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12攻略前一夜

    • 作者:村長萬歲
    • 類別:同人
    • 更新時間:2022-01-26
    • 本章字數:9021

    “喂,又升級了?改天幫我燉湯啊,翔太?!?/p>

    “沒問題,老規矩就行?!?/p>

    翔太和一名玩家結束了交易后,重新向著旅店的方向走去。由于傍晚時候的兩場決斗,所以一路上有不少玩家用著好奇的目光打量著他——不過他想,那個贏了他的叫做桐人的家伙現在應該更出名吧。

    最后,翔太還是選擇了買食材而不是補充武器,畢竟他自己定位自己應該是一個強大的控場,而非暴力的DPS,只論傷害輸出,哪怕是黑貓,亦或是紗織都比他高出一籌。所以他決定明天攻略時陪自己妹妹一起去抗怪。所以也不需要什么特別強大的武器。

    走到靠近旅館的街道時,翔太發現下午的那些一起召開會議的人似乎聚集在旅店旁邊的酒店里面正在開宴會,氣氛也稱得上是熱鬧非凡。透過開著的床,翔太注意到白天鬧事的那個牙王似乎和其他人又重新打成了一團,不過,這些對于他都不算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嗯?”

    翔太鼻子抽動了兩下,在虛擬實境的支持下,嗅覺也基本還原了現實世界的水平。在劣質的酒味和其他食物的味道之下,他似乎聞到了一種很淡的香味。

    順著自己鼻子的牽引,翔太繞到了酒店的背后,雖然很不明顯,但他依舊分辨出,剛才勾引他的味道應該是奶酪了。說實話,翔太對這東西并不很喜歡,但耐不住自家的妹妹喜歡吃這類奶制品。于是他就順著味道跟蹤而去。

    “消失了?”

    翔太眉頭一皺,氣味的來源似乎不見了,他環顧四周,朝著坐在邊上背對著他的兩個玩家開口道:“那個,請問……咦,是你們啊?!?/p>

    兩名坐在凳子兩邊的玩家同時轉過頭,翔太露出了有些尷尬的神色,那不正是前不久和他交過手的兩個人嗎?斗篷女和黑發劍士桐人。

    “是翔太先生啊?!?/p>

    桐人大大方方的打了個招呼,雖然交過手,但他并不對翔太有什么偏見,相反,那次決斗雖然自己贏了,但他總覺得再來一次的話輸得可能就是他了。

    不過,另一個斗篷女在看到翔太的一瞬間,就冷哼了一聲,站起身來準備離開這里。雖然決斗結束后,翔太就非常真誠地找她道了一個歉,但她似乎有些冷淡,沒有表達什么就直接離開了。

    “那個,斗篷……不不,這位朋友!”

    雖然翔太對這種有點傲嬌的女孩子完全不敢興趣……除了自己妹妹外,但他還是喊住了對方。因為……

    翔太剛剛瞟到斗篷之下的臉龐嘴角上似乎有一點明顯的痕跡。

    “你的嘴角上……”

    “誒?”斗篷女手忙腳亂用手在嘴角上擦了擦,然后身體又顫抖了起來,看起來又要生氣了……

    “不不,我是想說,那個是奶酪吧?”

    “是……又怎么樣?!?/p>

    “太好了,能不能告訴我哪里可以拿到這東西,是神秘商店嗎?還是做任務所得?!?/p>

    翔太露出“我很好奇”的表情。

    看到翔太這個樣子,那個斗篷女心情似乎又穩定了一些,然后看了一眼桐人的方向。

    “上個城鎮,有個瘋狂的公牛任務,報酬就是這個?!?/p>

    桐人笑了笑,從背包欄里拿出一小罐物品,朝著翔太的方向丟去。他不介意和對方交個好,反正,兩人也沒什么仇恨。反而還對其有一定好感……

    強者的惺惺相惜?

    “啪?!?/p>

    伸手接過物品后,翔太伸出手指在罐頭上點了一下,手指上就瞬間涂滿了奶酪。

    “質量好差?!?/p>

    嘗了一口味道的翔太低聲嘟噥了一句,然后收下了東西,隨即對著那兩人邀請道:“那個,吃了沒?”

