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第四百一十七章 番外之還真是欠揍啊

                        • 作者:青小蚨
                        • 類別:現代言情
                        • 更新時間:2020-04-27
                        • 本章字數:3889

                        顧承洲手臂一伸,輕攬著她的肩膀靠過去,很是委屈的表情?!霸瓉?,我在你心目中這么壞?”

                        宋寧伸手捏了捏他的耳朵,笑的更歡了。

                        也不知道是誰,沒事就撮攛秦昊澤去開秦朗夫妻倆的房門,還教他撬鎖。

                        那么小的孩子,好好一個天真無邪的乖寶寶,讓他教的比大寶和小寶還皮。

                        “秦朗太木了,她老婆這次吃醋是爆發好不好?!鳖櫝兄撄c了下她的鼻子,不住搖頭?!澳阋娺^從戀愛到結婚,就帶人家看過一場煙花的么,還是蹭的?!?

                        蹭的?宋寧心思電轉,猛的想起那年七夕他帶她去煙花,當時山下也有人放,原來是秦朗。

                        要真如他所說,確實挺活該的。

                        不對啊,秦朗、黃馳兩人的妻子跟她關系都蠻好,怎么沒聽她們提起過。

                        “你怎么知道他沒送過別的禮物?”宋寧眨了眨眼,不懷好意的趴到他身上,雙手覆在他的胸口,微微往下壓。

                        “他自己跟我坦白的?!鳖櫝兄拮阶∷氖?,低頭吻了下她的嘴角,笑道:“秦朗是實在人,每次過節都給錢?!?

                        給錢!宋寧腦補了下情人節,秦朗“啪”的一下甩出一沓錢,含情脈脈的跟他愛人說節日快樂,頓時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活該他被家暴……結婚了也要小情小調好不好,哪有動不動拿錢砸人的。

                        “還是我好對不對?”顧承洲低下頭,貪戀的嗅著她發間的清香。

                        結婚四年,相識七年多,原來真的是一眨眼的功夫。

                        都說愛情也好,婚姻也好,總會遇到七年之癢。

                        可他一點感覺都沒有,每天早上醒來看到她安然睡在自己身側,他便猶如做夢一般,生怕這樣的幸福突然消失。

                        “你最好,不然我干嘛選你?!彼螌幤^親了他的臉,拉他起來,一起去杜御書那邊蹭飯。

                        他難得回來,她知道他們有很多話要說。

                        顧承洲雖然在經商,可心還是系著軍營。宋寧知道,他心底多少是有些遺憾的。

                        好在杜御書每次回來,都會跟他徹夜暢聊。

                        兩個都不能喝酒的男人,經常沒喝兩杯就醉了,然后像小孩一樣互相揭對方的短,說累了就直接躺在老宅訓練室的地板上睡去。

                        老爺子常說她總是慣著他,可是不慣著怎么辦呢,她那么愛他。

                        “三哥年底要升了,大伯非??春盟??!鳖櫝兄薜统翜貪櫟纳ひ衾锖鴰自S羨慕?!斑@次他帶兵護送貨輪出海,立了功?!?

                        “三哥是塊當兵的料,爺爺沒有看錯他?!彼螌幘o了緊手上的力道,忽然頓住腳步,踮起腳尖吻他?!澳阍诤蠓阶鍪?,也是在保護這個國家?!?

                        “還是寧寧最懂我……”顧承洲揉了揉她的頭頂,想起她剛到B市,得意的昂著下巴,說她不會治病的樣子,忽然就笑了。

                        那時候,誰也不曾想,一走竟是走了這么多年。

                        宋寧拍開他的手,唇角翹得高高的。

                        到了杜御書家,夫妻倆一進客廳,就見穆文哲家的小奶娃,趴在地毯上抱著抱著奶瓶自己玩。小寶牽著晗晗的小手,一起蹲在沙發和茶幾的夾角里,兩個小腦袋湊在一起,也不知道在說什么。

                        宋寧剛想出聲叫他們出來,就見大寶和晗晗的大哥銘銘背著玩具槍,從餐廳那邊的地板上爬過來。

                        顧承洲揚起唇角,將她拉回玄關后面,示意她別出聲。

                        宋寧正納悶,就聽大寶奶聲奶氣的說:“晗晗,他是小寶哥哥,我才是大寶哥哥?!?

                        “晗晗,他騙你的,我才是大寶?!毙毿〈笕艘粯优呐年详系哪X袋,慢慢舉起他手里的玩具槍瞄準。

                        “寧寧?!鳖櫝兄迚旱蜕ひ?,摟緊她的腰,曖昧輕笑?!拔覀冞€是回家吧……”

                        “不正經?!彼螌帇舌恋钠怂话?,拉他出去,抱起地上的小奶娃放到推車里去,并招呼四個小家伙去洗手吃飯。

                        兩個老爺子和穆文哲還在茶室里下棋,杜御書在廚房幫陳丹的忙,有模有樣的。

                        宋寧過去洗了手,把杜御書轟去餐廳,自己留下幫陳丹的忙。

                        “修瑾最近天天吃醋,你作為姐姐,怎么一點都不在意?!标惖こ龜D擠眼?!耙灰紤]下,我們幾個一起演電影?!?

                        “不考慮,小靜演電影是修瑾慣出來的,自己作的死,自己受?!彼螌帞偸?,盯著她的脖子看了一會,不懷好意的笑出聲?!半y得,你們家杜御書半個月回來一次,你竟然還能下床?!?

