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第007章 老夫人賞

                        • 作者:風輕
                        • 類別:古代言情
                        • 更新時間:2020-05-06
                        • 本章字數:3143

                        日出東方,晨風輕啟。

                        絲絲縷縷的金芒撒落,青磚碧瓦,雕欄玉砌,假山奇石,碧池幽幽,粉白相間的荷花迎著朝陽燦然綻放香飄數里;錯落有致的片片屋苑,林立在山水之間,一派溫馨靜好。

                        蜿蜒的九曲回廊,三三兩兩的丫鬟婢子早早來回奔走,伺候著各房主子早起所需。

                        卯時一刻,洛無憂便起身去了倚蘭院。

                        “無憂,怎不多睡會兒!”想到無憂忙了一夜,幾乎天亮才睡下。顧若蘭臉上心上盡是心疼。

                        洛無憂隨意坐在床邊,逗弄的捏了捏安兒的小臉,小家伙不安的扭動幾下,繼續呼呼大睡。

                        她輕笑,“先來看看娘,過會兒便帶安兒去給老夫人請安?!?

                        顧若蘭此時才發現,洛無憂穿戴整齊,一襲紫色百曳流仙裙及地,腰束杏色織錦腰帶,頭插碧玉蝴蝶簪,蝶翅舒展,似翩翩欲飛。

                        柳眉彎彎,唇如點珠,瓊鼻俏挺,一雙明眸沉寂如水,瘦削的小臉白里透紅,顯然鋪著淡淡的粉,掩去了是夜的疲憊,與那哭過的痕跡。

                        相府添丁是喜事,自然是要穿著喜氣些。

                        “無憂……”顧若蘭看了看女兒,又看了看懷中的兒子,擔憂之情,溢于言表。

                        “娘,有些事,不是你隱忍,就不會發生?!睙o憂輕嘆一聲,聲音有些幽遠。

                        顧若蘭面色越發苦悶,這些她又何嘗不知??擅髦獱幉贿^,除了退讓,她還能怎么辦?

                        “即便女兒不將安兒帶過去,老夫人也會派人來請的?!?

                        娘現在的身份只是姨娘,加之這房中才經歷生產,老夫人身體不是很好,又向來自恃身份尊貴,自不會來倚蘭院,沾染那些所謂的‘晦氣’。

                        少不得,便要派嬤嬤過來把安兒抱去寧心院。

                        “這些年,娘告訴無憂,不爭,不搶,凡事皆要忍讓,可換來的是什么,換來的只是那些人的窮追猛打,娘,她們這是要將我們母女趕盡殺絕?!甭鍩o憂心有不忍,但有些話卻不得不說,至少,要給娘警個醒。

                        明眸幾番明滅,她聲音里帶著一絲狠絕:“娘,你放心吧,女兒絕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安兒一絲一毫,任何人!”

                        這個孩子是她一手帶來世間,他是她的弟弟,是她最親的人,她有責任,有義務,護他平安!

                        “無憂,你去吧,凡事多加小心?!鳖櫲籼m兩頰垂淚,心中更痛,是她無用,保護不了自己,也保護不了一雙兒女。反要女兒小小年紀便替她操心。

                        洛無憂將安兒接了過來,因剛出生的孩子不能吹風,她又特意加了一件小披風將襁褓包好,交由劉媽媽抱著,帶著紅錦、綠晴兩個貼身丫鬟出了倚蘭院,往寧心院而去。

                        寧心院位于相府西側,園子占地大極大,園內西北角種了一小片紫竹,青磚鋪就的道路兩旁還種著幾株萬年青。

                        幾個丫鬟捧著玉樽,銅盆,面巾等洗漱之物,正要進去廂房,顯然,老夫人已經起身。

                        洛無憂揚笑上前:“憐霜姐姐,無憂帶弟弟前來給老夫人請安,勞煩姐姐代為通傳一下?!闭f完將一個荷包塞進了憐霜的手里。

                        領頭的丫鬟名叫憐霜,是老夫人身邊的一等大丫鬟,一直近身伺候,頗得老夫人的信任,不管能不能為己所用,這關系都必須打點。

                        “原來是無憂小姐,老夫人剛剛還問起呢!”憐霜微怔,繼而,暗中掂了掂荷包,不輕呢,她臉上綻著笑,眸中卻盡是狐疑與打量。

                        今日這位小姐竟來的這么早?以往見人總是低著頭,沉默不語,今日卻……

                        這從容的氣勢,這話,這事,可不像她能做出來的,憐霜斂去思緒,笑著福身:“奴婢先在這兒恭喜蘭姨娘,無憂小姐,小少爺,請稍候,奴婢這就去稟報老夫人?!?

