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二章 治好我

    • 作者:青小蚨
    • 類別:現代言情
    • 更新時間:2020-04-27
    • 本章字數:3068

    宋寧到了三哥家,用完飯就回房休息去了,就算她跟嫂子關系好到有一大籮筐的話要說,可只要一看到三哥的那張臉,就只想逃回房。

    再加上她也確實很困,幾十個小時的火車坐下來,全身的骨頭都酸透了。

    歇了兩天,周一一早,宋寧在嫂子羅馨琳的陪同下,去醫院辦理相關的入職手續。

    剛辦理完手續,幾個人正閑聊,就見電梯廳的方向來了幾名保鏢開道,緊跟著走出一位年過花甲,氣質不俗的老人。

    而陪在那位老人身邊的,好像是院領導。

    宋寧有點好奇,下意識的多看了一眼。老人的面相看起來有點面熟,身上又穿著灰色長褂,感覺又有點像說相聲的。

    周邊的護士也跟著議論起來,似乎都在好奇對方的來歷。

    “噓……”與嫂子羅馨琳關系匪淺的吳姐忽然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悄聲道:“這位是H國有名的正骨大夫,韓老?!?

    難怪這么大排場。宋寧聽爺爺提過這位老先生,沒想到會有緣得見。

    宋寧聽她們聊了一會,去領了工服工牌便跟著吳姐照著工作表去查了一圈房,回到護士站,凳子還沒坐熱,就被護士長叫去一旁的辦公室。

    “特護層今天來了一位很重要的病人,在護理方面需要格外的小心,我跟你說下對方的情況,也好有個心理準備?!弊o士長示意她坐下,和顏悅色的說道:“只是協助對方的貼身護理,做做簡單的工作,這個沒有問題吧?!?

    “護士長,我今天剛來,這么安排是不是不太合適?”宋寧有些嚇到,既然是重要的病人,干嘛讓一個生手去照顧。

    護士長擺擺手,心道這是病人要求的,還是院長親自通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嘴上卻說:“你放心,一起負責這位病人的還有小吳,她是老護士了,在這方面非常有經驗?!?

    原來如此!宋寧松了口氣,趕緊起身道謝:“謝謝護士長提攜,我這就去找吳姐,配合她做好準備工作?!?

    “去吧?!弊o士長目送她出了辦公室,愈發的納悶。

    宋寧第一天上班,竟然有人專門點她的名,這太不尋常了。院長的態度也奇怪的很,竟然親自安排一個小護士的工作。

    宋寧壓根不知道是自己被指名,寫完記錄,隨即跟著吳姐去了樓上。按照規定,每次查房都需要提前跟病人的主治醫生報備。

    得到允許后,吳姐接了個電話,讓宋寧自己先去進去。

    宋寧不疑有他,敲了敲門,不疾不徐的推門入內。

    特護間是三室兩廳的格局,布置的十分干凈清雅。宋寧一進去,立即敏銳的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及時收回邁出去的腳步。

    “什么人!”黃馳瞇著眼,目光犀利的盯著宋寧。

    “護士查房,來之前已經跟主治醫生通報過?!彼螌幷J出他們是那天在車站有過一面之緣的青年,繃緊的神經旋即松懈下來。

    站在黃馳身邊的秦朗輕咳一聲,示意他放行。

    黃馳不明所以的讓開,心中卻對宋寧高看一眼。能同時面對他和秦朗的質疑不膽怯的,她是頭一個。

    宋寧則苦笑搖頭,心道著特需部的病人,還真的是難伺候,看個病還要帶保鏢。

    敲門進了病房,宋寧拿出體溫計給床上的人夾上,低頭整理血壓儀。

    “你會看病?!鳖櫝兄扌琼p抬,漫不經心的看著窗外?!岸冶冗@的醫生要看的好?!?

