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第四百一十六章 番外之還是不夠沉穩啊

                        • 作者:青小蚨
                        • 類別:現代言情
                        • 更新時間:2020-04-27
                        • 本章字數:4146

                        車子停到到興源寺門外,時間不過早上十點,陽光從古樹茂密的枝椏間篩落下來,鋪了滿地金色的光斑。

                        宋寧下了車,等著顧承洲將車停好,挽著他的臂彎進了寺門,一步一步悠閑的往上走。

                        這幾年,他們出門已經不用帶保鏢了,自老爺子徹底的退了下來,不再過問軍中的事情,警衛也基本撤光。

                        如此,宋寧反而更加自在。

                        匯愛的發展越來越好,如今不光有十家公益醫院,還在國內的幾百所小學建立了匯愛國學圖書館,還有跟湯胖子合作搞的營養后廚。

                        讀博一事最終沒能繼續,她參加***的活動次數,卻是越來越多。

                        “大師的身體近兩年日漸衰老,寺里的許多事都不管了?!彼螌庉p聲嘆氣?!翱上冀K沒有找到合適的徒弟?!?

                        “大師收徒講究緣分,可惜大寶年紀尚幼,我倒是想讓他學醫?!鳖櫝兄蕹榛厥?,改攬著她的肩膀,唇邊浮起淡笑?!拔矣浀冕t館里還有爺爺留下的手札,要不要等你的醫案整理完,一起捐給醫科大的圖書館?!?

                        “有這個想法,但是還沒完整的計劃。捐書是小事,我更希望這門學科不要沒落下去,畢竟這是先人歷經數千年總結出來的瑰寶?!彼螌庨L嘆一聲,不再繼續這個話題。

                        周醫生回醫科大擔任客座教授,已經給她說了幾次,希望她能過去給中醫專業的學生上一節課。

                        她自畢業后,就沒有繼續鉆研醫學,而是做了其他的事。

                        真去演講,她倒是不怯場,只是擔心學生們去聽課,更多看的是她如今的身份。

                        這次幫妙覺大師整理醫案,她才知道,這門學科并非照本宣科,或者如西醫那般,對癥下藥即可。

                        一張方子,不同的人服用,便有不同的效果。

                        劑量的增減,差一絲一毫,效果都會失之千里。

                        若不是有心鉆研,就是看再多的醫案,也成不了名醫。

                        “你呀,就是個操心的命?!鳖櫝兄夼呐乃募绨?,笑容寵溺?!半y怪李老到現在都還不能釋懷,你從學校離職?!?

                        “爺爺說,我已經做的很好?!彼螌幧焓汁h住他的腰,得意挑眉。

                        應該是非常好,不但給他生了兩個寶貝兒子,還把爺爺照顧的無微不至。顧承洲眸光沉了沉,手上的力道無意識加重。

                        遇到她,他才是最幸運的那個人。

                        記得她說,人生這條路太長,沒準走著走著就到頭了。他一點都不想那天的到來,就算來了,他也希望能跟她一道離開,免她思念免她難過。

                        “我走不動了?!彼螌幒鋈煌O履_步,仰起頭,笑吟吟的望他?!俺兄薷绺?,你背我上去?!?

                        “沒問題?!鳖櫝兄蘩厮季w,當即矮下身子。

                        宋寧大笑,爬到他背上,雙手抱緊他的脖子?!巴砩先ヒ姶蟾?,你說我應該怎么說他的火氣才能小點?!?

                        “估計什么都不行?!鳖櫝兄抟稽c面子都不給。

                        原本宋鵬的房子不緊張的,結果小舅子考上了省城的大學,也住到家里,房間一下子就變得緊張了。

                        這些年,他們兄弟幾個為了不給宋寧添麻煩,既不私下經商,也不做別的投資,各個都老實的領著死工資。

                        清明節,他陪宋寧回云海給爺爺上墳,宋寧跟幾個嫂子聊天,才知道他家里那么緊張,于是自作主張幫他們買了套大房子。

                        這事本來蠻的好好的,要怪就怪蔡航那個土豪。讓他買套大一點的,好家伙,他出手就是一套別墅。

                        上星期新房入住,宋鵬一看是別墅,就知道肯定是宋寧買的,當天就發了脾氣。

                        宋寧在電話里沒少跟他講道理,結果好像沒說通。

                        “你到底是不是我老公,快幫我想想?!彼螌幉灰?,嗓音也悶悶的。

                        “當然是你老公了?!鳖櫝兄扪鹧b不悅,想了想,試探著說道:“要不,你就說爺爺留下的醫案被出版社看中了,你是拿稿費買的,然后二哥那邊,我們到時候再給一筆錢,這事不就了了?!?

                        宋寧無語的翻了個大白眼?!按蟾缒挠心敲春没E?

                        “那怎么辦,他生氣的時候可是真恐怖?!鳖櫝兄藓脷庥趾眯?。

                        讓自己給她出主意,出完了又說不好。

                        宋寧也沒辦法,大哥這次是真的生氣,比當初以為顧承洲欺負了自己還要生氣。

                        他到底是個男人,突然間拿了她一大筆錢,到底傷自尊。

                        “要不這樣?!鳖櫝兄拊俅翁嶙h,明顯帶笑的嗓音?!澳闵匣夭皇钦f了,這房子是我讓蔡航去買的么,晚上見了他,你還這么說,剩下的交給我?!?

