意思,就聽見蘇葭兒大聲喝道,“趕緊脫下你的衣服燒掉?!?/p>

    俊俏公子皺了皺眉,這女人怎么回事?

    這時,他旁邊的書童說道,“這人腦子有病不成,憑啥讓我家公子脫.衣服燒了?難不成是看上了我家公子的華服,想要據為己有?!?/p>

    蘇小奕一聽就來火了,“你才腦子有??!我家公子是在救你們,你們這兩個傻子被人下套跟蹤還不知道!”

    “什么?”俊俏公子和書童面面相覬,眼前這清秀的小公子不僅看出了他們的身份,還知道他們被人跟蹤。

    就在這時,花嬸慌慌張張跑了進來,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村長,小公子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彼忂^了一口氣接著說道,“外面一隊鐵騎圍住了村子?!?/p>

    “什么?”村長一下子驚慌起來,村子與世無爭這么多年了,怎么會忽然有鐵騎來這。他的目光落到俊俏公子和書童身上,對!一定是他們招惹來的!怪不得小公子不讓他收留他們!

    他沖俊俏公子和書童說道,“你們快點走,那些人一定是來找你們的?!?/p>

    蘇葭兒阻攔了下來,“不行,他們身份敏感,如果他們就這么走出去,我們村子也會遭殃的?!彼敊C立斷道,“小奕,你將這位公子的衣服馬上燒了。村長,你馬上帶他們兩個去菜窖里藏著?!?/p>

    俊俏公子和書童聽說外面大隊人馬時,都微微色變,聽見蘇葭兒要搭救他們,俊俏公子站起身就要道謝。

    蘇葭兒瞥了他一眼,淡淡說道,“矯情的話等你還能活著的時候再說?!?/p>

    蘇小奕知道要速度快,他也顧不得什么形象,上前就拔了俊俏公子的衣衫。

    村長向來都聽蘇葭兒的,他知道蘇葭兒的話一定是對的,他連忙帶著俊俏公子和書童前往后院的菜窖。

    蘇葭兒走到院子中拍了拍手,“姑娘們,切記我的話,咱們村子里從沒有出現過什么俊俏公子和書童?!?/p>

    村子里的姑娘都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否則也不會看見蘇葭兒如此嚴肅的神色,上一次她出現如此嚴肅的神色是因為暴風雨要來臨,她勸大家到附近安全的山洞去躲避。也幸好都聽了她的,否則整個村子都被洪水淹沒,他們早就去和閻王爺報道了。

    “趕緊去通知不知道的人,千萬不能走漏任何風聲,外面的鐵騎我去應付?!?/p>

    姑娘們都迅速展開行動,花嬸臨走前叮囑了蘇葭兒一句,“小公子可要小心?!?/p>

    蘇葭兒緩緩往村口走去,以她的推算,外面的鐵騎有兩個目的,一是真的尋找那天家皇子的下落,二是要殺人滅口。又或者還有第三個目的?罷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還沒走到村口,大老遠就瞧見銀光閃閃。

    蘇葭兒微微蹙眉,看來村子已經被包圍了。她瞥了一眼離她稍近的一名士兵,頓時心中有數。

    這身鎧甲,要么是穿別的軍營的,要么就是不是來找那位天家皇子的。

    她比較傾向后者,否則這么大陣仗來找天家皇子,難不成不怕落人口實?皇家的爭斗,永遠比所知道的還要可怕和黑暗。她經歷過了,所以知道這其中的渾水。

    村口前,三名青衣男子和一名藍衣男子騎在馬上,為首的藍衣男人騎著汗血寶馬。

    蘇葭兒的目光落在藍衣男人身上,一時間,她晃了神,他的眉宇和她心心念念的人十分相似。只不過他的眉宇間的氣質和她所心念的人差很多,她的他如春暖煦日的涼風,而他是寒天冷冬的冰雪。

    好一會,蘇葭兒才緩過神,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藍衣男人,俊美陰冷的臉龐教人不寒而栗,雍容穩斂的氣度,一雙攝人心魂的淡雅黑眸,如黑曜石般閃亮深沉。頭戴紫緞金玉冠,身穿藍底綺羅錦袍。身上散發出來的牡丹般優雅、尊貴的氣質,冷而似一頭沉睡野獸般的男人。

    蘇葭兒皺了皺眉,她居然看不透他!她從他身上的任何細節都看不出他這個人到底是怎樣的人。當她對上他的眸,那眸光似一汪深潭,要將她吸入其中,然后隨著漩渦旋轉。

    三百多年來,她第一次看不透一個人的情緒和內心。

    不是這個人太善于偽裝,就是這個人太善于隱藏,隱藏掉了真實的自己。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