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011章 不得再提

    • 作者:風輕
    • 類別:古代言情
    • 更新時間:2020-05-06
    • 本章字數:2669

    相較于其它院里沉悶緊張的氣氛,無憂閣卻是格外的靜謐。

    金芒點點落在閣樓,園內百花姹紫嫣紅開得正盛,散發著郁郁之香。

    洛無憂站在花叢之中,神情不悲不喜,看著滿園嬌艷的花朵,被迷霧遮掩的眸底卻是森冷一片,尤如累千年而積成的冰山,驀地,她玉指輕捻,一片片花瓣隨著指尖飄落在半空,幾個飛旋后,落入泥土里。

    即使開得再嬌艷再繁盛的花朵,只要離開了枝丫,也終會漸漸的,漸漸的凋零,腐敗。

    “小姐,您昨晚累了一夜,今天又忙活了一個上午,還是進去小憩一會兒吧?”林媽媽看的眼中干澀,心疼不已,也疑惑不已。

    小姐那瘦削的背影,竟散發著難以言喻的悲涼,仿佛歷經滄海桑田,世事變幻的老人,有種遺世而獨立的滄桑!

    可明明眼前的小姐還是她的小姐啊,只不過一夜未見而已,怎么的竟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林媽媽,我不累,你和劉媽媽可還好?”仿佛沒有看到林媽媽的疑惑和擔憂,洛無憂瞬間斂去思緒,轉回頭,已是一臉風輕云淡。

    “謝小姐關心,奴婢都好,相爺只例行的問了幾句話。奴婢是和劉媽媽一起回來的,除了臉色有些蒼白之外,奴婢看劉媽媽也還好。想必過會兒紅錦她們也會回來了?!眲寢屝π氐?。

    當然這只是安慰的話,劉媽媽是真被洛無憂大膽的行為嚇壞了。

    早上她沒有跟去,但后來還是聽劉媽媽說了當時的情況,光聽來已是讓人心驚膽戰了,如果換成她,只怕也未必會比劉媽媽好到哪兒去。

    畢竟,公主,相爺,老夫人都在,別說三個人了,隨便其中一個人的怒火,也不是她們這些奴婢能吃得消的。

    “奴婢總算明白小姐所說的等,是何意了!”

    劉媽媽驀地想起了昨夜洛無憂曾說過的話,當時還不明白,可是,此刻她卻是想明白了。

    小姐曾說過要等,看來,就是在等這個時機,來演這場好戲。

    應該說洛無憂一直在等,等產婆死。產婆不死,也根本咬不出幕后主使,反而,她死了,價值更大。

    否則的話,她一開始就可以把產婆綁在產房,而不是押去柴房。

    林媽媽一邊扶著洛無憂往屋里走,一邊感嘆,眸子上不知不覺染上些許擔憂:“只是,小姐這步棋未免走的太險。難道小姐就沒有想過,萬一公主發怒要處置小姐,小姐又要如何全身以退?”

    洛無憂淡淡一笑,“處置也得有個由頭,我循規倒矩,并無行差踏錯,她憑什么處置我?”想到永昭被她惡心的臉色發黑,她就想笑,看仇人吃癟的滋味果然很不錯,很爽!

    “話是這么說,可要是公主記仇,恨小姐利用了她……”那夫人和小姐的日子,只怕會更難過了。

    林媽媽滿心憂愁,看著洛無憂一臉淡然隨意的表情,嘴角不自覺地抽了一下,喊公主母親還叫循規倒矩?

    小姐的膽子也忒大了,她怎么還能笑得出來?

    她本就是沖著她去的!

    這話句洛無憂并沒有說出口,她怕林媽媽聽了會直接昏倒!

    “不過,小姐這招也走的的確是妙,有了老夫人和相爺的庇護,老奴到要看看,這府中那些姨娘,還有誰敢打夫人和小少爺的主意,真希望老爺快點把那幕后黑手抓出來,不砍頭也定要將他五馬分尸!”一想到產婆企圖謀害夫人和小少爺,林媽媽直恨的牙根兒氧氧。

    不過,想到老夫人和相爺送來那些賞賜,她又滿臉喜色。

    這下夫人有了小少爺傍身,也算是母憑子貴了。

    “林媽媽,此事爹爹既已查辦,不管查得出來查不出來,以后都不得再提?!甭鍩o憂斂笑,原本淡然的表情陡然間記得極為嚴肅。

    林媽媽一愣:“小姐?”

    “謹言慎行,禍從口出!”

    林媽媽又怎能想到,這背后的主謀就是那位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提供藥物的,更是她女兒。

    洛仙兒的狠毒,洛無憂太了解了,她都可以對燁兒和尚未出世的安兒下毒手,一個林媽媽自然更不在話下。

    有公主郡主的身份在,根本不需要那么麻煩的派人下毒,只要永昭和洛仙兒的一句話,也能讓林媽媽落個死無葬身之地的凄慘下場。

    洛無憂眸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寒光。

    這便是擁有權利的好處,只要有了權利,不止財富唾手可得,更可以隨意的掌控別人的生死。

    否則的話,她那好爹爹又何必如此費盡心機的往上爬呢?

    林媽媽跟隨娘十幾年,待她出生后,便一直跟在她身邊,可謂是看著她長大,后來更是為了救她而死。

    她自不希望她出任何意外!

    洛無憂說完坐在了書桌旁,拂袖研墨,練起字來。背脊筆直,目不斜視,橫筆勾勒,隨著腕動,一個個絹秀的簪花小楷躍然宣紙之上……

    觀自在菩薩……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若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心無掛礙,無掛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

    無掛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

    今生,她又何嘗不是浴火沐血而得涅槃!

    心中幽幽一嘆,眸光轉瞬略過一絲譏諷,徹查?

    不過是一串旱天雷罷了,雨滴都不會落,洛秉書也根本不可能查出什么來,退一萬步說,就算真的查出是洛仙兒所為,他還能大義滅親不成?

    不過是借此威懾敲打一翻!

    此事,注定會不了了之!

    還有老夫人,林媽媽真以為她那祖母什么都不知么?

    雖然寧心院距離倚蘭院甚遠,但昨夜那么大的動靜,她怎么可能沒聞到一點風聲,更何況,老夫人心系金孫,又怎會沒做一點防備。

    她那位祖母心里明鏡似的,可她今日卻提都未提,為什么?

    因為此事一旦暴出來,只怕矛頭最先對準的便是她那好侄女兒,雪姨娘。

    反正安兒沒事,她又何需多此一舉?

    若非她那段自導自演的鬼故事,老夫人又怎會佯怒下令查辦?

    老夫人必定會護著安兒,可她和母親,呵呵,那還用問么?

    不過,種子既已埋下,端看它何時發芽狀大了!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