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十四章 他看上我了

    • 作者:青小蚨
    • 類別:現代言情
    • 更新時間:2020-04-27
    • 本章字數:2496

    顧家在H國的地位,遠遠超過宋寧的想象。

    這才半天不到,就有幾十位身份尊貴的訪客前來拜訪,這種事顧承洲不去應付,宋寧自然也不會去。

    她無所事事,只能上網和以前的同學聊天,得知大家的工作紛紛有了著落,免不了一頓自嘲。只有想到來年宋家就要添丁,才稍稍平衡。

    顧承洲讓她做自己的本職工作,實際上她什么都不用做。

    宅子里有專業的醫療團隊,每天固定時間給他做檢查,并配合著做按摩針灸。

    下午的時候,宋寧實在是悶的慌,找到顧承洲說了一聲,就自己出了宅子。

    “跟著她,別讓她出事?!鳖櫝兄薨咽种械尼t書放下,輕聲吩咐秦朗?!叭グ??!?

    秦朗抿了抿唇,沒有違抗他的命令。

    宋寧來了這兩天,沒見他們怎么說話。不過有一點他是肯定,自從她來了之后,顧承洲黑臉的次數,似乎越來越少了,這是個好現象。

    顧家老宅雖然地處市中心,大門前的街道卻很空。

    宋寧也沒想好要去哪,沿著馬路牙子走了一圈,這才發現這一整片都是格局差不多府邸,想要逃離的念頭愈發的強烈起來。

    只是就算走,她也得名正言順的走,顧老的條件擺在那,她相信他不會食言。

    正想的出神,眼前冷不丁投下一道暗影,跟著鼻子就傳來了一陣劇痛。

    “你怎么樣?”杜御書星眸微瞇,及時錯開身子站到一旁。

    宋寧揉了揉鼻子,尷尬道歉?!皼]事,不好意思剛才?!?

    杜御書低頭,視線在她發紅的鼻子上打了轉,略略頷首,徑自從她身邊越過去。傳言果然不假,顧承洲真的從霖州帶了個女人回來。一個年輕而且美的不可思議的女人。

    宋寧只當是自己走神才會撞到人,也沒多想,聳了聳肩,還在猶豫要不要回去,路旁忽的停下一輛很低調的黑色奧迪。

    車窗降下,梁思潔那張掛著假笑的絕美臉龐,赫然出現?!八涡〗阕约撼鰜砩⒉桨??!?

    宋寧沒什么情緒的點點頭,繼續往前走。

    梁思潔偏頭跟司機說了句,車子倒著跟過去,熱情招呼?!罢梦衣愤^,聽承洲說你沒來過B市,不如我給你當當導游?”

    宋寧腳步頓住,似笑非笑的偏頭看她。

    前天她去老宅幾乎沒有機會跟顧承洲說話,至于兩人是否通了電話她一點都不在乎,但是想驢她,想得美。

    不過她實在是太無聊了,有個人讓她耍耍,似乎也不錯。

    “好啊,梁小姐如此熱情,我只好卻之不恭了?!彼螌幙蜌庖痪?,施施然走了過去,拉開車門坐進去。

    梁思潔眼底閃過一抹計謀得逞的笑,熱絡介紹B市的風土人情。

    宋寧雖然沒來過這地方,小時候卻聽爺爺說過很多次,不過為了讓她的優越感更加爆棚,她從頭到尾都很配合。

    不就是裝土冒嗎,有什么了不起的。

    梁思潔給她當導游是假,想要打聽顧承洲的傷勢是真。聊了片刻,話題自然而然的扯到他身上,很隨意的語氣?!奥犝f,你跟承洲交往了大半年,可據我所知,你進入霖州軍區總院,似乎沒幾天?!?

    宋寧聞言,不禁笑了。

    她就說嘛,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梁思潔請自己上車,果然是存了別的心思。

    能通過老宅門外的身份核驗,她的來頭應該不低,要查這些信息一點都不奇怪。也就是說,不管她跟顧承洲怎么演,其實人家心里門清著呢。

    “確實沒幾天,不過……”宋寧曖昧的笑了笑,丟出一句能氣死她的話?!八瓷衔伊?,我也很無奈?!?

    梁思潔臉色微變,只一瞬又恢復如常?!澳撬膫遣皇钦娴暮車乐??”

    “非常嚴重,你說他死了,我能不能分點家產,聽說他家很有錢?!彼螌幠樕细∑鸢萁鸬男?,目光灼灼的望著她?!耙磺f肯定有對不對?!?

    梁思潔心中暗喜,只是看宋寧的眼神,明顯多了一絲嘲諷。

    果然沒見過世面,一千萬?顧承洲手下單一間私房菜館就有這個價值。

    正好電話進來,接通聽了一會,掛斷后歉意的沖宋寧笑?!罢娌磺?,公司那邊有點事,明天的飯局別忘了啊?!?

    “謝謝,到時候一定準時去?!彼螌幑室庋b出很感激的樣子,眼底笑意盎然。

    梁思潔也笑,輕聲吩咐司機掉頭。

    宋寧從梁思潔的車上下來,一眼看到站在不遠處的秦朗,眉頭習慣性的皺了皺。

    顧承洲這是在擔心自己跑了么?

    進了偏院,宋寧給自己倒了杯水,喝完伸手抓了一只蘋果咬開,意味深長的看著低頭看書的顧承洲?!傲核紳崋栁?,你的傷是不是很嚴重?!?

    顧承洲星眸輕抬,合上手中的書本。

    “我說很嚴重,你死了我還能分家產?!彼螌幮ξ难a充完畢,又咬了一口蘋果。

    顧承洲喜怒莫辯的瞥他一眼,徑自控制輪椅離開。

    晚上吃飯,他似乎還在生氣,從頭到尾都沒看宋寧一眼。

    宋寧心中暗爽,眨著那雙水靈靈的眼睛,一臉無辜的問他:“我說你們家的資產估計有千萬,其實不到三十分之一對么?!?

    顧承洲臉色微變,“啪”的一下放下筷子?!包S馳!”

    黃馳目光犀利的盯著宋寧看了一會,放下筷子,起身送顧承洲回房。

    宋寧注視著兩人離開的背影,樂不可支的笑出聲。

    看來,顧承洲很討厭拜金的人,她可以裝的讓他更惡心一點。

    隨手抽了張紙巾擦嘴,宋寧哼著歌回了自己的房間,舒舒服服躺到美人榻上看書。

    隔壁房間,顧承洲伸手關了監控屏幕,臉色陰沉的望著窗外發呆。

    “我說很嚴重,你死了……”冷不丁響起宋寧的話,攥緊的拳頭無意識送來,覆滿陰霾的冷峻面容,依稀染上一絲淺淺的笑意。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