                        “多謝憐霜姐姐?!?

                        洛無憂笑著道謝,看著憐霜遠去的背景,眸光卻是暗了一分。

                        洛無憂笑著道謝,看著憐霜遠去的背景,眸光卻是暗了一分。

                        看吧,這便是她的身份,多么的尷尬。

                        她們叫她娘蘭姨娘,不是夫人,也不是二姨娘,五六七姨娘!

                        她們叫她無憂小姐,不是大小姐,也不是二三四五六小姐。

                        明明是相府嫡長女,如今卻連號都排不上了!

                        無憂小姐?

                        呵,多么另類的稱呼,她和娘一樣,都是這相府的異類,被所有人排斥。

                        思緒間,憐霜已疾步轉回,前后不過十幾息,“無憂小姐,老夫人有請?!闭f完,她伸手掀開了珠簾。

                        洛無憂再次淺笑道謝,走了進去,老夫人早已等不及迎了上來。

                        “哎喲,我的心肝寶貝兒哎,來來來,快讓祖母好好看看?!?

                        洛無憂福身行禮:“無憂見過祖母?!?

                        “好好,起來,快起來?!币娭鴦寢寫牙锏陌矁?,老夫人哪還顧得上洛無憂,隨意擺擺手讓她起來。自顧自的逗弄小孫子。

                        只可惜,安兒仍然睡著未醒。

                        老夫人手杵玉拐,著一身圓領暗紅寶相紋服,衫擺銀絲暗繡的雙面詳云圖案,腰間掛著一枚玲瓏如意玉佩,長長的紅穗子隨著動作不停的搖擺,發髻梳的一絲不茍,髻上金釵黃光耀目,一身的富貴。

                        她嘴角笑得幾乎冽到了耳后根,那滿臉的褶皺堆起來像朵盛開的菊花。松塌的眼簾里,盛滿了喜悅。

                        卻半句也沒問過她娘!

                        儼然就是吃水忘了挖井人。

                        自古以來,男子尊貴,女子低賤!

                        這點,自洛無憂記事起便明白,對于洛老夫人與洛相嚴重的重男輕女,她更是深有體會。加之為娘抱屈,所以她自小便與老夫人不親。

                        “祖母,娘親知祖母心急見安兒弟弟,所以一早便讓無憂將安兒抱來給祖母看,祖母,您看安兒是不是很可愛?”既然忘記了,她自然要幫她想起來。

                        “安兒?”

                        “祖母,因爹爹公事繁忙尚未來得及給弟弟取名,所以娘便作主給弟弟取了個乳名?!甭鍩o憂笑盈盈的上前解釋。

                        “嗯!”洛老夫人點頭,鄭重道:“你娘有心了,她替相府添下男丁,為老身生下金孫,延續我洛氏血脈,勞苦功高,該賞?!?

                        “李嬤嬤,把我匣子里那對玉如意拿出來,另外,挑五套上好的頭面,花甸十副,金銀玉簪各十支,金銀元寶各五十錠,給蘭姨娘送去。另外,吩咐廚房,好好的伺候著,血燕,人參……那些個補品,該燉的燉,該補的補,若有半分怠慢,就給我發賣了?!?

                        “是,老夫人?!迸赃呉焕蠇邒呙ι锨邦I命。

                        老夫人點了點頭,又道:“去請錦繡坊的繡娘給蘭姨娘和無憂還有孩子多做幾套四季的衣衫,一定要選最好的鍛子,再有,把我屋里那些個年輕輕的頭面釵環花甸挑多幾樣給無憂?!?

                        “無憂替娘和弟弟謝過祖母賞?!睙o憂含笑福身謝賞。心里卻滿是譏諷,不得不說老夫人這次還真是舍得,不過,她,卻是沾了弟弟和娘的光。

                        也難怪,相府已有數年沒有這樣的喜事,老夫人又得金孫,自然什么都舍得了。

                        給時那笑聲極為爽朗,連門外的人亦是聽得心花怒放。

                        “哈哈哈,娘,快讓兒子看看孩子!”一道高昂拉長的男音響起,滿屋奴婢全都跪拜見禮。

                        “見過公主,公主千歲千千歲。見過相爺,恭喜相爺!”

                        洛無憂瞬間渾身冰冷,血液倒灌!

                        永昭公主,相府的主母!

                        她重生以后,將要見到的——第一個仇人!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