    宋寧詫異抬眸,越看越覺得他面熟,冷不丁想起他就是路虎車上,露出半張側臉的男人。單看他的側臉,她就知道他會好看,如今看全了,更覺得自己的判斷準確。

    他的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濃黑的眉宇下是一雙深邃如夜空一般的眼眸,鼻梁高挺,薄唇微抿,帶著三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卻愈襯出那抹從骨子里透出來的矜貴、傲然,與眾不同。

    目光向下,狀似不經意的在他腿上打了個轉,隨即收回。

    那日的猜測得到證實,宋寧的眉頭卻下意識蹙起。癱瘓的情況比她想象的要嚴重,而且看外面那兩人的緊張程度,她可不敢拿他當小白鼠。

    自己不過一個小護士,想太多會見鬼的。

    “給我治?!鳖櫝兄奘栈匾暰€,不疾不徐的對上她的目光?!八螌??!?

    宋寧眉間的皺褶加深,沒接他的話茬。

    會知道自己的名字不奇怪,因為她帶著胸牌??伤趺茨敲春V定,自己會治???難道是那天自己看他時,無意中泄露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除了這個原因,宋寧實在想不通,她到底哪點像個會治病的醫生。

    去學醫是受爺爺的影響,不過因為考試的時候生病,上大學的成績并不理想,勉強考了個醫學院念護理專業。雖然她畢業的時候,拿到的是三個學位,可這事除了她自己跟同學,霖州這邊誰都不知道。

    就是給醫院的簡歷,也沒注明這事……

    可床上的男人,無論是語氣還是表情,都透出一股極強的信任。尤其他的眼神,似乎把自己看透了一般,一口咬定覺得她這個護士,能治好他。

    視線掃過他的腿,宋寧壓下心頭的疑惑,露出職業性的笑容。

    此番來霖州,她只計劃呆上個把月就辭職回老家陪爺爺,當個名正言順的醫生,所以沒必要露出自己的本事。

    況且能進入特護層的病人,壓根不愁請不到頂級的專家,她就更沒必要湊這個熱鬧了。

    整理好血壓儀,宋寧伸腳勾了張椅子過來,在他床邊坐下,淡定正視他的眼神?!斑@位先生,很抱歉,我只是個小護士,您的病還是找專業的醫生吧?!?

    顧承洲抿了抿唇,沉默下去。

    宋寧對他反應習以為常,抬手看了下表,微笑著開口:“把體溫計給我?!?

    顧承洲機械照做,身上隱隱籠罩著一股悲涼的氣息。

    宋寧眼底的笑意漸深,假裝沒注意到他的表情,接過體溫計看了下,低頭記錄完畢,動作熟稔的開始給他量血壓?!按龝闹髦吾t生會過來,先生不必著急,病要慢慢治?!?

    顧承洲木然抬眸,靜靜望向窗外。

    所有人都這么跟他說,一說就說了9個月,可他還癱著,還是個廢物!

    宋寧給他量完血壓,眼底閃過幾許悲天憫人的情緒,搖了搖頭,收拾好東西開門出去。

    顧承洲恰好回頭,目光幽深莫測的目送她離開。

    資料里明白的寫著,她不單拿到了護理專業的本科學位,還拿到了中醫和診斷學的學位??伤齾s說,自己只是個小護士!

    “秦朗!”顧承洲低喝一聲,冷峻逼人的清瘦臉龐,依稀泛起薄怒。

    “承洲?!鼻乩书_門進來,不明所以的看著顧承洲?!霸趺椿厥??”

    他的耳力相當的好,方才在門外,宋寧拒絕的話他聽得一清二楚,也覺得他太異想天開了。一個才畢業的小姑娘,都還沒滿23歲,她真要會治,那些老專家教授豈不是要哭暈在廁所。

    “明天檢查過后,爺爺會來?!鳖櫝兄薜统翜喓竦纳ひ衾?,隱隱透出一抹狠戾?!拔乙獛螌幓谺市?!?

    秦朗駭了一跳,想勸他又覺得有個希望也好,總比天天死氣沉沉強,應了一聲低頭退出去。

    顧承洲靠著床頭,搭在被子上的手,無意識的攥了攥拳。

    只要有萬分之一的機會,他都不會放過!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