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第004章 夜半分娩

                        • 作者:風輕
                        • 類別:古代言情
                        • 更新時間:2020-05-06
                        • 本章字數:3148

                        烏云遮蔽了日光,狂風悲鳴著嗚咽,疾弛的鐵蹄踏下,連大地都在不停的顫動,交纏的繩索,分崩離析的血碎。

                        最終,化作一蓬焉紅的血霧,彌漫整個蒼穹,生生世世,永遠,再也散不去。

                        “不要——”

                        雕花大床上,少女睡得極不安穩,她神情痛苦,驀地似夢到了什么可怕的事,驚叫一聲,從床上坐了起來。

                        “不要,不要,對不起,燁兒,對不起,都是娘的錯,都是娘沒能保護你,都是娘的錯……”

                        腦子里,一遍又一遍回放著燁兒被行刑的一幕,五馬分尸,五馬分尸,被囚十年,她等了十年,卻不想,等來的,卻是燁兒被處以極刑。

                        蒼天,何其殘忍!

                        洛無憂瘋狂的搖著頭,有液體自眼中落下,落到唇邊,微咸,透著無盡的苦澀。

                        呆呆的舔抵著眼淚的滋味,洛無憂雙手捂著臉頰,再忍不住,失聲痛哭,卻又在瞬間呆住。

                        她的手,她的手,居然可以動了嗎?

                        雙手攤在眼前,十指縮緊,再松開,再縮緊,再松開,然后,輕輕的撫上自己的臉頰,沒有惡心的腐肉,也沒有爬動的蛆蟲。

                        她的臉,竟也是光潔如斯。

                        這是怎么回事,為什么她可以動了,她全身的骨骼不是全都被化盡了嗎?她的臉,不是也被毀了嗎?

                        為什么卻?

                        正在洛無憂疑惑間,夜空中突然響起一道道女子哀嚎,那聲音,仿佛正忍受著巨大的痛苦,和著夜色,透著幾分凄厲,卻讓她感覺那么的熟悉……

                        不待洛無憂回神,門吱嘎一聲被推開,細碎的腳步聲中,屋子里陡然亮了起來。

                        中年婦人點燃油燈回頭,卻被嚇了一跳;“小姐,您醒了,是不是被嚇到了,瞧這滿頭大汗的。小姐別怕,這是夫人在生產呢?很快,夫人就會給小姐添個弟弟了?!?

                        “林媽媽!”看著眼前這張熟悉的臉龐,洛無憂呢喃一聲,呆呆的坐在床上,任由她拿著絲絹替自己擦拭汗漬,神情有些恍忽。

                        林媽媽是她的奶媽媽,卻早在十幾年前,為了救她而死。

                        可她怎么會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

                        突的伸手拽著林媽媽的手,溫熱一片,是她,真的是林媽媽,可是,她的樣子,看起來,卻年輕了許多,還有,剛剛林媽媽說什么,娘正在生產???

                        不,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洛無憂抬頭,猶疑的問道:“林媽媽,你說娘正在生產?”

                        “是啊小姐,您不是一直想要個弟弟嗎?”

                        “那現在是哪一年?!?

                        林媽媽聽了,頗奇怪的道:“小姐,你怎么了?現在不是乾元十九年嗎?小姐怎么會這么問,是不是受到驚嚇了?”

                        然而,未等她說完,洛無憂卻已翻身下床,箭一般射出了屋子。

                        匆忙間,竟連外套和鞋子都忘了穿!

                        林媽媽回過神,忙提著繡鞋,拿著外衣追了出去。

                        洛無憂一路疾奔,腦子里滿滿回響的都是洛仙兒說過的話。

                        她不知道為什么她明明在刑場,親眼看到燁兒被五馬分尸,受盡凌虐而亡,她也明明感受到自己被烈火焚身化作灰燼,卻沒有死,反而一睜眼回到了二十一年前?;氐搅四赣H生產的那一夜?

                        但既然她回來了,就一定要阻止這一切!