    既然收了好處,那肯定得稍微報答一下吧。

    桐人很老實地回答道:“剛才吃過面包了,沾著奶酪?!?/p>

    “這樣怎么行?!毕杼珦u了搖頭,說道:“明天就要去打boss了,今天怎么能吃面包湊合呢?!?/p>

    “我不喜歡人多的地方?!?/p>

    斗篷女冷淡的回絕道:“而且,我來這里也不是為了吃飯的?!?/p>

    翔太知道她以為自己邀請他到酒店里面,和那群大老爺們一起吃東西去,于是解釋道:“不是不是,只是今天,哦,是昨天技能剛好升級了,有興趣的話去我那里看我漏兩手怎么樣,還有我的三個伙伴而已。濃湯哦,牛肉湯,要不要嘗嘗?”

    “咕嘟?!?/p>

    翔太很明顯的聽到了兩聲吞口水的聲音。既然吃過黑面包,那肚子不可能是真的餓,而有這種反應,則說明他們兩個真的饞嘴了吧。

    “我的手藝,不敢說什么,至少在玩家中,排個NO.1沒問題吧。比旁邊這種NPC店里肯定不知道強多少倍?!?/p>

    這是窩心話,艾基爾前面邀請做今晚的宴會的主廚,還保證有不少報酬??上П煌┠讼攵疾幌刖途芙^了,在現實中,她老哥也就偶爾給她做做飯,在游戲中,怎么可能再讓別人來分享這些食物。

    女孩子嘛,總有點小心眼的。

    “不太好吧。會打擾你們的吧?”

    桐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畢竟對方是一個三女一男的團體,自己突兀的加入進去,肯定會比較尷尬的吧。如果要去的話,至少也得拖著自己這個隊友過去才比較好吧。

    “沒事,沒事。我家妹妹很好客的?!?/p>

    翔太睜著眼說著瞎話。然后,那兩個人在翔太的妙口生花之下,終于被說動了。

    “我回來了!”

    “唰?!?/p>

    “好慢!”

    隨著桐乃聲音一起傳來的,然后一把破空而來的小飛刀,當然了,在安全區域這武器根本沒有攻擊性,除了嚇人一點都沒有用,但翔太還是偏了偏頭,躲過了這個超容易躲過的攻擊。

    “路上遇到了兩個朋友,弄到了一些你肯定會喜歡的東西,嗯,還帶回來了兩個客人?!?/p>

    說著,翔太側過身,跟在他的身后的斗篷女和桐人就暴露在了屋內三人的面前。

    “哦哦!有客人!”

    喜歡熱鬧的紗織看到有人后,連忙站起身迎了上去,招呼道:“歡迎光臨陋舍,雖然這里也只是我們租了半天而已,哈哈哈哈?!?/p>

    桐人尷尬地笑了笑,插在門口門框上的那把短刀可不像是什么熱烈的歡迎啊。

    至于斗篷女,天天帶著斗篷,當然沒人知道她在想什么了。

    桐乃瞥了一眼來者后,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對著翔太說道:“快去做飯啦?!?/p>

    “是是?!?/p>

    在翔太看來,桐乃這種略帶命令性的語氣只是撒嬌而已,他示意紗織幫他照顧一下客人,然后朝著這間小房間里的廚房位置走去。

    黑貓抬起頭看了兩眼桐人,就繼續喝起杯子里那渾濁、呈現出幽綠色光芒的詭異飲料了。

    而在紗織的招待下坐下的桐人卻突然顯得有些拘束,由于桐乃她們沒有帶斗篷,所以屋內呈現出一片陰盛陽衰,春意盎然的情景。即使定力再好,被幾個妹子,或者說是可愛女孩包圍著,桐人總覺得有些不舒服。

    不過還算好,紗織很會活躍氣氛,慢慢地就將話題帶了起來,其實她們幾個也都算是14歲的同齡人,再加上都喜歡打游戲,很快就熟悉了起來,而說著說著,難免就會探討到這款眾人現在所處的游戲之中。

    而桐人,也說了不少大家都不知道的情報和經驗。

    “桐人先生,你是封測玩家吧?”

