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十二章 鍥而不舍鐵獅堂

    • 作者:狗蛋
    • 類別:唯美純愛
    • 更新時間:2021-12-08
    • 本章字數:2551

    這船夫技術不錯,劃船并不晃悠,九鳳一個人在船艙里面,沒一會就瞌睡了。

    船突然蕩了一下,九鳳昏昏沉沉的,一下子就被嚇醒了。

    坐在外邊的莫河漠目光一凌,后邊跟過來幾艘船只,上面各站著幾名黑衣人,雪白的刀刃泛著陰森的氣息。

    九鳳從船另一頭出來,拉著目瞪口呆的船夫進了船艙。低聲喝到,“別說話?!?/p>

    又是鐵獅堂!

    九鳳一拳打在桌子上,沒功夫收拾你們,還就不消停了。

    很快,外面起了一陣陣喧囂聲,莫河漠沒帶武器,雖然知道他肯定能應付,九鳳還是有些擔憂。

    “你待在這,千萬別出去?!睕_船夫說了一聲,九鳳掀簾出去。

    一把明晃晃的刀劈在面前,九鳳反應很快,刀鋒簡直就是擦著鼻尖過去的,堪堪躲過,一腳踹在殺手的腿上,眼神轉了一圈,看見莫河漠已經身在其他船上了。

    “你出來干什么,回去!”莫河漠一直注意著這邊,看見黑衣人舉刀砍向九鳳,手疾眼快地丟了一柄刀過來,插在了九鳳身后的黑衣人胸口,將人甩下船去。然后對著九鳳罵了一句。

    這些人都是沖著他來的,不會武功還出來晃悠,找死嗎他?

    “我……”九鳳啞口,他在莫河漠的心里,是不是太弱了。撓了撓頭,很是尷尬,“那你小心點?!?/p>

    看莫河漠游刃有余的樣子,他也就放心了,準備轉身回船艙。

    又一個黑衣人提刀襲來,九鳳站的又不穩,躲過黑衣人的刀,腳下一歪,直直落入水中。

    “莫河漠……”

    九鳳之前一直呆在船艙里,一是冷,二是他有些怕水……

    冰冷刺骨的江水瞬間就灌進了口鼻,九鳳胡亂撲騰著,有些驚慌喊著莫河漠。

    莫河漠一直留意著他,看情形也知道他不會游泳。嘆了口氣,這人平時那么精明,怎么這時候這么蠢呢。解決掉手邊的殺手,跳進江中,朝九鳳游過去。

    在水中剛剛抬頭,就看見,船上那個殺手拿刀向九鳳刺去。一手去拉九鳳,一手伸過去握住刀尖,手臂用力,將那個殺手拽下水,反手一打,將刀尖刺入那人心口。

    而這邊剛碰到九鳳的手,一股強大內勁便把他逼開。莫河漠都有些發愣。

    九鳳怕水有些慌亂,閉著眼睛看不見來人,就下意識的排斥所有人,自然也包括抓向自己的莫河漠。

    那強大的內息震的莫河漠手掌發麻,九鳳會武功,而且還不低!