                        哀嚎一聲漫過一聲,洛無憂心中焦灼更甚,娘,您一定要堅持住,一定要等著女兒,這一次,女兒決不會再讓她們的奸計得逞,女兒一定會讓您平安的生下孩子。

                        一刻鐘后,洛無憂趕到了蘭姨娘居住的依蘭院,院子里,幾個丫環婆子端著熱水,拿著物件進進出出,廂房外,他那親爹卻半絲人影也不見。

                        “蘭姨娘,用力啊,對,用力……那個小丫頭,你把這寧神香點燃,有助于姨娘生產,快著點的……”廂房之內,傳來產婆絮絮叨叨的聲音。

                        丫鬟秋菊一手拿香片,一手拿燭火,就要點著,門卻突然被撞開,洛無憂沖進來,一把奪過香片,而后拿起桌上的香爐,狠狠地扔出了房外,精雕細刻的玲瓏珍鼎香爐在夜空中劃過一道弧,最終,沒入了園內的蘭花叢里。

                        “哎喲,這哪來的小丫頭冒冒失失的,出去,快出去,這是里產房,你這進來搗的什么亂!”

                        接生的產婆見狀,連聲喝斥,洛無憂揚手便甩了她一個耳刮子。產婆被打懵,手中握著的精致匣子就這樣被洛無憂搶了過去。

                        洛無憂發絲凌亂,衣衫不整,很是狼狽,但渾身的氣勢卻無比懾人:“來人,把這婆子給我綁了,押去柴房好生看管?!?

                        產婆一聽,頓時尖叫起來:“你什么身份,憑什么綁我?我可是相爺特地請來給蘭姨娘接生的?!?

                        “憑什么?”

                        洛無憂臉色逾見陰沉,眸光如淬毒的利箭:“就憑我是相府的小姐,就憑那躺在床上的人是我娘親,就憑我手上拿著你想謀害我娘,謀害相府未出世子嗣的證據??!”

                        一股寒氣從產婆腳底直竄心房,明明只是個十一二歲的小丫頭,卻讓她有種被毒蛇盯上的感覺,她三角眼底盡顯慌亂,還想再作垂死掙扎,洛無憂卻絲毫不給她機會:

                        “劉媽媽,難道你們連我的話都不聽了么?”

                        劉媽媽有些懵,不自覺看向了床上的蘭姨娘,蘭姨娘也是一臉愕然,一時間竟連肚子痛也忘了。

                        只是,她很快回神:“劉媽媽,照無憂的話做!”

                        幾個丫環上前,將產婆制服,又找來繩子將她五花大綁捆起來,押了出去。

                        正在這時,林媽媽也趕到,“小姐,快快把衣服和鞋子穿起來?!?

                        洛無憂一邊任由林媽媽伺候穿衣,一邊朝眾人吩咐:“春雨,夏荷,你們把這屋里仔仔細細搜一遍,有任何陌生、可疑的物件,或帶有異味的東西全都給我扔出去?!?

                        “秋菊,冬雪,紅錦,綠晴,你們帶其它人去燒水做準備,給我盯好了,千萬別讓人鉆了空子?!彪m然有毒的參片和香片已落入她手,可也難保那毒婦不會再生花招。

                        “劉媽媽,你去城中請大夫,記住,從側門出去,別讓人發現,一定要請信得過的大夫,哪怕走遠一點也沒有關系?!?

                        “林媽媽,你留在這里幫我,替我娘接生?!?

                        一席話落,眾人怎會還不明白其中深意,所有的丫鬟仆婢頓時全都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戰戰兢兢各自去忙碌,劉媽媽也是一臉凝重的出了門,身影很快沒入夜色之中消失不見。

                        洛無憂又讓人找來油紙,將香片仔細的包好,裝進了小匣子里,順手塞進了衣袖,又凈了三次手,這才放心的去了顧若蘭床前。

                        “娘,其它的事,等娘生產完,女兒再跟您解釋,現在您只要專心的把孩子生下來?!边@才是眼前最急迫的。她一定要讓這個孩子平安的來到這個世界!

                        顧氏若蘭臉色刷白,此刻方才又覺得肚子里一陣一陣的痛,也顧不得心頭那些疑惑,忍痛點了點頭。

                        “娘,呼氣,吸氣,保持體力,不要急,慢慢來,對,就這樣,林媽媽,看看宮口開了幾指?!?

                        “小姐,宮口已經全開了,夫人,用力,用力……”

                        “啊,啊……嗯……”

                        “娘,加油,加油,弟弟很快就會出來了,娘,加油,不要擔心,無憂會在這里一直陪著你……”

                        洛無憂緊緊握著顧若蘭的手,不停的給她打氣!

                        不知道過多久,洛無憂的掌心已經全部濕透,顧若蘭的聲音都已吟到沙啞。

                        終于——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