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二十章 蘇韓

    • 作者:狗蛋
    • 類別:唯美純愛
    • 更新時間:2021-12-08
    • 本章字數:2363

    “九鳳,不值得?!?/p>

    “把所有麻煩全部退給你,甚至給你惹下殺身之禍。這樣的人,不值得你這么勞心勞力?!?/p>

    莫河漠突然來了一句,看著月城上山的路,目光有些陰沉。

    自己查到月城跟鳳樓有聯系,并親自到鳳樓察看。而被自己追殺的月城卻還敢住進鳳樓。把麻煩帶給了九鳳。

    他從來不跟九鳳說自己追殺月城要的是什么,全部以重要的東西概括,因為不希望九鳳摻入這些渾水。而月城告訴他了。

    現在在九鳳的護送下回來劍宗,這女人有沒有想過,九鳳要面臨的險境。

    他討厭女人……

    “呵……挺好的呀?!彪S著他的話想著月城,九鳳笑了,很輕松的笑容,說不上干凈、澄澈,但很真?!拔覙芬??!?/p>

    “人嘛,都不愿意欠別人。我欠她很多,還不起?!?/p>

    “是嗎?”莫河漠心里有個醋瓶子,在九鳳無意間露出的笑容里,打翻了……

    他也想要那樣的笑,不夾雜利益算計,溫柔如水。他想讓這個人為了自己,那樣輕笑。

    “路上小心?!?/p>

    九鳳挺開心的,或許是那晚的徹夜長談,兩人之間少了許多隔閡。

    其實本來就沒有什么隔閡。排除莫河漠對九鳳的不良用心,其余的算計,都是立場不同。

    若是沒有這些,或許能成為朋友。

    九鳳心中想著,跳上馬車,慢悠悠地,在拐彎處消失了。

    “主子……”身后,肖痕有些擔心。

    “沒事,月城還在劍宗,九鳳就不會耍詐?!蹦幽f了一句,碎晶對他而言實在重要。

    ……

    九鳳駕著馬車,很快回了鳳樓。急匆匆地推門進去?!皾∩?,幫我收拾東西,我要出去一趟?!?/p>

    潯衫卻沒有應下,對他指了指二樓,輕聲說道:“爺,那天醉酒的公子來了好幾天了,說要見你賠禮?!?/p>

    九鳳一挑眉,抬腳上樓。這人來的還真不是時候,不過敢在鳳樓住下,打聽好價錢沒有。

    整了整一路風塵顛簸弄亂的衣衫,才推開了房門。

    房中的俊朗男子正在喝茶,聽見推門聲,很有禮節地站了起來。

    一身藏青色錦緞長袍,金線滾邊,加上腰間的玉佩香囊,襯得男子十分雍容貴氣。往上看那風雅的面容,充滿著世家貴族的沉斂風度。

    男子淡笑著開口道:“九鳳公子,在下蘇韓,上次醉酒私闖了公子宅院,還望公子見諒?!?/p>

    “無妨,做買賣的地方,哪有絕對禁入的命令。這些天有些事要處理,倒讓蘇兄久等了?!本砒P揮了揮手,與之對視。

    這人禮教的感覺,讓他也不知不覺地客氣了許多。

    不過,這人在這呆了幾天,就想說個這?

    “本是在下的過錯,又不請自來上門,公子這般客氣,真是折煞在下了。在下前來……”蘇韓露出一些為難之色。

    “蘇兄是有什么事要辦嗎?”九鳳善解人意,主動問出,“相逢是緣,蘇兄但說無妨?!?/p>

    蘇韓猶豫了一下,從懷中拿出一張折疊整齊的畫紙,徐徐展開,鋪平在桌面上,一個清秀儒雅的男子躍然其上。

    凌軒?

    九鳳看著畫像的第一感覺就是那個見過一次的凌軒。

    兩人容貌氣質極像,畫中人悠閑地站在一樹桃花之下,發冠高束,輕輕抬首,看著天際遠方,眸中含著溫潤笑意。月白色的長袍上有著翠竹墨畫,幾片粉嫩花瓣落在肩頭。

    若不是莫河漠花心,依凌軒表露出來的性子,也不會露出上次挑釁九鳳的神情。

    不過,凌軒眉心的朱砂痣是這人所沒有的,以作畫人的細心,也不會忘了。

    隱下心中的疑惑,看向蘇韓。卻見他正留戀地端詳著畫中的人,其中神情,像極了莫河漠那天惹怒自己時看自己的那種眼神。無奈、還有道不出的情感。

    九鳳瞬間了然,卻有些疑惑。

    這些人,當真是吃飽了撐得,相貌氣質家世背景都該是人上之人,出去走一遭也能讓無數少女懷春,卻偏偏,要去喜歡男人?

    “他叫江良弋,十九歲。我派來找他的人探聽到他出現在云陽郡,所以在下想托公子幫忙尋找他?!碧K韓懇請道。

    從一旁桌子上的包袱里拿了一個錢袋過來,遞在九鳳手中,“若公子能幫在下找到他,在下一定重謝?!?/p>

    九鳳公子的愛錢名聲不可謂不大了。

    九鳳也不矯情推辭,大大方方地接了過來。這生意還是挺好做的,不過找個人而已。而且賺錢的很?!熬砒P自當盡力而為?!?/p>

    “先提前謝過公子了?!?/p>

    兩人也不多說什么,蘇韓似乎還有急事,沖九鳳謝過就離開了。九鳳拿著畫像端詳了一會,才下樓來,將畫像和蘇韓留下的地址一并扔給潯衫。

    “派人暗中在云陽郡找這個人,一旦找到了,給爺當祖宗一樣供著?!?/p>

    潯衫拿著畫像一愣,看清了畫像旁邊的名字,才道:“江良弋?這不是上次那個……那個……莫門主的那啥,呃,誰啊這是?!?/p>

    “黃金?!本砒P丟下那袋錢袋,金燦燦的葉樣黃金就露了出來,整整的一袋??吹臐∩腊l呆。

    九鳳撿了一葉,在嘴里咬了咬,又拿在手里左右端詳,忍不住親了一下。錢可是個好東西。

    吞了吞口水,潯衫倒吸一口氣,“那位蘇公子還真是,好大的手筆?!?/p>

    “好買賣,找的仔細點?!本砒P囑咐一句,就看見斂華過來了。

    斂華提著包袱從后院過來,遞在九鳳跟前,有些擔心地問到:“爺準備去做什么?”

    九鳳沒有答話,呼了口氣,捏著眉心在柜臺上的寫了些東西,裝進了一個信封之中。又在信封上提筆寫下幾個字。交于斂華。

    “公子洛?”斂華看著收信人,蹙了蹙眉,看著九鳳的目光有些緊張。

    道:“連洛公子都要請,爺這次出去有危險?”一旁潯衫聽見這個名字也看了過來。

    “叫上子洛只是為了保險而已,別瞎想,你們爺什么時候會讓自己有危險?傻丫頭?!?/p>

    九鳳看她們認真,搖頭笑道。

    “找個可靠的人送信,要快,不能有閃失?!?/p>

    兩人對視一眼,也不再說下去。

    九鳳向兩人囑咐了些事情后,就駕馬離開了云陽郡。

    莫河漠派去跟著他的人也被他輕易甩開了,誰都不知道他去了哪。

    不過,鳳樓里,潯衫斂華卻是交替輪流著易容成九鳳,頻頻出現在客人面前。九鳳確實不想趟這渾水,所以提前做好了不在場的證據。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