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第四百一十三章 請君入甕

                        • 作者:青小蚨
                        • 類別:現代言情
                        • 更新時間:2020-04-27
                        • 本章字數:3994

                        兩人皆是一僵,空氣仿佛凝固了一般。

                        顧承洲動作迅速的幫宋寧把衣服拉上,沉聲喝問:“誰在外面!”

                        門外,秦朗將行李往地上一丟,大剌剌的坐進沙發里,答:“我?!?

                        顧承洲松了口氣,同時又恨得牙癢癢,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

                        平復了下情緒,顧承洲等著宋寧換好了衣服,這才若無其事的開門出去。

                        秦朗看到他臉色不善,一下子明白過來,訕訕撓頭:“老爺子那邊沒什么問題,公司運轉正常?!?

                        “唔”顧承洲應了一聲,松開襯衫的扣子,懶洋洋坐下?!熬唧w情況你看到了吧,他可能會今晚行動,最遲不會超過明天?!?

                        “我帶來的人已經埋伏起來,一切聽你的安排?!鼻乩恃奂?,說話的時候留意到他脖子上依稀印有抓痕,額上瞬間掛上幾條黑線。

                        都這么多年了,怎么還跟剛開葷似的?

                        坐了一會,宋寧從病房里出來,神色如常的沖秦朗笑了笑,一起出發去警察局。

                        顧文瀾自被捕就一直關在這邊,尚未移送拘留所。

                        辦完手續,顧承洲和秦朗在外面等著,宋寧獨自進了問訊室。

                        到底是高門大戶家的千金,雖然被關了兩天,顧文瀾身上的氣勢依舊未減半分。

                        宋寧拉開椅子坐下,似笑非笑的叫了一聲三姑。

                        “世界這么亂,善良給誰看呢?!鳖櫸臑懤浜咭宦?,倨傲抬高下巴?!跋肼渚率涂禳c,我沒工夫聽你閑扯?!?

                        宋寧臉上的笑容漸漸變得愉悅,之前聽說過被害妄想癥,不過沒接觸過。

                        顧文瀾的這個姿態,還真是傳神。

                        她來,確實有話要說,至于落井下石這種事她還真不屑做。即便她已經沒有任何反抗能力,她也不會補上一腳。

                        畢竟,她該得的懲罰,法律會給她。

                        “五年多了。從我跟承洲回B市,到我治好了他的腿,這么長的時間里,三姑一直對我嫉恨有加,也是難得?!睌Q開礦泉水喝了一口,宋寧不疾不徐的說:“就因為他是顧家唯一的男孫?”

                        顧文瀾壓根就沒有要理會她的意思,下巴抬得高高的,滿臉嫌惡。

                        宋寧也不跟她計較,把礦泉水放下,慢悠悠的起身踱步?!澳愫凸酶负λ腊职忠皇?,爺爺都不跟你們計較了,你何必還要針對我?!?

                        頓了頓,不等她接話,宋寧接著說道:“有個詞叫適可而止,想來三姑沒有學過,不然也不會落得今天的這般下場?!?

                        “你懂什么!”顧文瀾被她踩中痛腳,不由的慍怒?!耙皇羌捱M顧家,你這輩子就是個土豹子,還跟我談什么適可而止,簡直可笑!”

                        “你這樣想也沒錯,說起來,你這位顧家的三小姐,在姑父眼里,也不過是顆棋子,沒了顧家你什么也不是?!彼螌幑创?,眼底的笑意多了幾分冷色?!俺兄迬状稳映龉黹T關,你做這些的時候,想來忘了,他才是真正的顧家人?!?

                        “用不著你跟我說教!”顧文瀾暴跳如雷?!爸灰一钪?,你們就不會有安生日子過!”

                        “三姑的口氣還真是大呢,你也別忘了,沒了自由,你什么也做不了?!彼螌幧舷旅榱怂谎?,搖搖頭,平靜開門出去。

                        她從來不是什么圣母,也沒打算要原諒。該說的已經說完,自然沒有必要留下。

                        門外,顧承洲和秦朗見她出來,條件反射的往里看了看。

                        宋寧勾了勾唇角,說:“承洲,你也去看看她吧,以后再見就難了?!?

                        顧承洲點點頭,平靜跟秦朗交換了眼神,抬腳推門而入。

                        ——

                        黃昏臨近,暮色下的東洲燈影婆娑,車水馬龍。

                        戴云鶴站在窗前,冰冷的視線,穿過重重阻隔望向東洲一院的方向,他那清秀的臉變得越發冷漠和僵硬了,好像一塊鑄鐵或是水泥,在沒有能使它熔化。

                        很好,居然都會設計陷阱了!

                        低頭抿了一口紅酒,蒼白的薄唇漸漸勾起抹噬血的冷笑。

                        怎么辦,宋寧越是想抓住自己,他就越興奮。

                        仰頭喝完剩下的紅酒,他踱步回到書桌前,修長白皙的手指握住鼠標,輕輕的晃了下。

                        早已黑屏的筆電瞬間亮起,屏幕上出現了一院的地形圖,逃生路線和各種通風管道圖。

                        散漫的視線在屏幕上掃了一圈,最后聚焦都宋寧的病房,黯淡渾濁的眸底,依稀閃過一抹亮光。

                        就是這個了,今晚,他一定要把宋寧帶走!