                        “也只能這樣了,你放心,要是他把你打傷了,我一定會把你治好的?!彼螌庍€是很郁悶。

                        哥哥太死腦筋,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事。

                        上到大殿門外的平臺,宋寧從他背上下來,徑自去往后山的禪院。

                        妙覺大師喜靜,住的地方離僧人住的禪院遠一些。

                        兩人到了門外,跟守門的小沙彌說了聲,自行進去。

                        來之前,宋寧已經差人過來通知。

                        大師這會正在誦經,聽到動靜,臉上依稀浮起笑意?!皟晌恍∈┲鲃e來無恙?!?

                        “多謝大師掛念?!彼螌幵趫F蒲上坐下,雙手合十施禮?!皼]有叨擾您吧?”

                        “在老衲這無需見外?!泵钣X大師宣了句佛偈,問起醫案之事。

                        宋寧見他精神不錯,于是把這些日子的整理心得說出來,對于有疑問的方子,也提出自己的見解。

                        妙覺大師跟她討論片刻,喚來門外的小沙彌,命他將閉關這段日子寫下的診病經驗交給宋寧。

                        宋寧見顧承洲幾次想要開口,禁不住好笑。

                        這次懷孕真的是個意外,如果能有女兒再好不過,就是兒子她也不嫌棄。

                        一家人熱熱鬧鬧,兄弟間也能相互照應。

                        顧承洲被她看穿心思,難為情的撓了撓頭,故意端起茶杯喝茶,好掩飾自己的尷尬。

                        他其實真舍不得她再受苦,當初生大寶小寶,他就擔心的要命,恨不得能替她。

                        可是有了,肯定要生下來。

                        宋寧想要個女兒不是一天兩天,而是念了兩年多。

                        雖然只是在嘴上說,顧承洲心里卻知道,她是真的喜歡女兒,很喜歡很喜歡。每次抱別人家的姑娘,她都想拐帶回家,為此沒少被陳丹和李媚她們笑。

                        片刻后,小沙彌折回來,恭恭敬敬的把書稿給宋寧。

                        宋寧笑著說了聲謝謝,低頭認真翻看。

                        這一份診病經驗,比教科書上寫的都要細,分明是大師的心血之作。

                        從舌苔的顏色,到臉上的氣色,眼球以及脈搏跳動的頻率,五臟跟經脈穴位的關聯,幾乎都囊括其中。

                        “周醫生若看到此稿,怕是連著幾個晚上沒法睡覺了?!彼螌庨_了句玩笑,鄭重表示會將所有的文稿集結成書發行。

                        妙覺大師有些乏了,叮囑一番,讓小沙彌送他們出去。

                        顧承洲有些不甘心,剛想開口,就聽妙覺大師笑著說了一句:“顧小施主,老衲送你一句話。崖上青松與花伴,是男是女何必想?!?

                        “噗……”宋寧一下子沒忍住,捂嘴笑了起來。

                        大師早已看不見,卻能把他的心思猜的透透的。

                        對于答案,她雖然有些小失望,但也算是圓滿了。

                        “讓大師見笑了?!鳖櫝兄弈樕细∑鸢导t,悄悄瞪一眼樂不可支的宋寧,拱手告辭。

                        從禪院里出來,顧承洲越琢磨妙覺大師取笑自己的話,越覺得信息量大,忍不住問宋寧,是不是說龍鳳胎的意思。

                        “大師笑你不夠沉穩,他聽著你的氣息,就知道你從進門就心神不寧?!彼螌庌揶硪痪?,“咯咯”笑出聲。

                        他倒是不笨,被打趣還能聽出話里的意思。

                        一路說笑著駕車回到郊區,兩人一進門就看到秦朗苦著張臉,可憐兮兮的陪著兒子看動畫片。

                        宋寧偏頭瞥了眼顧承洲,含笑坐過去?!霸趺淳湍銈z?!?

                        “少夫人,你能不能幫我說個情?”秦朗一臉為難的撓頭?!拔艺鏇]注意到那天有女孩在看我,要是注意到,我肯定提前消失了,也沒對人家笑?!?

                        “這事我可管不了?!彼螌幗o他倒了杯茶,朝顧承洲努嘴?!澳憷习逶谀沁??!?

                        “我被家暴了,你們也不管么?!鼻乩识家蘖?。

                        自從參加楚修謹那個見鬼的真人秀發布會回來,他已經睡了半個月的客房。

                        再這么下去,日子真沒法過了。

                        “家暴啊……承洲,你來說說這事怎么辦?!彼螌幟蛄丝诓?,好整以暇的看著顧承洲。

                        她要不要提醒下秦朗,沒事多跟蔡航學學。

                        夫妻吵架,沒什么是嘿嘿嘿不能解決的,如果有,那就一夜七次。

                        顧承洲裝模作樣的沉思片刻,淡定攤手?!凹冶┻@種事,我們真管不了,要不,我幫你報警?”

                        “你們不是的吧……”秦朗哀嚎一聲,生無可戀的倒進沙發里。

                        已經兩歲多的秦昊澤小朋友,渾然不知發生了何事,見爸爸好像很不高興,忽然不看電視了。

                        他走到顧承洲身邊,手腳并用的爬到他腿上坐好,奶聲奶氣的問?!邦櫜?,什么是家暴?”

                        “家暴就是……”顧承洲看一眼秦朗,剩下的話還沒說,秦朗忽然跳起來,抱走了兒子?!鞍职謳慊丶?,這里太危險了?!?

                        “什么是危險?”秦昊澤小朋友歪著腦袋,天真無邪的眨著大眼睛。

                        “爸爸回家再告訴你?!鼻乩噬骂櫝兄藿又f,抱著他一陣風似的沖出客廳。

                        “完了,那么老實木訥的秦朗,讓你嚇得都要精分了?!彼螌幈е亲?,笑的上氣不接下氣?!澳銊偛糯蛩阍趺唇忉尩??不會是想跟昊澤說少兒不宜的內容吧?”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