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第四百一十四章 正文完結

                        • 作者:青小蚨
                        • 類別:現代言情
                        • 更新時間:2020-04-27
                        • 本章字數:4075

                        戴云鶴含笑點頭,不緊不慢的伸出食指,輕輕戳了下他的胸口,愉悅出聲?!胺磻凰懵?,比起我卻差了一點?!?

                        顧承洲身體貼著門框,眼皮重重瞌下,整個人軟綿綿的滑了下去。

                        床上,宋寧依舊睡的香甜,對房中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

                        戴云鶴挑了挑眉,出門晃了一圈,優雅折回來,溫柔的將床上的宋寧抱起?!皩帉?,你看看自己找了什么樣的男人,不堪一擊!”

                        宋寧閉著眼睛躺在他的臂彎里,依舊沒有蘇醒的跡象。

                        真是個乖女人……戴云鶴勾起唇角,低頭吻了吻她的額頭,大步出了病房,迅速進入最近的消防樓梯。

                        來到下一層,他再次進入樓層,大搖大擺的去了電梯廳。

                        醫生專用電梯正好停下,他高興的吹起口哨,抱著宋寧腳步輕快的走了進去。

                        電梯門關閉的瞬間,宋寧的眼皮動了動,下一瞬垂在戴云鶴身側的右手,五指悄悄張開,毫不猶豫的拍了他一下。

                        尖銳物體刺破皮膚的痛感,使得戴云鶴的驚了下,緊跟著四肢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僵直,到最后,他整個人跪了下去,雙眼睜大。

                        “云鶴,這種的游戲一點都不好玩,我也不想陪你一直玩下去?!彼螌幰卉S而起,嫌惡的拍拍自己的胳膊:“感覺是不是特別難以接受?”

                        戴云鶴張著嘴,喉嚨里卻發不出一絲的聲音,怔怔看她。

                        “還有更難受的呢?!彼螌幱鋹傒笭?,伸手摁下最近的樓層鍵,語氣溫柔又甜蜜?!?6層,我嚇壞了,快來接我?!?

                        “你……跟誰說話?”戴云鶴咬破自己的唇,瀕臨麻木的理智,漸漸回籠?!笆钦l?”

                        “當然是我的愛人了?!彼螌幮ξ亩紫聛?,等著電梯一停,馬上將他拖了出去。

                        顧承洲還沒到,但是守著該樓層的保鏢已經圍了過來,大家七手八腳,把戴云鶴綁上。

                        宋寧深吸一口氣,抬手覆上他的臉頰,摩挲片刻猛的收緊五指。

                        掩藏在面具下的真容出現,戴云鶴唇邊浮起一絲苦澀的笑意,艱難出聲:“我輸了?!?

                        顧承洲正好趕到,聽到他的話,不由的笑了?!耙膊皇翘y看,怎么樣,服還是不服?!?

                        戴云鶴張著嘴,從口型可以判斷出,他說的是:不服!可惜已經沒法發出任何的聲音,轉瞬墜入黑暗。

                        顧承洲搖了搖頭,幾步走到宋寧身邊,彎腰將她抱起?!白甙?,我們也該回去好好的睡一覺了?!?

                        當著這么多人的面,這個人還真是肉麻……宋寧羞紅了臉,伸手圈著他的脖子,掩耳盜鈴的把眼睛閉上。

                        他們夫妻倆走后,秦朗帶著戴云鶴轉乘另外一部電梯,直接去了地下停車場。

                        李伯年帶人在次等候多時,看到戴云鶴的那一瞬間,既激動又難過。

                        “承洲說了,這次我親自跟著?!鼻乩首屗戳艘谎?,示意手下把人放到他們的車上,出發前往東洲警察局。

                        怎么說也是綁架案,哪怕戴云鶴的身份再特殊,也得做個筆錄。至于后面的事怎么交涉,這是秦朗管不到的,也不能管的。

                        到了警察局,李伯年一下車,就緊張的攔住秦朗問道:“云鶴情況怎么樣,到底什么時候能醒?!?

                        秦朗搖頭,表示不知道。

                        麻醉針是宋寧下的,被抓走這么多天,普通人也會恨的要死,何況是她。好容易有機會反將一軍,天知道她弄了多大的藥量。

                        李伯年見秦朗不肯說,訕訕的摸了摸鼻子,打消了追問的念頭。

                        做完移交,秦朗擔心上次的事情重演,交涉之后留了下來,只等著筆錄做完親自將他送回新港。

                        李伯年對此雖有不滿,卻也不好反駁。

                        宋寧被綁架一事,顧老爺子至今沒有發話,已經算了給足了戴家面子。

                        一夜轉瞬而過,宋寧睡了個踏實覺,醒來頓覺神清氣爽。

                        洗漱完,吃了些早餐,見秦朗還沒回來,遂問了一嘴?!扒乩誓??”

                        “還在警察局,等著做完筆錄便押送戴云鶴回新港?!鳖櫝兄奚焓职雅D潭私o她,笑道:“我們也該回家了?!?

                        “好?!彼螌幮ξ陌雅D探舆^來,一口氣喝了大半?!安贿^回去之前,我們得確認他真的不會再胡來?!?

                        “聽你的?!鳖櫝兄迣櫮绲墓喂嗡谋亲?,等著她把牛奶喝完,立即電話聯系李伯年。

                        約定見面的地方,就在醫院附近的酒店。

                        兩人到的時候,李伯年已經把所有的心理醫生都請過來,閻珮珮也在。

                        各自落座寒暄片刻,話題進入正式內容。

                        宋寧把溫德爾醫生說的話重復了一遍,神色淡淡的看著大家?!拔覍Υ呙卟惶私?,各位都是這個領域的專家,不知我說的對不對?!?