    聽了一會后,黑貓突然發問道。

    桐人一愣,沒有繼續隱藏自己的身份,點了點頭承認了。

    “封測?”聽到這個詞后,桐乃似乎來了精神,在她心里,對待游戲前輩和同齡男生那可是天差地別的兩個標準,她非常好奇地問道:“那你封測的時候打到哪一層了?”

    “一個月時間……十層左右吧?!?/p>

    桐人給出了一個比較模糊的答案。

    “這么厲害?”

    畢竟現在游戲已經進行了一個月,而大家還只停留在了第一層,對于這種有先行經驗的人,即使是驕傲的黑貓,也難免抱有一些敬意。就連桐人的隊友,都似乎有些意外。

    “這樣啊?!?/p>

    在做飯的翔太當然也一直注意著這里的對話,插嘴道:“那桐人你,一直都是和這位斗,嗯,這位小姐組隊的嗎?”

    “不,我是SOLO玩家?!?/p>

    “我也是?!?/p>

    斗篷女撇清了關系。

    “在下一直以為兩位是情侶呢。畢竟一男一女的組合很少見啊?!?/p>

    紗織露出了驚訝的神情。說出來的話,讓桐人難免臉一紅。

    “三女一男的組合更少見?!?/p>

    斗篷女輕聲的反駁了紗織的話。

    “啊哈哈,也是?!奔喛椥χ忉尩溃骸拔覀內齻€是一個同好會的。所以一直一起玩游戲,至于翔太氏嘛,他是KIRINRIN氏的親哥哥,在另一邊我們也都認識?!?/p>

    “別看翔太氏長的有些嚇人,可是個意外可靠的大好人啊?!奔喛棄旱土寺曇舯系溃骸氨緛碇挥形覀內诉M入這個游戲,結果外面新聞曝光那個事件后,翔太氏可是想都沒想就直接登入了游戲陪我們同生共死,雖然他只是想來保護他的妹妹的,但是不覺得超帥氣嗎?”

    “在少女迷茫無助的時候,一個偉大的英雄跨越了世界的枷鎖出現在了她的面前,只說了一句‘沒事就好’,然后緊緊的抱住~喔~”

    紗織用著夸張的語調說道:“在下當時在看到翔太氏的時候可是超激動啊,心想要是能遇到這種男人就應該直接嫁了吧。哈哈,kirinrin氏不要對我發起攻擊啊~”

    “哼?!?/p>

    桐乃惡狠狠地瞪了紗織一眼,邊上的黑貓也跟著補刀道。

    “就算你想嫁,可那人心里只有他的妹妹,哼哼?!?/p>

    “所以說只是玩笑啦!”

    紗織絲毫不介意地說道:“在下只是為了讓兩位客人能夠感受到當時的氣氛,所以用了夸張點的方式罷了,對不對,翔太氏~”

    “是是,你就算想嫁也肯定嫁京介吧?!?/p>

    “就是?!?/p>

    黑貓和桐乃難得意見一致。

    桐人看著如同一家子的四人臉上露出了略微羨慕的神色,也不禁想到自己那個被自己刻意疏遠的妹妹,但越是想,心中某種信念卻更加堅定。至于另一個神秘斗篷女,她聽著幾人的對話,思緒也不知道是飄到了游戲剛開始的那個下午,還是另外一個世界之中。

    “好了,好了?!?/p>

    翔太端著一個大鍋到桌前后,又準備了一些涼拌蔬菜和烤肉,倒了幾杯顏色各異的飲料,對著眾人說道:“搞定收工,請諸位品嘗?!?/p>

    “那個,這是……”

    桐人指了指自己面前那嚇人的綠色飲料,有些不確信地問道:“蔬菜汁嗎?”

