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十八章 傳紙條

    • 作者:狗蛋
    • 類別:唯美純愛
    • 更新時間:2021-12-08
    • 本章字數:2508

    “明天啟程,我送你們回劍宗?!本砒P轉身對兩人說到。

    林簡看他肯定的樣子,有些不太信任,莫河漠現在可謂是云陽郡的霸主,要在他眼皮子底下逃脫,這位傳言中不會武功的紅衣公子真的有這份能耐?

    月城也有些奇怪,但兩人相識多年,知道九鳳既然說了,就一定能做到。

    只是不知道,他要付出什么代價。

    九鳳的霸道,就在于許多事,他從來都是自己決定一切,而且決定后不會考慮別人的意見,一條路走到黑。

    與莫河漠很像,但莫河漠比他更甚。

    九鳳經常是為了別人。

    莫河漠從來都是為了自己。

    過去推著還沒反應過來的月城離開,留下輕飄飄一句話:“回你房間去,今天晚上爺照顧你男人?!?/p>

    月城眨巴著眼睛,反應過來的時候,門就已經關上了。

    林簡暗暗嘆氣,這跟傳言中還有月城口中的兩種九鳳一點都不一樣啊。

    傳言中的九鳳公子風流無比,美色無雙,風華絕代,對女孩子十分溫柔,放哪都是男女通殺的美男子。

    月城口中,這就是個還沒長大,滿肚子鬼主意,嘴毒還愛說話,但是會對所有親近之人掏心掏肺兩肋插刀的任性小孩。

    今天見識到的,是個高傲卻能隱忍,暗藏殺意的危險之人,不過,他對月城的確好的沒話說。

    那種充滿威脅,帶著殺意的眼神,就連轉身掃視時,都會在碰到月城的時候煙消云散。

    即便是,剛才聽到碎晶的事,真的生氣了。但那時候罵人,也像是罵女兒。

    在生氣,都是自己的,帶不起真正的怒氣。

    “爺不需要你武功地位權勢有多高,今后也能拿著你的命,護著我家城兒就夠了?!本砒P把林簡扔到房間里,留下這么一句話就走了。

    云陽門,莫河漠靜站著,抬頭看著月色,牽動脖子上的傷口,血跡溢出繃帶。

    儀澤在一旁站著,看著那血,作為一名盡職盡責的大夫,他忍了半天,忍不住了,開口提醒?!爸髯?,脖子上有傷,盡量別揚頭比較好?!?/p>

    “是不是做錯了?”

    莫河漠沒理會他,兀自問了一句。

    “主子永遠不會錯?!?/p>

    儀澤想都沒想,便答了出來。

    莫河漠低頭,衣袖輕揮,阻擋了儀澤要跪下去的動作?!皣覟橹?,今天不該放他們?!?/p>

    儀澤差不多知道今天晚上發生了什么。九鳳會武功這種事,之前知道的時候,讓他很意外。

    然后,今天,自家主子帶傷回來,雖然只是小傷。九鳳傷的。他絕對不會懷疑莫河漠打不過九鳳,唯一的解釋,主子留手了。

    自愿受傷,回來之后,第一次,說自己做錯了……他自小跟著主子,也是頭一次聽他說這話。

    “主子是對九鳳公子動心了……”

    “是嗎……”是吧。

    真想毀了他,要了他,留他在自己身邊,用強硬的手段逼他服從,卻又不忍心。

    喜歡的,不就是他的高傲。即便是帶著殺意的眸子,也在自己心里也無比吸引人。

    莫河漠從來沒有在乎的人。

    第一次去鳳樓,是因為失去了月城的行蹤,所以去那調查。

    看到那氤氳霧氣中沐浴的俊美男人,然后是他多變的個性,一顰一笑,說高傲卻能低頭忍讓,說他識時務,卻不容許任何人侵犯他的人。

    如黑夜中天上唯一的一顆星,閃耀的讓人看過去,便再也移不開眼。

    似乎從那時起,心里就有了在乎的東西。

    ……

    第二天一大早,九鳳跟潯衫斂華交代了些事情,三人就啟程上路。

    看著門口的華麗馬車,林簡月城都有些吃驚。我們不應該是喬裝打扮,要不騎著快馬飛奔嗎?這么大搖大擺地坐馬車是不是太看不起人家莫河漠了。

    “不管你弄成什么樣,莫河漠都能找到你的。還不如舒服點?!本砒P給了一個格外合理的解釋。

    再說林簡的傷勢騎馬確實是個問題,月城也不猶豫,扶著林簡上了馬車。

    一路上,月城和九鳳互相交替著駕馬,白天慢慢走著,晚上有客棧就睡客棧,沒碰到客棧就睡馬車。

    有九鳳在身邊,似乎安全的不是一點點。

    “值得嗎?”一張字條留在桌子上,九鳳幫林簡換完藥,回到自己房間的時候才看見。

    氣勢磅礴的字,大氣,有力。

    莫河漠的字。

    “你要的東西,爺會給你?!痹诜疵鎸懴伦约旱幕卮?,丟出了窗外。然后關窗,入睡。

    窗外某處,一個黑衣人將紙條接住,送去了客棧的某個房間。

    回復的字跡跟自己的字跡一模一樣,這人竟會模仿別人筆跡。

    莫河漠捏著手中的紙條,嘴角揚起一抹笑容,我還想要你,能給嗎?

    “你呢?”

    “滾?!?/p>

    “……”

    “找個機會,再下一局棋吧?!?/p>

    “爺貪財!”

    “……”

    九鳳本來都睡了,不過莫河漠卻開了話頭。兩人不斷傳著紙條,每次只是短短幾個字。漸漸的,話題轉移開去。只是辛苦了送信的人。

    不見面的對話,比起兩人親**談,輕松了許多。

    本來都是見識淵博的人,話題很多。

    莫河漠很聰明,除了開始一句挑逗,之后的話都沒有牽扯到他對他的心思。這是他的決定,既然舍不得強來,那就讓他慢慢接受自己。

    拋開莫河漠的取向問題,其他方面都是很吸引人的。

    就像是忘了現在兩人之間,一逃一追的情況,敞開心扉,像是遇到知交朋友。

    這一夜,像平常一樣安靜。但兩個房間里,兩個坐在窗前的人,時而捧腹,時而皺眉。

    ……

    第二天還是趕路。

    九鳳的騙人功夫,裝的毫無瑕疵??墒?,了解九鳳的月城覺得,他很開心。

    ……

    入夜,沒找到下榻的客棧,幾人只能露宿了。

    今夜,饒是前幾天的安全,林簡月城確實實在睡不著了。明天在半天路程,就真的到劍宗了。

    他們也知道,莫河漠的人馬,一定就在哪個旮旯里藏著,看著他們。

    “你們這么晚還不睡?”九鳳從馬車上跳下來,看見兩人沒睡,坐在一起,林簡抱著月城,火光顫動,拉扯著兩人的背影。感覺,是很般配的兩個人。

    眸子中流光閃過,斜眼笑了起來,又說了一句,“雖然干柴烈火的很正常,不過還是控制著點吧,這種時候可不能亂燒啊?!痹捴幸馑?,很是明白。

    月城笑罵了一聲不正經,兀自到一旁睡去了。

    “回去之后,盡量把碎晶留在劍宗,爺是不知道更上面的還有誰,但交上去了,劍宗,你們也得不到什么好處。別冒著生命危險,到頭來,還只能去感謝一個不殺之恩?!本砒P在林簡旁邊坐下,輕聲提了個醒。

    林簡點頭,這幾天下來,對于九鳳情緒的轉變已經習慣了不少。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