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十章 哪個部位最重要

    • 作者:心不載馬
    • 類別:都市
    • 更新時間:2021-12-09
    • 本章字數:2278

    不一會兒,一個警察從房間里雙手抱著林孤獨的那根大棒走了出來,很吃力的樣子,“找到了?!?/p>

    “你還有什么好解釋的?”吳志剛冷笑著,看向林孤獨。

    林孤獨指了指那根大棒,好笑的說道:“你說我這是管制刀具?你拆開看看吧……”

    “拆開!”

    那個小警察手忙腳亂的把外面的黑布去掉,里面竟然是一根骨頭。

    不過,這骨頭也忒大了點,半人高的長度,一端有手腕粗,一端卻有成年人的兩個拳頭大小。

    而且是一整根,不是拼接的。

    “這是什么?”吳志剛指著骨頭問道。

    “骨頭?!?/p>

    “老子當然知道是骨頭,我問你放這么大一根骨頭在家干什么?”吳志剛有些氣急敗壞。

    誰能想到這家伙放這么一大根骨頭在家里。

    林孤獨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收藏啊,這是我花了十多萬買來的收藏品,要是打碎了就賠雙倍價?!?/p>

    “你們干什么?”這時,剛從浴室出來的李夢琪看見林孤獨被拷上了,不由得大驚。

    剛從浴室出來的李夢琪,簡直就是一個尤物。

    那三個警察都看呆了。

    那根骨頭本來就重,只見那小警察一走神,手一松,骨頭往地上掉去。

    嘭。

    “啊……”

    骨頭是落地了,不過在落地之前,卻是先砸到了吳志剛的腳尖。

    吳志剛疼的臉都變形了。

    尼瑪,這是骨頭還是鋼鐵???

    “所長……”小警察頓時就慌了。

    “撤?!眳侵緞傹b牙咧嘴的說道。

    沒抓到把柄不說,還被砸了一下,吳志剛心里那個郁悶啊。

    小警察突然說道:“還有手銬……”

    三個警察才想起剛才給林孤獨戴了個手銬,差點忘取走了。

    可是,當他們回頭的時候,卻見林孤獨已經彎腰去撿那根骨頭了,至于手上,啥都沒有。

    手銬呢?

    難道剛才出現幻覺了?

    吳志剛等人超級懵逼。

    “幾位警官,還有啥事?”林孤獨咧嘴一笑,扛著大骨頭走過來。

    “好小子,我記住你了,我們走?!眳侵究匆娔歉蠊穷^就犯怵,帶著人一瘸一拐的離開了。

    “孤獨,你沒事吧?”李夢琪走過來,擔憂的問道。

    林孤獨將骨頭扛在肩上,笑道:“沒事,夢琪姐,你去廚房看看我熬的湯,剛才發生了點誤會,我去找吳警官解釋一下?!?/p>

    說完,林孤獨扛著骨頭就出去了。

    一路跟蹤那三個警察走出了小區,他看到三人走向一輛警車,而警車旁邊,還有一輛黑色奔馳。

    這時,那奔馳車門打開,一道矮胖的身影走出來。

    “嗎戈壁,果然是這孫子……”林孤獨自語道。

    可不,那矮胖的家伙就是羅軍。

    原來羅軍從王寶寶那里得知,林孤獨壞了他的好事,于是就通過自己的關系找警察準備報復林孤獨一下。

    “吳所長,事情怎么樣?林孤獨難道沒在家?”羅軍沒看見林孤獨被抓,心里有些好奇。

    “哦,是羅總啊,事情……出了點問題?!?/p>

    “???出了問題?”

    “是,”吳志剛點點頭,“那個林孤獨的那根黑色的東西,根本不是什么武器,而是一根收藏用的骨頭?!?/p>

    “骨頭,”羅軍更加吃驚,“不對啊,那天他對我動手時,我可是清楚感覺到,那肯定是一根鐵棍的啊?!?/p>

    吳志剛露出了為難的神色,“這……羅總,我們已經盡力了。不過,那個叫林孤獨的很猖狂,我也不會放過他的,找機會,我一定好好收拾他?!?/p>

    麻痹的,抓人不成就不說了,被砸了一下也不說了,關鍵是還丟了一副手銬。

    這事辦的,吳志剛有些抓狂。

    “好吧,那就麻煩吳所長了,改天再請幾位吃個飯?!绷_軍心里很失望,么的,怎么就沒弄成呢,他也有些郁悶。

    “羅總客氣了?!?/p>

    隨后,吳志剛被兩位小警察攙扶著上車離開。而郁悶的羅軍則是回到車中,點燃一根煙,心情更加的郁悶。

    咚咚……

    車窗玻璃被人敲響。

    羅軍扭頭一看,差點嚇尿。

    只見一根骨頭在敲擊自己的車窗玻璃。

    不過他定睛一看。

    “林孤獨……”羅軍心臟不爭氣的猛地一跳,急忙發動汽車。

    他才不會傻乎乎的開車門讓林孤獨再揍自己一頓。

    可惜,愿望和現實總是相反的。

    嘩啦……

    林孤獨根本不給他溜走的機會,一骨頭敲碎玻璃,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將他愣是從布滿玻璃渣子的窗框里拖了出來。

    羅軍被割的是遍體鱗傷。

    “羅老板,好久不見啊?!绷止陋殞⒘_軍砰的扔在地上,笑著說道。

    “你……你想干什么?”

    “我覺得,咱倆該好好談談?!?/p>

    “談什么?”羅軍目光閃躲,裝得一手好清純。

    “你第一次想對李夢琪下手,我打掉了你兩顆門牙,第二次你找人綁架李夢琪,我揍了你的人,第三次你找警察來陰我,可惜沒成功,你說,老子是不是你的克星?”

    羅軍嘴角一哆嗦。嘴上不說,心里卻暗想,豈止是克星啊,簡直他媽就是一掃把星。

    看著沉默不語的羅軍,林孤獨突然咧嘴一笑:“鑒于你這幾次的表現,我決定給你一個深刻點的回憶?!?/p>

    “什么回憶?”羅軍全身發抖的問道。

    “你說,對一個男人來說,哪個部位最重要?”

    羅軍搖搖頭。

    “那我用行動告訴你好了……”

    嘭。

    咔嚓!

    “嗷……”

    林孤獨將大骨頭往地上一栽,不多不少,剛好砸在羅軍的褲襠處。

    頓時,羅軍就感覺到了什么叫雞飛蛋打。

    羅軍不僅蛋疼,而且心疼。

    他終于悟透了,對男人來說,最重要的部位是自己的小鳥。

    “嗎戈壁,既然你這么喜歡搞女人,那老子就讓你這輩子都搞不成女人?!绷止陋毧钢蠊穷^,瀟灑的離去。

    剛回到家,李夢琪就擔憂的問道:“孤獨,怎么樣?是不是解釋清楚了?”

    李夢琪換了一身家居服,圍著圍裙,頭發盤起,露出雪白的脖頸,一副家庭主婦的樣子,倒是別有幾分風味,讓林孤獨心中不禁一蕩。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