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第814章 下狠心逼迫若飛蛾撲火

                        • 作者:風輕
                        • 類別:古代言情
                        • 更新時間:2020-05-06
                        • 本章字數:3634

                        噗噗噗——

                        三道血柱噴出,那水晶蟠龍柱上勉力支持的三人都倒飛著栽下來。嘭嘭嘭全都砸在了地上,陣法終究滅掉。祭臺之上梵唱依舊,那光芒也依舊,那怨氣也依舊張牙爪的翻滾,便如那黑線也仍舊一點一點往男子面部漫延。

                        那道道嘭嘭聲像是砸在少女心尖,那一條條的黑線看得少女雙眸刺痛,眼淚順著少女臉頰劃過,滴落在那冰冷的地面,顆顆都那么晶瑩惕透,卻又火熱滾燙的像是耀眼的星辰不斷隕落下墜。

                        身形有些微晃,下一瞬間,卻是有道殘影直接劃破虛空,落在顧落蘭與安兒身邊,一聲令下,鉗著安兒的尤氏手下便有了動作,冰冷的刀鋒,直直抵在兩人頸間。

                        “如今已沒有辦法,洛無憂,我也不想走到這一步,可是,你必須進去。你是凰主,你一定可以幫他?,F在,給我走進去,你若不進去的話,你娘,你弟弟,都會因你而死!”

                        柔軟的聲音變得極致冷冽,冷漠的雙眸看不到絲毫的感情,就如她手中握著的匕首:“你不是很愛他,那就去幫他,難道,你真的忍心看著他被那怨氣吞噬到尸骨無存?洛無憂,你不是愿意和他同生共死么?那你就去——”

                        “不要,姐姐,不要,那會沒命的,不要理我,安兒不怕死,你不能去,你答應了姐夫你要等著他出來的,你不可以失言,你若去姐夫不會原諒你,安兒也不會原諒你,姐姐,不要去,惡毒的女人,你要殺就殺好了,我才不怕死,你有種你就殺了小爺……”

                        安兒大聲的喊著,眼淚撲簌簌的往下落,他惡狠狠的瞪著尤氏,恨不得用眼神將她攆碎,她這是逼著娘親去送死,那是條死路,必死的路。她怎么能逼著娘親去送死!

                        “不要,不要……”顧若蘭搖頭已是淚流滿面,眸光定定的看著少女,后者卻也定定的看著她,那眼中似有華光閃爍,讓她原本想吐的話,終究咽了下去,那眼神太過堅定絕決,她知道,她心意已定。

                        沒有能力改變,又還能說些什么?

                        洛無憂收回眼神,面色沉靜如雪,眸光已然恢復所有的平靜,那一直沒有移動的腳步也在此時邁開,只一步,卻是踏在所有人的心尖之上,顫顫的疼。

                        “一定還有其它的方法,無憂你先別急,你該相信他,他會撐過去的,他一定會撐過去的。他是容狄,沒有他做不到的事,他讓你等著她,你乖乖在這里等著,絕不會有事的,我們都應該相信他,咳咳……”一陣猛咳,南宮景璃聲音透著幾分的虛弱,臉色更若紙一般的白。

                        若非常遠常峰攙扶,只怕根本無法站立。

                        顧流年更是臉色鐵青:“表妹,你不要妄動,我們一起想辦法,我們一起來想辦法,想想若蘭姑姑想想安兒,想想外祖父外祖母,你想想他們,若是你有什么事,你讓他們怎么辦?我們有這么多人,一定可以想出辦法的,別聽她的,我們一定會想出辦法的……”努力變得強大,就是為了保護家人也保護她。

                        可原來在那天命面前,他依然弱如螻蟻,依然那般無力,這讓顧流年不由纂緊了拳頭,掌心都掐出了血痕。

                        “無憂,你先聽朕的,先等等再看……”一直淡然的墨白塵,聲音也有了些顫音,蒼白的臉上,那抹擔憂隱藏不住,自然的浮現出來。

                        “小姐,不要去,小姐,姑爺他不會讓你去的,小姐,嗚嗚,你回來小姐我們一起等,姑爺他一定會沒事的,小姐,會沒事的你回來……”

                        “城主……”

                        “少夫人……”

                        “主母……”

                        “小姐……”

                        聲聲呼喊不停的響起,悲切而凄絕,洛無憂轉身,雙眸一一閃過眾人臉龐,嘴角忽爾綻出一抹笑:“君驚瀾,墨白塵,謝謝你們,璃王有傷,先回去吧,今日多謝你們。放心,我不會有事的。表哥流云,替我先好好照顧娘和安兒,還有那幾個丫頭,我不會有事的,等我回來?!?

                        “什么不會有事?你去了也沒用,也幫不了他,洛無憂,你這只是白白去送死,朕不許你去,你聽到沒有,朕不許去,你……”紅衣如火強行躍過阻隔,攔在少女身前,瘋狂的搖著少女的肩膀。

                        聲音戛然而止,看著少女手中的金針,君驚瀾雙眸泛紅幾乎瞪出了眼眶,看著少女眼中的絕決,讓他心痛到無以復加,她這是打定主意要去送死了么?即使沒了血凰也依然要去?她就那么愛他,愛到明知是飛蛾撲火,依然甘愿無悔?可那很愚蠢,她若死了,他又怎么辦?