                        曲起五指叩了叩桌面,他難掩興奮的紅了臉,開始布置計劃步驟。

                        考慮到顧承洲晚上有可能會陪床,他的眉頭就情不自禁的皺了起來,殺氣外泄。

                        要抓走宋寧,顧承洲是個躲不過的障礙……

                        松開鼠標,戴云鶴起身撕扯著自己的頭發,整個人慢慢蹲下去,瑟瑟發抖的蜷縮到床邊發呆。

                        那雙眼在這一瞬間,忽然變得呆滯無神,黑色的眸子深處,卻隱藏著脆弱的驚恐。

                        該死的!時間為什么不能快些過去。

                        疲憊閉上眼,腦海中再次涌現宋寧當初救下自己的畫面,繃緊的面容漸漸浮起詭譎的笑意,狀若鬼魅。

                        不知過了多久,戴云鶴終于恢復正常,身上汗水淋漓,仿佛剛從水里撈出一般。

                        脫掉衣服,他扭頭去了浴室,顫抖擰開花灑。

                        溫熱的水流沖刷而下,混沌迷茫的思緒,漸漸變得清明。

                        他不能倒下,他還要去找宋寧呢。

                        匆匆把身上的汗水洗掉,戴云鶴對著鏡子,仔細看了看自己的臉,滿意起去口哨。

                        換上干爽的衣服,他打開行李袋,取出一早準備的面具,再次進入浴室。

                        須臾間,鏡子里出現一張十分陌生的面孔,看起來平凡無奇。

                        時間漸漸逼近夜里九點,戴云鶴最后看了一眼腕表,步伐從容的出了房間。

                        東洲一院。

                        宋寧挽著顧承洲的胳膊,甜蜜走出電梯,散著步往病房走。

                        秦朗面無表情的跟在后面,嘴角一直抽搐不停。

                        事情都鬧成這樣了,這兩人還有工夫秀恩愛,也是服了。從戴云鶴出逃,到眼下已經過去了將近四十八小時,警局不光找不到他,連點線索都沒有。

                        真是愁死個人了!

                        回到病房,顧承洲牽著宋寧的手坐下,示意秦朗關了房門,忽然正色道:“今天晚上很關鍵,他一定會來,我跟寧寧在房里,剩下的就交給你了?!?

                        “知道,我都需要做些什么?!鼻乩蕯咳ゲ粷M,規規矩矩的坐好?!拔业娜艘趺窗才?,你最好能給個詳細的計劃?!?

                        顧承洲清了清嗓子,把計劃內容跟他說了一遍,并著重叮囑他一定要小心。

                        戴云鶴這次來,不知道會以什么身份出現,所有的通道出口都必須有人把守,并且要做到信息及時傳播。

                        秦朗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打開自己的行李箱,把穆文哲給準備的設備拿出來。有夜視眼鏡,還有熱成像儀,以及無線藍牙耳機。

                        耳機的傳輸范圍在2000米左右,而且可以通過衛星定位,準確找到具體位置。

                        宋寧帶上耳機試了試效果,確定沒有問題后,扭頭跟顧承洲交換了眼神。

                        “戴云鶴不是尋常人,以他的脾氣肯定不會等到夜深才行動,所以你現在馬上離開,迅速做出部署?!鳖櫝兄抟材昧酥欢鷻C帶上,沉聲吩咐到:“去吧?!?

                        秦朗沉默點頭,把工具箱收拾一番,提著離開了病房。

                        他走后,顧承洲出門跟值班的保鏢說了兩句,折回來擁著宋寧進了里面的病房。

                        宋寧的感冒還沒徹底好,進門就躺到床上,檢查秦朗給自己的麻醉手套。

                        “小心扎到自己?!鳖櫝兄薰喂嗡谋亲?,壓低嗓音道:“休息吧,他肯定會來的?!?

                        宋寧沖他笑了下,乖乖閉上眼。

                        東洲一院的住院部跟門診部相連,由三棟樓組成,共六部電梯,十二個消防梯出口。

                        戴云鶴若真的來抓她,單純等救援簡直是等死。

                        微微收緊了些許力道,感覺到麻醉手套壓迫皮膚,宋寧這才安心閉上眼。

                        該來的總會來,保存好體力才是王道。

                        顧承洲躺在邊上的折疊床上,等了一會,看到她的呼吸變得平緩而均勻,遂彎了彎唇角,也閉上眼。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快十點的時候,有護士過來給宋寧量體溫。

                        顧承洲起身緊張看著兩人的一舉一動,結果發現是自己多心了,這才稍稍放松警惕。

                        宋寧還在睡,目光安靜而乖巧。

                        俯身親了親她的臉頰,顧承洲挪來椅子,隨手拿了一本雜志翻開。

                        幾分鐘后,護士還要來取體溫計,依照戴云鶴的習慣,他有可能會馬上出現,或者在護士出現后行動。不管是哪一種,他都不會在12點之后來。

                        雜志內容泛善可陳,幾分鐘的時間也很快過去。

                        當護士再次過來取體溫計,顧承洲合上雜志,戒備的站到一旁。

                        警惕十足的架勢。

                        來的是名男護士,取下體溫計看了看,告知說宋寧沒有發燒,隨后就轉身往外走。

                        顧承洲跟在他身后,雙眼危險瞇起,然而沒等他出手,就感覺手臂被東西刺中,麻木的感覺一瞬間襲遍全身。

                        “你是……”顧承洲頭上冒出細密的冷汗,不敢置信的望著眼前的男護士?!拔逸斄恕?/p>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