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第009章 老夫人怒

                        • 作者:風輕
                        • 類別:古代言情
                        • 更新時間:2020-05-06
                        • 本章字數:2635

                        “娘,您不要生氣,公主她定不是這個意思!我們還年輕,孩子一定會再有的!”

                        孝字當頭,洛秉書自然不能眼看老夫人氣出個好歹,畢竟那是生養他的親娘!

                        至于公主,他也不能不顧:“公主,你也別氣,無憂年紀小,不懂事,你大人有大量,就當她小孩子胡說八道!”

                        永昭公主卻是沉臉拂袖,撇頭冷哼,直接甩了他臉子。

                        洛秉書見狀,頓時回頭怒喝:“無憂,還不趕快過來給公主賠罪,你弟弟自有你娘帶著,有老夫人教導,你個小孩家家的瞎說什么呢?”

                        語氣嚴厲帶著深深的怒氣,臉色也陰沉的可以滴出水來,說完他恨恨的盯著跪在地上的無憂。

                        都是她,說些有的沒的,把件開開心心的喜事,弄得一團糟。

                        看吧,這就是她親爹,親生的爹!

                        他不能朝老夫人發火,因為老夫人是他娘,他不能怨,不能說。

                        他更不能對永昭發火,不是因為永昭是他的妻子,也不是因為愛而舍不得,是因為他忌憚永昭的身份,她是公主,他不能得罪,更不敢得罪!

                        不止不能得罪,還得討好!

                        所以,他為了娶永昭,將她娘打成妾室!

                        所以,他只能朝她發泄心中的怨氣!

                        所以,他十年來對娘對她不聞不問,若非那次他意外醉酒錯入倚蘭院,只怕,也不會有安兒。

                        所以,前世娘一尸兩命,他都未曾在娘靈前上過一柱香。

                        所以,他毫不猶豫的放棄她這個女兒,任由永昭安排她的親事!

                        所以,當她被害,他連面都未曾露過!

                        所以,他親自監刑,讓燁兒死無全尸!

                        ……

                        太多的所以,早已磨去了她心中對父親所有的期待,前世在冷宮暴室里,在燁兒身體被撕裂的那一刻,她就已經明白——她洛無憂,只是洛家的棄卒。

                        棄卒而己!

                        如今,不過是再溫習一次他的無情薄幸,她的心,早就結成了堅冰,除了冷,除了寒,除了仇恨,對他再無任何感覺。

                        “爹,不要打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是娘,是娘,是娘她,娘……嗚哇……”

                        洛無憂心中冷笑,面上卻一臉害怕,淚水再忍不住撲漱漱的掉落,傷心的差點抽得背過氣,更似再說不下去,跪在地上張嘴嚎哭起來。宛如一個受盡委屈的孩子!

                        若蘭,若蘭怎么會教無憂說這樣的話?

                        洛秉書愣,聽著那鬼哭狼嚎的哭聲更是心煩意亂:“你娘?難道這一切都是你娘教你的,不許哭,把話說清楚!”

                        洛無憂被嚇得小臉一白,瑟瑟的止住了哭聲,仿佛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她四肢并用,爬起來便沖進了老夫人的懷里哭喊:“祖母,無憂好怕,祖母,嗚嗚……”

                        “乖孩子,別怕,祖母在這兒呢,祖母在這兒呢,有什么就跟祖母說,乖……”洛老夫人被迫摟著洛無憂,也被嚇了一跳,原本心里對她那點不滿也不翼而飛。

                        這孩子這是怎么了?

                        那小臉那么白,哭的這么凄凄慘慘的,雖然這個孫女一向不怎么和她親近,但到底血緣擺在那里,加之哭的可憐兮兮,頓時,讓老夫人找到一種被需要,被依靠的感覺。

                        誰都沒撲,偏撲她懷里,足見在這孩子心里,她這祖母還是有些份量的!

                        如此想著,洛老夫人那一向堅硬的心,也隨之跟著軟了一分。

                        洛無憂抱著老夫人抽咽了好半晌這才斷斷續續的說道:“祖母…嗚嗚,無憂,無憂昨天夜里,做了一個夢,好可怕,好可怕,我,我夢到娘親,夢到娘親躺在地上,她渾身都是血,血,到處都是血,好多好多的血,還有弟弟,弟弟被泡在血水……”

                        “嗚嗚,我伸手去拽娘親,去拉弟弟,可是我,我拉不動,我拽不起來,嗚嗚,我好沒用,我好怕,我,我,也被染了一身的血,我聽到娘在哭,哭的好慘,好慘……”

                        夫憂的話,讓老夫人心頭咯噔一聲。

                        “嗚嗚……”

                        無憂窩在老夫人懷中,哭得涕淚橫流,她每說一個字,在場眾人臉色就越誨暗一分,這時無憂又道:“后來,后來,一個白胡子老爺爺將我拉了起來,他告訴我,有人要害娘親……”

                        “我一個激靈,被嚇醒了。醒來之后,我又聽到娘在慘叫,嗚嗚,后來,后來,劉媽媽告訴我是娘在生產安慰我不要怕??墒?,我還是好怕,我想著夢里的情景害怕的不得了,于是就去了娘那邊,結果,結果……哇,祖母,真的有香片,真的有參片,嗚嗚……老爺爺說的都是真的,真的有人要害娘,嗚嗚……”

                        洛無憂哭的上氣不接下氣,襁褓中的安兒似也受到感染睜開了眼睛,扯著嗓子哭嚎,滿屋子都是一大一小的哭聲,老夫人生怕剛出世的孫子哭出個好歹來,忙揮了揮手讓李嬤嬤將孩子帶了下去。

                        洛無憂淚蒙蒙的看了一眼,又接著道:“嗚嗚,我知道祖母和父親一直心疼娘親,心疼弟弟,我被嚇壞了,腦子一片空白,情急之下,我就讓人把那產婆抓了起來???,可今天早上她卻死了,她真的死了,祖母,林媽媽說她是畏罪服毒自殺的,可是,祖母,這不關無憂的事啊,無憂沒有打她,也沒有讓人給她毒藥,無憂真的沒有給她,無憂真的沒有毒藥,她死了真不關我事啊,祖母,我好怕,她會不會晚上再來找我,嗚嗚……”

                        “祖母,您相信無憂,無憂說的都是真的,后來,劉媽媽請來大夫,娘把香片和參片都給他看了,他說,他說……嗚嗚,祖母不信您可以問劉媽媽,還有紅錦綠晴,還有春雨夏荷秋菊冬雪……她們都知道的,她們都看到,都聽到的,嗚嗚祖母你看……”洛無憂緊緊抓著老夫人的胳膊,似怕老夫人不相信,愴惶的從懷里掏出一個精致的的匣子雙手遞給了老夫人。

                        老夫人接過盒子打開一看,里面裝的正是洛無憂用油紙包起來的香片和參片,臉色頓時變了。

                        凌厲眼神刷地射向跪在地上的劉媽媽,聲音從未有過的寒戾:“那大夫說什么?”

                        “回老夫人,那,那大夫說,參片里含了微量**,那寧神香里參了麝香?!眲寢尡粐樀寐曇舳荚陬澏?,頭伏在地上,更不敢抬起來。

                        “豈有此理!”

                        嘭,老夫人玉拐狠狠的砸在紅木桌上,茶杯玉盞碟子全被砸飛,嘭嘭嘭落在地上,裂成了無數碎片。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