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第017章 金貴的嘴

                        • 作者:風輕
                        • 類別:古代言情
                        • 更新時間:2020-05-06
                        • 本章字數:2713

                        “嗯,比起白開水來,香了一點點又苦了那么一點點,甜了一點點又好看了那么一點點,拿來漱口還不錯?!?

                        煙雨樓,秦都最大的酒樓,三樓之上的華麗雅致的廂房內。柳隨風一口將精琳瑯刻茶盞中的茶水灌進嘴里卻并未下咽,咕嚕咕嚕一陣,而后吐進了旁邊的玉碗之中。

                        “撲撲,嗯,這感覺還不錯?!?

                        拿起錦帕拭了拭唇,柳隨風咂巴著嘴:“嘖嘖,璃,你那公主姑姑是不是太小氣了點兒,你這堂堂皇侄兒去了,就拿漱口水來招待你?!?

                        南宮景璃瞟了他一眼:“你那張嘴倒是金貴,若被柳老爺子知道,他兒子拿上千兩銀子一錢的茶葉來漱口,不知道會不會氣得昏過去?!?

                        拿觀山云霧漱口,虧他想得出來,那可是極品貢茶,采自終年被云霧籠罩,海拔千米之上的觀山之頂,采用特殊手法烘焙研制,產量極低,每年送進宮的也至多不會超過五斤。

                        “知我老爹者,莫過于璃王也?!绷S風搖扇一笑,“不過,銀子么,不就是拿來花拿來享受的,你要喜歡,我待會兒派人送幾斤到你府上?”如此大的手筆也只有秦都首富柳家公子才能辦到。

                        “好啊?!?

                        南宮景璃欣然應下,送上門兒的東西不要白不要,拿起玉盞輕輕啜了一口,馥香滿喉:“靖洲那邊怎么樣了?”

                        “還能怎么樣?不過處死幾個替罪羊,古往今來,哪個當官的不貪,你以為南宮景明名字里有個明字,就真能明察秋毫?”

                        “靖洲那就是團亂麻,整個靖洲官場盤根錯結,尤來已久,據說,后面還有人?!?

                        柳隨風撇撇嘴,面含不屑,說著拾指朝上指了指:“除非找到線頭抽絲剝繭,將幕后黑手一舉揪出,否則,官官相互,那就是牽一發而動全身,南宮景明……”

                        “呵呵,雖不聰明,可也不笨,怎么可能因此得罪那么多人?!?

                        “倒是南宮景煜,他一向不是南宮景明的跟屁蟲么,怎么這次倒是提前回來了?還那么巧,救了洛仙兒。該不會南宮景明又打上了洛仙兒的主意吧?”

                        “喂,你打算怎么辦?”柳隨風抬眸,看向南宮景璃。

                        “什么怎么辦?”

                        看南宮景璃一臉興致缺缺的表情,柳隨風桃花眼微挑:“南宮景璃你就裝吧,那洛仙兒自從祈山回來之后,天天粘著你,看你時那火熱的小眼神,嘖嘖,你就沒有一點感覺?”

                        “他是我表妹,況且,她還小?!蹦蠈m景璃皺眉起身,看向窗外,淡淡道。

                        “是啊,表妹,表哥表妹哦——”柳隨風說的一臉曖昧,拍了拍好兄弟的肩道:“其實也不小了,不是說她馬上就十一了么,三年后及箳。長得又是國色天香,正好啊,你就真不考慮下?”

                        “……”

                        “兄弟,有沒聽我說話?看什么呢?”柳隨風半晌沒等來回音,疑惑的望去。

                        “咦,怎么會是她,那不是……”

                        樓下繁華的街道上,一個長相秀氣的小丫頭拉著一個白胡子老頭兒在人群中疾步穿行。

                        老頭肩上還挎著個藥箱,跑得氣喘吁吁,小丫頭卻還在不停的催促:“大夫,您快點,快著點的,我家小姐還等著呢!”

                        “哎,慢著點的…小丫頭,慢著點,我這老骨頭可經不起這么折騰,否則,到時需要醫治的就不是你家小姐,是老頭子我了…”

                        “大夫,我知道您受累了,可我家小姐真的不能等,小姐渾身燙的厲害,我……”紅錦說著紅了眼眶。

                        夫人還在坐月子又要照顧小少爺,小姐硬是不許她們將生病之事告訴夫人,突然間看著那樣虛弱的小姐,是真讓人心疼。

                        “哎,好了好了別哭了,你要再哭就更耽誤了?!卑缀永项^見狀也是不忍,無奈揮了揮手,撐起老胳膊老腿,兩人漸漸遠去。

                        “璃,那不是洛無憂的丫鬟么?”柳隨風皺眉:“我們離開時不還好好的,怎么突然間病的那么重?”

                        南宮景璃腦海驀然浮現出一張微微蒼白的臉,手上絲巾被血漬浸透,額頭滿是汗漬,卻依舊倔強的隱忍。那奇怪的抽痛,再次浮上心頭,讓他有些許的煩悶。

                        “不知道?;蛟S她本就不舒服吧!”說完,他轉回房間,不再去看。

                        柳隨風看著他,微愣,隨既一臉恍然:“璃,該不會,你看上洛無憂那丫頭了吧?”

                        “沒有!”

                        “嘁,還不承認。說來那丫頭還不錯,文文靜靜看著挺舒服,不過,就是性子太弱了點,看起來,在相府過得不怎么好,做你的王妃怕是……”

                        “胡說什么呢,我都說了沒有?!?

                        弱么?至少,她還沒看到哪個千金小姐手破那么大塊,都不喊痛,也不在意的。

                        “我胡說?是么,那今天那個女人罵你什么,罵你賤人哎,你怎么就那么算了?哼,這可不像你璃王的作風?!编?,不就是看人小姑娘手受傷心疼了么?

                        “我哪有心疼?”被說中的南宮景璃有些恍神,心疼?不可能的,他才第一次見她,怎么可能會心疼?

                        柳隨風見狀,桃花眼瞪大,紙扇一合輕拍手掌,眸光一轉,笑道:

                        “沒有,那太好了,既然你對她沒什么,那我就放心了。我還真擔心到時我們兩兄弟為個女人打起來呢?”說完還拍了拍胸口,深深的舒了口氣。

                        南宮景璃聽得皺眉,聲音有些低沉:“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說這么清楚你還不明白?”柳隨風一臉你是白癡的表情:“我的意思就是,我看上洛無憂了,既然,你對她沒意思,那我就不客氣羅?!?

                        “……”南宮景璃。

                        “怎么,后悔了,那就承認啊,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又不丟人,大不了,我將她讓給你,正所謂兄弟妻不可欺,當然你想公平競爭也可以……”

                        “無聊,你想怎樣,隨你,別把我扯進去。我還有事先走了?!蹦蠈m景璃語氣有些不好,胸口悶悶的。

                        “這就走?我還想讓你幫著出出主意,看怎么約見面,是送拜貼去洛府呢,還約找個理由將人約出來呢,哎,喂,別走啊……”

                        嘭,巨大的關門聲,讓柳隨風瞇眼,揉了揉耳朵,突然間笑出了聲。

                        “白癡傻瓜還說不喜歡!想也知道本少怎么可能去約洛無憂,那可是洛家的人……”

                        柳隨風搖了搖頭,自言自語。

                        只是,他怎么也沒想到,此時此刻,已經進入他與洛無憂第二次見面的倒計時。

                        而,這一次見面,幾乎改變了他的一生。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