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三章 無賴齊少

    • 作者:青小蚨
    • 類別:現代言情
    • 更新時間:2020-04-27
    • 本章字數:2702

    宋寧回到護士站,低頭把記錄整理好,交班后隨即脫下護士服下班。

    特護層的病人真是奇怪,算上今天,他們也不過是第二次見面,他怎么就跟會讀心術似的,知道自己心里想什么。

    這個人太危險,讓她莫名有種不好的預感。

    走出醫護人員專用電梯,宋寧拿出手機給羅馨琳打電話,沒注意另一側的電梯廳里,有道目光跟隨過來。

    “查下這里叫宋寧的護士?!蹦抗獾闹魅她R天宇低聲跟身邊的人說了一句,若有所思的進入電梯。

    顧承洲住進來就點名要那個護士去照顧他,難道果然如外界傳言那般,他這輩子也站不起來了?

    雖然剛才只是匆匆一瞥,他還是一下子就認出,剛才從醫護人員專用電梯廳里出來的女孩,就是那天在車站給了自己一個下馬威的那個。

    甚至斷定,她就是宋寧無疑。

    當時,顧承洲的兩個保鏢突然出現,明擺著想保護她。

    齊天宇細細的這么一琢磨,又覺得事情有點不太對了。宋寧的長相非常出挑,是那種無論何時,只要見到就會讓人印象深刻并念念不忘的美,沒道理跟一個廢人攪和到一起。

    除非,她原本就是顧承洲故布疑云的一顆棋子!

    否則沒法解釋,火車站那種地方,怎么忽然出現個如此絕美脫俗的大美人。還這么巧,出現的時機,正好是自己去給韓老接站的檔口。

    這么一想,齊天宇不禁有些后怕。

    那天他回去之后,自家老爺子二話不說,直接把他關去了禁閉室,還嚴厲要求他不許再胡來。

    當時老爺子沒說什么事,如今想想,除了顧家,還真沒幾個人能讓老爺子如此忌憚。

    齊家在霖州風光,說白了還是靠的顧家這顆大樹。

    他是頑劣了些,卻也知道什么叫適可而止。

    只是一想到顧承洲成了個一輩子都站不起來的廢人,他的心就免不了又活了起來。

    上次去接人沒能親眼看到他,今天這次總不會再跑了吧!

    “?!钡囊宦?,電梯在特護層停下,齊天宇走出電梯,并未繼續向前,而是回頭,慢悠悠的進入消防梯。

    “齊少,查到了?!边吷系哪腥税咽掷锏钠桨暹f給他,畢恭畢敬的往后退了一步。

    齊天宇低頭看了片刻,眉峰無意識壓低。

    宋寧竟然是有軍區戰神之稱的宋武的妹妹?!也就是說,她跟顧承洲沒有任何的關系,自己遇到她那天,也是他們第一次見面。

    這就有點意思了哈,既然宋寧跟顧承洲沒關系,那他追她就方便多了。

    在這霖州的地界上,還沒有他辦不了的女人呢!

    主意打定,齊天宇隨手把平板丟給手下,勾了勾手指,示意他附耳過來。

    ——

    宋寧回到翡翠園,和羅馨琳吃過午飯便回房休息去了,下午還要去接班。

    工作倒是不累,只是跟她來之前想的,出入有點大。特護層的工作,比起產科和內外科,簡直閑的讓人發毛,根本學不到什么東西。

    實習的時候就聽人說,新護士一般是不會有機會去特別清閑的科室。要么在內外科,要么去急診。

    像特需部這種錢多活少的崗位,都是留給有背景的人。

    宋寧沒看出來自己有背景,背影倒是清晰。

    越想越覺得糊涂,不安的感覺不斷冒出來,壓都壓不下去。想起早上那個重要病人跟自己說的話,宋寧眼皮跳了跳,一點睡意都沒了。

    羅馨琳晚上要上大夜班,宋寧又不好去吵她休息,索性爬起來從自己的行李箱里,翻了一本醫案出來看。

    除了她自己,就是爺爺都不知道,她拿到了三個學位。護理、診斷學、還有中醫??赡莻€病人,他似乎知道,而且很清楚的樣子。

    是急病亂投醫,還是他查了自己的底細?

    宋寧理不清原因,索性打住思緒,靜下心看書。

    下午去接班,宋寧翻了翻記錄本,留意到這一天,都沒有護士進過那個重要病人的房間,不由的蹙眉。

    按照醫院的規定,早上兩次查房,下午兩次,晚上也是兩次??赡俏徊∪藦淖约鹤吆?,似乎再沒讓醫院的護士進去過。

    這太詭異了!

    宋寧有點煩,差點忍不住問帶自己的吳姐,這種情況到底幾個意思。

    忙了一圈回來,吳姐因為寶寶發燒臨時請假,宋寧無奈,只好自己上了樓。

    敲了敲門,發現房門竟然是開著的,不由的詫異了下,隨即推門而入??戳艘蝗?,只見兩名臉生的護士歪在沙發上睡覺,眉頭皺了皺,徑自抬腳進了病房。

    病床上的男人,很安靜的靠在床頭看書,見到她眼皮都沒抬一下。

    “要量體溫?!彼螌幾叩酱策?,拿出體溫計甩了甩,微笑遞過去。

    顧承洲把手中的書放下,很配合的接過體溫計,自行夾到腋下。

    宋寧這時已經將血壓儀擺好,等著時間差不多,示意他把體溫計給自己?!斑€要量下血壓?!?

    話音落地,病房的燈忽然閃了下全部熄滅,緊跟著一道黑影躥進病房,出手極快的將被子扯開,手中拿著利器刺向顧承洲的胸口。

    一切發生得太快,眼看那人手中的刀就要中,宋寧情急之下當即出手隔開攻擊,同時飛起一腳有準又狠的往對方胸口踢過去,怒不可遏的喝道:“找死!”

    來人顯然沒料到宋寧的反應會如此迅速,胸口結結實實的挨了一腳,身子一下子飛出去狠狠撞到墻上。手里的刀也“咣當”一聲落到地上。

    宋寧看都不看那人一眼,而是回頭關切的問顧承洲:“你有沒有怎樣?”

    顧承洲眼底的驚詫稍縱即逝,似未聽見她的問話,雙眼如鷹隼一般,銳利盯著掙扎爬起的那人,薄唇勾起涼薄的弧度。真是迫不及待啊,看來自己成了廢人的消息,已經不是什么秘密。

    宋寧等了片刻,見他沒有要吱聲的意思,心道好心沒好報!眼看偷襲的人還在垂死掙扎,當下毫不客氣的再次出手,直接廢了對方的手腳。

    那人也算是條漢子,愣是捱到暈死過去,也沒哼上一聲。

    宋寧下手向來很有分寸,考慮到特護層居然有不明身份的人潛入,趕緊摸出手機,想給保衛科去電話。不料號碼還沒找著,燈光便亮了。

    愣神的功夫,病房里又沖進來兩個人。其中一人劈手奪去她的手機,并出聲喝斥:“住手!”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