    “不不,是可樂。只不過為了達到那種味道,加了許多見不得人的植物罷了。不過放心,絕對無毒?!?/p>

    翔太拍著胸部保證道:“如果覺得太可怕的話,就喝這杯紅色的橙汁吧?!?/p>

    桐人看了眼那杯如血般的橙汁,還是咬了咬牙,喝了一口綠色的可樂。

    “唔?!?/p>

    看他那非常享受的表情后,翔太也高興地說道:“喜歡就多喝點,一會我把配方給你吧?!?/p>

    “配方?”桐人似乎想到了什么,說道:“配方的話,一定很珍貴吧?”

    “嘛,雖然花了不少時間,但談不上珍貴吧,有人愿意的話遲早能配出來的?!?/p>

    當然,估計沒有人有翔太這種強忍各種不適嘗百草的耐力,以及對于味道那如同神一般的掌控力了。

    “翔太你沒有想過那配方拿出去賣嗎?”

    作為資深游戲玩家,在桐人眼中一切都是可以輔助攻略的幫助。

    “誒?怎么賣,能賣多少錢?”

    翔太最近口袋很窮,窮到連一把武器都沒有,他苦笑著說道:“要是能換把比新手匕首更好的武器就好了?!?/p>

    “嗯?絕對可以換很多錢?!?/p>

    桐人搖了搖頭,說道:“這樣吧,我給你聯絡一個情報商,這種東西找他出手最好了。但說句實在話,過段時間出手肯定能賣更好的價錢。我是指等攻略有條不絮的展開后?!?/p>

    “也對。到時候就拜托你了。我這里好配方可不少。而且全部都是獨家的?!?/p>

    另一邊,斗篷女猶豫了很久后,才小心翼翼的用吸管吸了一口——一口吸光。

    “嗝?!?/p>

    然后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小嗝。

    兩個男人同時別過臉,強忍住不笑出來。

    “哈哈哈,味道不錯吧?!本葓鲋羌喛椝实馗蛄艘粋€嗝,然后朝著斗篷女問道:“對了,還不知道該怎么稱呼。

    “亞絲娜……”

    “嘛嘛,亞絲娜氏嗎?既然在屋里,就別帶著斗篷了,大家都是女孩子……”

    “誰是女孩子?!?/p>

    翔太和桐人連忙反駁。

    “翔太氏太熟了所以早就不在意了啊,至于桐人氏,這么可愛怎么可能是女孩子呢?!?/p>

    “……”

    或許是覺得自己再這樣遮遮掩掩有些不太禮貌,亞絲娜脫下了斗篷上的帽子,露出了一頭栗子色的亮發,以及不遜于桐乃、黑貓、以及真面目下的紗織的容顏。

    “噓?!?/p>

    翔太吹了一個口哨,對著身邊的桐人小聲說道:“要乘早?!?/p>

    “……”

    桐人感覺自己在這群人面前確實沒有還嘴的余地了。不過,身邊的女孩子是大美女,他更加局促不安了。

    “大美人!”

    雖然這么說,但紗織等人都沒有太大的驚訝,她們早就知道和翔太決斗的這個女人就是游戲剛開始那個被翔太‘性騷擾’的人。

    “開飯!”

    在桐乃的命令下,幾個人終于開吃了。

    隨著鍋蓋的掀開,熱騰騰的蒸汽一下子騰出,翔太示意大家稍等一下,然后將先前配好的調料全部加了進去,弄勻后才點了點頭道:“高坂家秘制牛肉湯?!?/p>

    “不要什么東西都扯上我們家?!?/p>

    桐乃嘮叨了一句后毫不客氣地自己給自己勺了滿滿一碗,然后小心翼翼地用湯勺嘗了一點后,整個人都露出了舒坦的表情。

    “啊,吃了一個月的面包烤肉和生菜,終于可以喝暖暖的湯了~”

    “抱歉呢?!?/p>

    翔太看到妹妹的表情后有些歉意地說道:“烹飪技能提升得有些慢?!?/p>

    畢竟這種水平的牛肉湯,放在過去的話,桐乃估計會看在是翔太做的份上稍微品嘗一下,但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感慨起來的。這讓身為家里的主廚,以及長男的翔太略感愧疚,他沒太大的本能,但如果連口腹之欲都無法讓妹妹滿足的話,那實在是太羞人了。

    “沒關系,沒關系!我期待著你能在這里做出滿漢全席的一天~”

