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第十章 他也是有脾氣的

                        • 作者:青小蚨
                        • 類別:現代言情
                        • 更新時間:2020-04-27
                        • 本章字數:2645

                        宋寧黛眉一挑,心道果然是瞌睡碰上枕頭!當下也不管顧承洲樂意不樂意,側身的同時,抬腳就踹了過去。

                        韓躍不妨有此變故,整個人被踹飛出去,結結實實的摔了個狗啃泥。

                        隨行的服務生脖子縮了縮,余光望一眼顧承洲,見他沒有阻攔的意思,也不好貿然插話。倒是看韓躍的目光里,隱約多了幾分同情。

                        同學這么多年都不知道對方的真實身份,這一腳挨的一點都不冤枉。

                        宋寧收回腳,視線落到顧承洲臉上,見他似乎沒有多余的反應,頓覺索然無味。不等韓躍爬起,她抬手拍了下輪椅的靠背,便推著他繼續往里走。

                        “你站??!”韓躍姿勢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張嘴吐出一樣東西,仔細一看才知道是自己的門牙,瞬間怒不可遏的追上去。

                        看她恬靜得如高山雪蓮一般,沒想到竟然如此的暴力!

                        “打人種事哪里用自己出手?!鳖櫝兄薜瓉G下一句,跟在后面的面生保鏢上前一步,穩穩攔住韓躍,殺氣磅礴。

                        宋寧一愣,頓時咯咯笑出聲,推著輪椅漸行漸遠,只留給韓躍一道苗條的背影。

                        韓躍被那面色冷峻保鏢一攔,氣焰忽然就降了幾分,不由自主的往后躲開。耳邊空余如琉璃鈴鐺般動聽的笑聲。

                        顧承洲的底細他是清楚的,但是宋寧從來沒在B市地面上出現過,一時半會他也不準到底是那一家的千金。

                        既然有保鏢跟著,身份至少不會太低。自己的牙,估計也只能自己掏錢去補了。只是可恨顧承洲,也不知走了什么狗屎運,居然能攀上這樣有背景的漂亮女孩。

                        掏出手帕抹去嘴上的血漬,韓躍一抬眼,就遇上保鏢看死物一樣的冷寂目光,脊背不由的僵了僵,悻悻轉身離開。

                        保鏢像座山一樣在原地站著,直到親眼看著韓躍進了旁邊的院子,臉上的肌肉才松弛下來,步伐從容的順著顧承洲離開的方向走去。

                        此時,顧承洲和宋寧已經到了山莊最里面的一處院子。服務生打開至尊貴賓間茶室的燈,又殷勤端上幾樣干果點心,便安靜的退了出去。

                        宋寧將顧承洲推到桌邊,自己則隨便拉了張椅子坐下,平靜開口:“說吧,帶我來這干嘛,泡溫泉么?!?

                        顧承洲似未聽見她的話,臉上古井無波。

                        還真是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來……宋寧腹誹一句,隨手抓了一把瓜子,慢慢剝開。她也不著急吃,而是拿來兩只干凈的骨碟,把瓜子殼和瓜子仁分開放好,看起來十分無聊。

                        顧承洲見狀,不知怎的忽然就有些想笑。

                        剛才在外面,她動手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第一次見她,她握個手就把別人嚇破了膽,當時還以為自己眼花,原來手底下是有真本事。只是世道險惡,太沖動總歸不是好事。

                        沉默半晌,桌上的骨碟中慢慢堆起了兩座小山,顧承洲忽然皺了下眉,抬手擊掌。

                        茶室的門動了下,緊跟著保鏢冷著臉,像提死狗一樣提著一個人走進來,重重丟到地上。

                        “哎呦……誰他娘的這么不開眼,也不看看老子是誰?!饼R天宇痛的呲牙咧嘴,一邊罵一邊試圖從地上爬起來。

                        宋寧一聽他的聲音,心情瞬間變得無比美好。拍掉手上的瓜子屑,她把裝著瓜子仁的碟子,往顧承洲眼皮底下一推,轉頭笑瞇瞇盯著齊天宇:“幾天不見,齊少別來無恙啊?!?

                        敢把歪主意打到她嫂子頭上,孰可忍是不可忍!

                        “啊……”齊天宇心臟一陣猛縮,當時酒就醒了,臉色煞白的往后栽去:“你你你……”

                        他這次來B市是為了談一個項目,同行的還有他表哥方睿哲。談項目是一方面,另外他也實在好奇,顧承洲是不是真的成了半死人。

                        到了B市后,兩人分開進城并約好晚上在此處碰頭,誰知方睿哲放鴿子,于是他就找了幾個B市地面的好友,聚在一起打打麻將,順便泡妞。

                        由于晚飯時喝了些酒,他打了會麻將覺得頭暈,就出了白金貴賓間到外面醒酒,之后就被帶到了這里。只是他怎么也沒想到,顧承洲也在。

                        遇到宋寧這個不露相的真人,他已經夠倒霉的了,如今這兩人一起出現,他再傻也知道,肯定是霖州的那兩件事都敗露了。

                        宋寧看他臉上的神色變幻不定,索性曲起食指敲了敲桌面,冷笑道:“留左手還是留右手?提前說了我興許真的會手下留情?!?

                        嫂子差點一尸兩命,今天不把他收拾妥了,難解這心頭之恨。

                        “宋護士真愛開……開玩笑?!币宦牭叫陡觳?,齊天宇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了,渾身抖得不成樣子。

                        他可沒忘握手那次,從手腕傳來的劇烈痛楚。

                        “開玩笑?!”宋寧意味深長的盯著他看了兩秒,施施然給自己倒了杯茶,順道也給顧承洲倒了一杯。

                        顧承洲接過來平靜抿了以口,優雅捻起骨碟里的瓜子仁放入口中,依舊不發一言。

                        齊天宇就這樣被晾在一邊,臉色煞白的癱在地上,后背冷汗淋漓。

                        足足過了半個小時,顧承洲才慢條斯理的將最后一顆瓜子仁放進嘴里,不咸不淡的跟身邊的保鏢說道:“去吧,我不想聽見噪音?!?

                        保鏢重重點頭,面無表情的繞過茶桌,邁步走到齊天宇身邊。

                        宋寧抬了抬眼皮,好整以暇的轉過身去,皮笑肉不笑的看熱鬧。

                        那保鏢果然訓練有素,齊天宇的尖叫還沒出聲,就被揍得憋了回去。之后哼都沒機會哼一聲,更別提還手。

                        趁著齊天宇還有意識,宋寧唇角高高揚起,開口指點保鏢,如何在一招之內將人的手腳卸掉。保鏢眉毛一抬,暗道宋寧的手法,比起軍隊教的還要實用,而且省力。

                        可憐齊天宇,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手腳,在一夕之間被人弄脫臼,連個呼救的機會都沒有,雙眼一翻登時暈死過去。

                        “找地方丟了?!鳖櫝兄捱€是那副千年不化的冰山樣子,自己控制輪椅往外走。

                        宋寧隨后起身,坦然跟了上去。

                        剛才在外面被姓韓的當面打臉,她還當顧承洲沒脾氣,原來他的脾氣比誰都大。

                        不過一想到齊天宇的慘樣,她就釋然了。男人沒點脾氣,怎么能叫男人呢。

                        一夜無夢,隔天宋寧剛醒過來,就聽隔壁房間傳來一陣天崩地裂的聲音。她心里一驚,立刻從床上躍起,不假思索的開門出去。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