                        “君驚瀾,我說過我會沒事的,你該相信我,無憂還欠你諸多未還,又怎么會讓自己有事?”女子說著,轉身朝前走去,伸手撫著自己的腹部,她眼眸含著笑,那高高的祭臺上啊,有她最愛的人,她又怎么能不去?

                        “洛無憂,你說的對,本郡怕孤獨,也怕日子無聊,所以,不管生或死,不論輪回否,你都得陪著本郡,生同衾,死同穴,碧落黃泉永不離……”

                        耳邊回響著彼時男人霸道的聲音,那么怕孤獨的一個人,明明說好了不放手為什么又要取走血凰?

                        “回,回去,洛無憂,回去……”看著少女步步行來,男人似受感應般睜開了雙眼,眸光直直看著少女,唇艱難的張開,一句話說的斷斷續續。那泛紅的雙瞳陡然多了絲絲墨色在氤氳:“無憂,回去,聽到沒有,回去……”

                        聲音染上無比的凌厲,拿走血凰為了就是阻她走進來,她明明答應了他,卻不想,他的無憂竟那般的傻,可她毫無自保之力,進來無異于送死。

                        回去,不能走進來,回去……

                        見少女腳步未停,男人額頭青筋突起,整個人被那咒印束縛卻是無法掙脫有所動作,無極紫微陣法,本足可解生死咒,可惜不是在千年前。歷千年積累的怨氣讓生死咒的威力大增,遠超出所有人的想象,也遠超出他的想象。

                        掐著指訣的雙手都泛出血痕,滴滴紅血落在那玉臺之上,鮮紅耀目。原本勢微的氣息竟是陡然間變強了許多。

                        而少女,不多時便已靠近了那陣法的范圍。

                        眼看自家娘親即將被那黑暗吞噬,安兒張嘴狠狠的咬在男人的手臂,原本震驚走神陷入怔愣中的男人本能的松手。雙手被捆,安兒就地一滾,滾出幾米遠,男人回神眼神變得兇惡,手中的刀想也沒想朝著安兒揮了過去。

                        顧若蘭見狀,眼中閃過一絲戾芒五指靈活一動,那縛著的繩索瞬間解開,五指并攏成掌,一掌拍在正關注著陣中情形的尤氏胸前,手中匕首就要射向揮刀之人。那斜刺里卻是沖出一道身影,直直的撲在了小安兒的身上,阻住了那刀尖。

                        噗嗤——

                        那大刀,直直刺入那人背心,眨眼已是血流如注。與此同時又一道巨響,那姓劉的男人也被章明一掌擊倒飛出三米遠。

                        “夢月姐姐,你沒事吧,夢月姐姐……”

                        “夢月……”

                        這一幕的突變讓人始料不及,墨白塵臉色大變,上前將墨夢月扶了起來,顧流年與顧若蘭也將安兒抱了起來,并解開了他的穴道。顧若蘭趕緊叫來齊衍上前檢查,齊衍檢查后喂了藥,卻是朝眾人搖了搖頭。

                        “齊衍,你個混蛋再看看?!鳖櫲籼m突的變了音調,惡狠狠的。

                        齊衍聲音微沉:“搖光,我沒辦法,就算是主母也沒辦法?!蹦且坏蹲员承亩?,穿體而過,心臟被洞穿,誰還能救?

                        看著陣中情形,再看墨夢月奄奄一息的模樣,化身顧若蘭的搖光當真是又氣又怒,若不是她突然沖出來,她的匕首也會洞穿那個惡徒。她一樣可以安全的救下安兒,她根本用不著死,她根本就是故意的。

                        主子主母刻意的安排她替換掉顧若蘭,就是為了在這一刻救下安兒??扇缃袼齾s害得她沒辦法完成任務,害得主子主母不得不得欠下她份天大的人情,這個墨夢月當真是……

                        偏偏卻又讓人無法責怪她。

                        “皇,皇兄……我,我沒事,我真的沒事,皇兄……”躺在男人的懷里,墨夢月嘴里不停的噴著血,虛弱的笑了笑。

                        她撇頭,看向遠處,那一抹烈烈的紅袍依舊隨風在飄蕩,他的眼神卻始終落在那陣法之間,看著那抹纖影一步步走近那陣法,君驚瀾眼球泛紅,強行運功解穴,可內力大失,一間他根本無法沖開穴位。

                        反心神大亂之下,內力岔了道,以至他嘴角有血溢了出來,血脈受到沖擊陣陣劇痛,卻又哪抵得上胸口那撕心裂肺到肝腸寸斷的痛楚?

                        那一雙堪稱美麗的丹眼眼瞪大,他眸光定定的看著那道纖細的身影,眼前浮現的卻是當初在北宮時相處的點點滴滴,那宮宴上的傾世一舞,在藏雪殿時他的殘忍與她的堅忍,到最后,在摘星樓時她的溫柔與順從,在長樂宮她下棋陪伴她的婉約與沉靜……

                        如果不是他放開她,是不是她就不會走到今天。如果早在他們初見,他就能看清自己的心意,是不是她愛的人就會是他?

                        他就不用像現在,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去送死……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