    也只有吃了好東西后的桐乃說話才會這么好聽吧。

    “其他人別光顧著看著,一起吃吧?!毕杼珨[出了主人的樣子,替每個人都很平均的分了一些……當然,他有些小心眼的替自己妹妹多弄了幾塊肉。反而自己的碗里只放了一些清湯和蔬菜。

    畢竟,一鍋湯本來就不多,還要分給六個人。今天弄來的那塊牛肉已經算是目前比較稀缺的貨色的,不然翔太也不會小氣地只做一鍋湯了。

    翔太等人早就習慣了將吃飯當作是一天中最美好的事情,而平常習慣啃面包的桐人和亞絲娜,對于面前滿滿一桌宴席實在感到有些不可理喻。畢竟做這一桌的食材,兌換成珂爾的話,也不算是一筆小錢。

    不過,桐人和亞絲娜的不理解,在品嘗了翔太的手藝后,連忙消失得一干二凈。

    “難道你們天天都吃這些嗎?”

    不只是湯好喝,好喝到讓人感覺有種母親的味道。就連那簡單的蔬菜和烤肉都遠比店面里售出的高一個層次。桐人在喝了一碗湯后,開始慢慢品嘗起桐乃等人快要吃膩的蜜汁烤肉來,同時向著翔太提出了自己的困惑。

    “湯是剛學的。其他東西應該算是家常便飯了吧?!毕杼鐚嵉鼗卮鸬溃骸耙惶熘锌偰艽虻揭恍┦巢牡?,在野外的話,就隨便烤一下加點調料湊合一下就行了。雖然在室內做也沒什么區別,最多多些蔬菜而已?!?/p>

    “真是令人羨慕的生活?!?/p>

    桐人發自內心的給出了感慨,他愿以為自己有奶酪吃已經算是高檔玩家了,結果卻發現,和人家完全不能比啊。甚至讓人產生這家人家是來這里郊游的吧等等的錯覺了。

    至于亞絲娜,一個月來,整天埋頭練級的她完全不知何為享受,晚上吃了一點奶酪就已經動搖了她的意志力了,現在享受了這頓飯,也不由得產生就這樣一直在這里吃下去也不錯的想法——反正不會變胖。

    當然了,那只是一瞬間的想法罷了。只不過,這頓飯卻讓她對翔太稍微有些改觀,同時堅定了自己的副職也要選擇廚師的信念。

    或許是準備的有些少了,翔太不得不再去重新準備一些食物,不過實在沒什么食材,只能將黑面包等糧食變著花樣的搞了幾番,尤其是使用廚具將奶酪注入面包內部,等松軟一些后再開始食用的想法,讓桐人不禁感慨自己實在是有夠暴殄天物的。

    “對了,桐人你們兩個是兩人小隊吧?”

    吃過飯后,眾人就沒事閑聊起來了,翔太想到了明天的BOSS攻略戰,于是沖著桐人和亞絲娜問道:“沒有其他人吧?”

    “嗯。其實,我們那時候是實在找不到能組隊的人所以才臨時組隊的?!?/p>

    桐人如實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同時覺得如果是這群人的話,一起組隊可能也會很不錯。不不,他絕對不是覺得這里妹子多才產生這種想法的。

    “明天不如和我們一起組隊怎么樣?”

    翔太發出了自己的邀請,道:“我們這里正好四個人,和你們湊起來的話就正好六人小隊了?!?/p>

    聽到翔太的話后,桐人挺想直接答應下來的,但起碼還要詢問下自己的意見。而亞絲娜不知為何好像和紗織有那么點共同話題,兩人在一邊也輕聲交談起來,在注意到桐人的目光后,她猶豫了一下,也點了點頭。

    “那好。你們先解散,我來組你們。到時候明天一起出發吧?!?/p>

    于是,翔太的團隊就多了兩名臨時隊員。

    不久后,桐人和亞絲娜就分別出了門,雖然呆在這里挺不錯,但畢竟明天還要面對BOSS,所以兩人不想浪費太多時間,提升自己的實力才是最要緊的事情。

    宣揚著勞逸結合的翔太在哄著三女先去睡覺后,自己休息了一會,看到隊員標記上的另外兩人還在活動后,就鎖定了桐人的標記,朝著他所在的地方尋了過去。

    “呦?!?/p>

    看到在那里輕松卻又嚴肅地看著怪的桐人,翔太朝著對方打了聲招呼。

    “翔太你也是夜行俠嗎?”