                        “去去去……”陳丹紅著臉笑罵?!耙膊幌胂?,當初是誰把我賣了的?!?

                        “分明是你見色起意?!彼螌帀旱蜕ひ糨p笑?!坝浦c,老胳膊老腿的了,傷著了我可不給治?!?

                        陳丹囧囧有神的抖了抖雞皮疙瘩,錯開話題不跟她聊這個。

                        吃過午飯,宋寧挽著顧承洲的胳膊,含笑走在后面,看著大寶和小寶牽老爺子回家,心底滿滿的都是幸福。

                        只可惜這樣的幸福在看到大哥那張黑沉黑沉的臉時,頓時化作恐懼。

                        從東洲回來之后,顧承洲被三個哥哥狠狠的修理了一頓,現在想都還覺得心疼。

                        三哥分明是跟著顧承洲一起去找自己的,結果顧承洲這家伙被灌了兩杯酒,說漏嘴,道出讓自己以身犯險是事先計劃好的,當場被痛毆。

                        他跟三哥打能平手,一對三,除了被碾壓之外,基本沒有還手的機會。

                        而且哥哥們都好狠,沒一個打臉的,狠招全使在身上。

                        顧承洲躺了三天才緩過來。

                        他這次比那次更生氣,也不知道是個怎么樣的下場。

                        宋寧縮了縮脖子,打完招呼便拉著顧承洲坐到三嫂身邊?!肮扔昴??”

                        “在房里照顧夏至?!绷_馨琳好笑搖頭。

                        她怕三個哥哥毛病,怕是這輩子都沒法改了。

                        宋鵬虎著臉,看都不看他們夫妻一眼。別人是寵妹妹寵上天去,他們三個當哥哥的,還要妹妹照顧,做人不能更失敗。

                        “房子真是承洲買的,他買好才告訴我,不信你問他?!彼螌幷f完便把顧承洲丟下,拉著羅馨琳躲去兒童房。

                        進去掩上門,宋寧透過門縫,看到大哥起身朝顧承洲走去,一顆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

                        可別再打了,三年前那次,顧承洲傷的可真不輕。

                        宋鵬知道她在門口偷看,因此領著顧承洲去健身室,“砰”的一下把門給鎖上。

                        顧承洲摸了摸下巴,警覺后退?!安辉S動手,寧寧的脾氣可不小?!?

                        “我知道?!彼矽i本就沒有要動手的意思,越過他走到窗邊,伸手打開了窗戶。

                        當初爺爺走的匆忙,叮囑他們好好照顧宋寧。

                        后來宋寧跟著顧承洲回到這,他們不是沒有擔憂,可她每次打電話,都是報喜不報憂。

                        直到老爺子親自打電話跟他們道歉,說是宋寧受了委屈,他們才知道,一直以來,他們把她都忽視了。

                        再后來,她忽然出國,回來又遇到各種各樣的事情,那時候他和宋剛就想揍顧承洲。

                        他明明答應好好的,要保護好宋寧,結果還是讓她被人算計。

                        最心痛的莫過于兩次被人綁架。

                        第一次若不是宋武攔著,他和宋剛都上飛機了,第二次也是如此。

                        所以三年前,宋寧獲救回來第二天,他們兄弟仨把他狠揍了一頓。

                        可如今回頭去想,他做的其實比他們當哥哥的,要多得多。

                        他給了宋寧他的所有,縱容她、呵護她,不曾有過二心,甚至把他們也當成親哥哥那般,暗中給他們鋪路子。

                        這樣的妹夫,他怎么還舍得下手揍他。

                        “爺爺的心愿就是她平安快樂,你把她照顧的很好?!彼矽i點了支煙,幽幽望著遠處的藍天?!安贿^以后買房子送錢這種事你別做了,多大的能力吃多少飯,就算是寧寧的意思,我們也不會接受?!?

                        “下不為例?!鳖櫝兄匏闪丝跉?,也走過去,倚著窗沿往下看?!皩帉幮乃剂岘?,她何嘗不知道這么做,你們會生氣,可你們是她的哥哥,是她在這個世上最親的人?!?

                        宋鵬吐出口煙,側眸瞟了他一眼,沒接話。

                        自從經商,這小子嘴皮子利索的很,再也不是當初初到香槐,讓他們兄弟嚇得心神不寧的毛頭小子了。

                        “去吃飯吧,再不出去,我估計寧寧會把房子拆了?!鳖櫝兄夼呐乃募绨?,直起身往外走。

                        宋鵬搖頭苦笑,秀恩愛都秀到他跟前來了,還真是……很欠揍啊。

                        宋寧見他們毫發無傷的出來,悄悄沖顧承洲豎起大拇指,領著谷雨和夏至去洗手。

                        宋鵬這次來是公務,吃完飯就回酒店去了。宋寧陪著羅馨琳說了會話,見宋武的臉色越來越黑,趕緊拉著顧承洲溜之大吉。

                        宋武這次出任務走了好幾個月,他們留在那實在太礙眼了。

                        轉眼過了周末,周一的時候夫妻倆把大寶和小寶送到幼兒園,意外被老師叫去辦公室。

                        宋寧沖顧承洲眨了眨眼,無聲問道:你猜是表揚還是批評?

                        顧承洲回想了下大寶和小寶在周末的表現,偏頭在她耳邊說了句:“應該是表揚,我兒子這么聰明?!?

                        表揚么?宋寧直覺他猜的不準。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