    莫河漠反應了一瞬間,看九鳳真的快不行了,終于壓下心中的震驚,“九鳳,是我?!边@才過去攬上他的腰,將人帶在懷中。

    拖著九鳳上了船,剛才的殺手因為莫河漠凌厲的殺伐手段都有些退卻不敢上前。暫時安寧下來。

    九鳳腳步一跌,幸虧莫河漠扶著才沒摔下去,然后就劇烈的咳嗽起來。頭發散了,濕漉漉的貼在身上,分外狼狽。

    “滾回去告訴鐵木,九鳳是我莫河漠的人。再來找鳳樓的麻煩,下次,就是我云陽門的人去鐵獅堂做客!”懷中抱著九鳳,莫河漠對黑衣人威脅了一聲,便直接進了船艙。

    云陽門的威信,足以在云陽郡橫行霸道。

    云陽門,莫河漠。余下的殺手們對視一眼,都瞧出對方的震驚和害怕,為首的人手臂一揮,齊齊退開了去。

    “咳咳……你干嘛?!蹦幽贿M船艙就開始脫九鳳的衣服。

    九鳳死抓著不放,剛剛嗆了幾口水,咳嗽了那么一會,眼淚都逼出來。水汪汪地眼睛瞪著莫河漠,臉色凍的發白,我見猶憐的。

    莫河漠看著這淚眼婆娑的,像個被逼迫的良家婦女,啊呸,少男。

    衣服被自己扯開腰帶,披在身上,因為是濕的才沒有滑下去。半遮半掩,露出精致的胸膛,****,簡直讓人想入非非。

    “想什么呢。不想凍死就趕緊把這身濕衣服脫了?!背榱顺樽旖?,莫河漠撇開頭去,九鳳這模樣實在是讓人欲血沸騰了。

    不過該裝的還是要裝的,恨鐵不成鋼地罵了一句,敲了一下那腦袋。

    九鳳尷尬撇嘴,誰讓你不說清楚就直接動手。坐起身脫著一身濕衣,無意間掃見莫河漠火熱的眼神,又覺得不對勁了:“那……脫了我穿什么呀!”

    一件東西扔在了身邊,是之前給莫河漠的披風?!跋葘⒕桶阉??!?/p>

    身上的濕衣服確實讓人很難受,冰涼冰涼的,感覺被捆著一樣。

    九鳳的身材偏瘦,沒有什么腹肌之類的,但也沒有一絲贅肉。雖然脫了衣服,就很快拉過披風蓋上,還是被莫河漠看了個遍。

    莫河漠也脫下外衣,絲毫不矯情遮掩,一身健壯的皮肉就暴露出來,看的九鳳略微有些羨慕。

    船夫看著兩個俊美公子半裸著身子,香艷的場面給人的震撼一點不比剛才的仇殺小,倒是把他的神勾回來了,急忙說道:“那,那啥,我,我劃船去岸上,兩位公子可以到我家換身衣服?!?/p>

    “不用了,劃船去朽山?!蹦幽愿懒艘宦?。

    莫河漠有一種讓人聽命的威嚴,即使是這么狼狽的時刻,也仍舊不容反駁。

    船夫想都沒想就應下了,出去繼續劃船。然后才開始考慮問題,怎么要去山上呢?再想想,那可是云陽門的地方??!又想起剛才莫河漠在船外說的話,不禁吞了吞口水,這兩位居然是那的人呀!手下抓緊賣力了幾分。

    “我們去云陽門??!”說實話九鳳有些不想去那里的,鬼知道還出不出的來。原本覺得莫河漠接觸自己是別有所圖,現在有種感覺,莫河漠要跟自己玩真的。

    “這里離那近些,而且沒什么人。難道你想穿成這樣去街上溜達一圈?”莫河漠解釋了一句?!胺判陌?,以你的武功,云陽門留不下你?!闭f到最后,語氣有幾分怪異。這人裝的也忒好了,自己幾次三番對他動手動腳,觸碰底線,把他惹得炸毛,他竟然都能忍著。

    “武功?什么武功啊。莫門主的武功確實是高啊,被我拖后腿弄成這狼狽樣,莫門主見諒啊見諒……”九鳳顯然不想承認,胡拉亂扯了一番。裹緊了披風,燦燦笑著。

    他不愿意說,莫河漠也不去深究,移開了釘在九鳳身上的視線。

    過了一會,一杯茶水遞了過來。扭頭便看見九鳳滿臉賠笑。

    “不會下毒了吧?!弊焐线@么說著,還是笑吟吟的接過來喝了。

    “每次都麻煩你啊?!本砒P燦燦笑著。

    “打算怎么處理?”莫河漠毫不在意。只是想著,這幾次自己都是自作多情啊,怪不得這人敢在有鐵獅堂追殺的情況下一個人跑來跑去的,藏著這手。

    整個云陽郡都知道九鳳公子不會武功,所以曾經大肆招攬過一批江湖高手,就連鳳樓里兩大花魁都是會武功。

    若是真的有危險,那些人對他也不會太防備,而他不俗地武功,到時候比什么法寶都管用。

    “有莫大門主在這撐腰,就等著他登門道歉唄?!本砒P笑嘻嘻地恭維。

    莫河漠白他一眼,不再說話。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