    桐人笑了笑,沒有問他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嘛,偶爾客串一下吧?!?/p>

    翔太聳了聳肩,然后表情突然有些嚴肅地說道:“有件事情我想請你幫忙?!?/p>

    “什么事情?”

    桐人收起了武器,走到了無怪區域,靜等翔太的下文。

    “明天,能不能幫我保護下那些家伙?畢竟是BOSS……我也沒什么經驗。其實本來我不想帶她們去參與攻略的,但實在是,哎?!?/p>

    翔太有些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什么嘛,就這事?”

    桐人無所謂的笑了笑,自信十足地說道:“放心吧。至少……我不會讓我的隊員出任何意外的?!?/p>

    “高手就是高手,說話都那么霸氣?!遍_了句無傷大雅的玩笑后,翔太就準備離去了,他過來也只有這一個目的而已。

    “那多謝了~”

    道了一聲謝后,不再打擾桐人,開始往回走。順便再清下小怪會不會曝出來把武器應應急。

    結果打到一堆肉……

    “是不是我的暴率給人惡意修改過啊。為什么別人都是爆裝備爆素材,我爆的全是食材啊?!?/p>

    確信廚師技能沒有帶什么提高食材暴率的翔太只好對著最高的塔豎起了中指以示不滿。

    結果他豎中指的方向出現了一個人。

    “啊,抱歉,我只是想……是亞絲娜啊?!?/p>

    看清來人的面目后,翔太就松了一口氣,不然這種挑釁行為解釋起來就太麻煩了。

    亞絲娜沒有多說什么,走到翔太面前就發起了交易請求,然后將一把匕首擺在了上面。

    “精致小刀?還加鋒利度啊?!?/p>

    翔太查看了一下屬性后,發現這把匕首比自己以前用的還要好上一些,但抱著無功不受祿的心態,他向著亞絲娜詢問道:“要多少錢?……雖然我現在沒錢,但我應該很快就能還上的?!?/p>

    “不要錢?!?/p>

    亞絲娜的表現并不算上什么友善,她很平淡地說道:“今天的晚飯,還有上次的面包……”

    “這樣啊?!?/p>

    聽到對方這么說后,翔太也不推脫,按下了確認鍵后,說道:“那實在是多謝了?!?/p>

    “不必客氣?!?/p>

    說完了這句話后,亞絲娜就轉身朝著反方向后離開。

    “畢竟,你強一些,我們小隊也就更安全一些?!?/p>

    “喂,喂,千里送匕首啊。結果說了兩句話就走了?!毕杼粗鴣喗z娜的背影嘟噥道:“所以說微傲不嬌的女孩子太奇怪了。算了,武器到手,回去睡覺?!?/p>

    另一邊,完成了交易的亞絲娜也同樣慢慢向著自己的任務目的地走去,看著那一望無際的高塔,突然感覺到有些異樣。

    “原來這么快就餓了啊?!?/p>

    亞絲娜從背包里拿出一塊面包,然后使用剛學會的廚師技能將她對半切開,猶豫了一下,從道具欄里又拿出翔太所送的沙拉醬,在切面上擠滿后,又用力將它們合上。試圖將沙拉醬完全浸透面包。

    “啊嗚?!?/p>

    咬了一口的亞絲娜臉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雖然比之前干吃好吃了不知道多少倍,但總感覺和晚上嘗到的味道有些差異。于是三下兩下將其吞下后,繼續踏上了自己的征途。

    “沒事就好……真好?!?/p>

    低聲嘟噥了一聲后,她握起了細劍,朝著擋路的怪物發起了沖鋒。

    (有沒有覺得這章有點長?!對!這不是錯覺!這是傳說中的兩更合一?。?/p>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