                        李伯年臉色露出思索的神色,這未必不是個辦法,畢竟把人關起來這種事不太現實。

                        關得了一時,也關不了一世。

                        幾位專家各抒己見,各自談了談心里的想法,并針對后續的治療,擬了一份比較相近的計劃,征詢宋寧的意見。

                        “我不是專家,若是你們覺得可以就沒有問題了?!彼螌幒诡?,這事她就是當初解除催眠的時候,特意跟溫德爾醫生了解了下。

                        “你的意見非常重要?!逼渲幸幻麑<夷抗赓澰S的看著她,說:“之前我們其實做了很多的努力,但是都沒有留意到細節,這次多虧你提醒?!?

                        宋寧尷尬的笑了笑,心道她是為了自己好吧。

                        戴云鶴那個瘋子,不把他收拾妥當了,誰知道他會不會再次做這種事。

                        討論進行到中午,警察局那邊來了消息,說是戴云鶴已經醒了。

                        大家交換了下意見,決定一起過去看看。

                        下樓的時候,閻珮珮走在最后,趁著大家不注意拍了拍宋寧,問道:“你昨天用的劑量到底是多少,他昏了十幾個小時?!?

                        “你猜……”宋寧沒什么興致,對于這個話題也不想多談?!耙灰o你來一下?”

                        閻珮珮一聽,瞬間跑得老遠。

                        宋寧見狀,忍不住愉悅笑出聲。

                        戴云鶴被銬住了手腳,老實規矩的坐在椅子上,問一句答一句,態度還算配合。

                        宋寧隔著窗戶看了一眼,暗自搖頭。

                        “這次保證他沒法再鬧事了?!鳖櫝兄迵碜∷募绨?,壓低嗓音說道:“溫德爾醫生帶過來的藥物,已經通過檢測,給他注射之后,便可進行深度催眠?!?

                        “你什么時候又聯系溫爾德醫生了?”宋寧詫異抬眸,這事她怎么不知道。

                        顧承洲溫柔的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用眼神告訴她,等會出去說。

                        宋寧會過意,彎了彎唇角,繼續看戴云鶴做筆錄。

                        比起顧文瀾死不承認的態度,戴云鶴的表現簡直可以加分。凡是他做過的,絕對沒有不承認,有些人家還沒問呢,他也主動說了。

                        不知道他是自負還是太白癡。

                        整個過程大概持續了一個小時,戴云鶴被帶出問訊室,轉車前往機場。

                        宋寧看到這里就不再跟了,跟顧承洲手拉手回了醫院。有秦朗和他帶來的人跟著,這次戴云鶴就算插了翅膀,也逃不掉。

                        辦理完出院手續,時間已經是下午。

                        考慮到這次帶來的人不少,一行人到了機場后,直接乘坐私人飛機飛離東洲。

                        到家天都黑了,老爺子推著推車,笑容慈祥的站在門外等著。邊上是顧思嘉夫妻倆和孩子,還有顧文林和薛明珠,楚修謹帶著宋靜也來了,三個哥哥和嫂子……

                        宋寧隔著車窗,看到他們都在,眼淚一下子落了下來。

                        她終于回家了……

                        吃過晚飯,老爺子問了幾句有關這次的事,神色淡然,絲毫不見痛苦。即便顧承洲說起顧文瀾和方睿哲,有可能會被判刑,老爺子也頂多是挑了挑眉。

                        快8點的時候大家各自散去,宋寧和顧承洲上了樓,陪老爺子一起給大寶和小寶洗澡。

                        兩個小家伙精力旺盛,洗完澡玩到9點了都不去睡,老爺子撐不住,就先去休息了。

                        宋寧抱著大寶,顧承洲抱著小寶,回到房間就把兄弟倆放到床上。

                        結果兩個小家伙一挨著床馬上開始哭鬧,一直折騰到12點還沒有要睡的意思。

                        宋寧累的不行,耐著性子哄到他們都睡下,趕緊跟顧承洲一起去洗澡。

                        “回到家了,總該讓我吃過癮吧?!鳖櫝兄薇鹚?,輕輕放到洗手臺上,笑意沉沉的吻著她的脖子。

                        洗手臺冰涼冰涼的,即使墊了浴巾也冷的要命。宋寧哆嗦著抱緊他,輕輕點頭?!皠e吵著他們睡覺就行?!?

                        顧承洲又笑,俊逸非凡的面容,在氤氳的水汽中,格外的柔和迷人。

                        他深深的吻著她,身體的溫度越升越高,幾欲控制不住。

                        就在兩人剛進一步,門外忽然傳來嘭”的一聲悶響。

                        “去看看?!彼螌幍男乃查g跳到了嗓子眼:“不會是大寶和小寶摔下來了吧?”

                        “不去,床都有護欄,他們摔不了?!鳖櫝兄薜皖^咬了下她的肩膀,用力的頂了幾下,速度一點點加快。

                        宋寧在他的帶動下,漸漸無法思考,控制不住的輕哼起來。

                        “還要不要出去了?”顧承洲壞笑,更加賣力的馳騁起來。

                        浴室里水汽彌漫,兩人交疊在一起的身影,倒映鏡中,漸漸變得模糊。

                        不知過了多久,浴室的門忽然被人推開,嚇得夫妻倆瞬間僵住。

                        宋寧低頭一看,發現是大寶和小寶開的門,氣得使勁咬了顧承洲一口:“糟了,兒子全隨你……”

                        ——正文完——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