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四章 青樓包場

    • 作者:狗蛋
    • 類別:唯美純愛
    • 更新時間:2021-12-08
    • 本章字數:2591

    管好自己的小動作?莫河漠挑眉,嘴角輕笑?!靶挪恍盼野褎倓偟氖履贸鰜碚f道說道?”莫河漠威脅。

    九鳳是深信他不會的,畢竟他對凌軒的愛護表現的那么明顯。但看著那眸子里的光澤他還是有些疑慮的抽了抽嘴角。硬氣的說了一聲:“爺做事光明磊落,還怕你胡說八道不成?!?/p>

    “哦……是嗎?!?/p>

    是嗎,莫河漠留在他耳畔的最后一句話。接著,九鳳一世清白,就毀在了那人嘴中。

    “總是莫門主莫門主的,叫夠了沒有?以后直接叫我名字?!蹦幽涿畹卣f了一句,帶著些寵膩,兩只手指夾著九鳳一縷發絲緩緩滑下??匆娋砒P臉上的疑惑,又填了一句,語氣媚骨,“剛剛你在床上就叫的很好聽?!?/p>

    “咳咳……”九鳳真的覺得自己喉嚨處有一口老血在翻騰了莫河漠,你不是對他那么好嗎?剛才的和藹這么快就讓狗吃了?爺不就想給你添點堵嗎,你特么就這么報復呢?

    “走了?!睘t灑轉身上馬,他和凌軒共騎著一匹。肖痕儀澤也趕緊上馬跟去。

    獨留九鳳在馬蹄聲中,各種凌亂。

    “爺……你真的被壓了?”潯衫比較大膽些,掙扎許久,才問了出來。

    “誰說爺是下面那一個了!”九鳳氣急敗壞地回了一句。呃……不是不是,我想說的不是這呀!

    潯衫意味深長地哦了一聲,九鳳這話,在她聽來,就是變相承認了。

    “爺和他沒關系!”九鳳咬牙切齒,繞是平日里巧舌如簧,現在也不知道怎么解釋了,憤憤地補了一句,大步回去。

    九鳳公子很生氣,各種生氣,于是一頭鉆進帳房里,他必須要抱著白花花的銀子撫慰一下受傷的小心靈。到了午飯時候也賭氣不出去。

    “爺,吃飯了?!睗∩蓝酥埐?,推門進來,笑盈盈地將九鳳跟前的賬本推過,將飯菜放下。唉,這小脾氣又犯了。

    “不吃!爺要看賬本,爺要算賬!”九鳳眉梢一挑,牛氣轟轟地把賬本抱在懷里。

    “你根本不懂這些好吧?!弊旖浅榱顺?,小聲嘀咕了一句。又換上笑容,“爺,這可都是你愛吃的,斂華親自下廚哦?!?/p>

    “切……”

    潯衫嘆了口氣,果然,得出大招。從懷中拿出一塊雞蛋大小的東西砸在桌上,是銀錠……“爺要是能把這些飯菜吃了,這銀錠就歸爺了?!?/p>

    九鳳眼中精光一閃,趕緊將銀兩揣入懷中,早這樣不就好了?!罢O呀呀,好久沒吃過小斂華做的飯菜了,不錯不錯?!备鳂訃L了一番,贊賞了幾句。仿佛剛剛那個要鬧絕食的不是他一樣。

    潯衫無奈嘆氣,這主子,多大了還整天一副小孩脾氣,真不讓我們這些做屬下的省心。貪財都貪到屬下身上來了。

    “爺,有個大生意,我剛才替你接下來了?!睆膽牙锬贸鰩醉撱y票放在桌子上,成功看到了自家主子閃閃發光的眼神。

    “什么生意?”鳳樓事務一般都是交給潯衫打理的,九鳳就是個甩手掌柜。所以,對于潯衫沒經過自己同意就接生意這種事絲毫不奇怪。

    “云陽門的生意,明天晚上包場?!睗∩酪还淖鳉庹f了出來,就看見九鳳的臉色瞬間就黑了?!澳强墒且磺啥ń鹧??!?/p>

    九鳳郁悶,就差一摔桌子了。

    “是不是傻,什么錢都掙。莫河漠三天兩頭跑過來,在這的目的不單純你看不出來啊。還敢把鳳樓包給他?”

    潯衫賠笑,“他邀的是云陽門所有門派的人過來,那么多人,他應該不會有其他小動作吧?!?/p>

    九鳳罵了一句,也知道潯衫的難處,如今云陽門勢大,過來說要包場,誰敢拒絕。只能皺眉嘆了一句,“罷了罷了,到時候再看吧?!?/p>

    莫河漠到底要做什么?九鳳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來了。堂堂云陽郡霸主,何必要跟自己過不去。

    云陽門邀請云陽郡所有門派聚宴,地點還選在鳳樓這個煙花之地。這條消息瞬間就傳遍了云陽郡。前不久,鳳樓與鐵獅堂激起矛盾,現在還沒有定論。而聽小道消息,此次云陽門沒有邀請鐵獅堂。一時間,都在猜測著云陽門跟鳳樓這兩家的關系。

    自然,不邀請鐵獅堂的消息純屬空穴來風。不過,這場宴會,鐵獅堂不來,鳳樓也不打算招待他們,倒是真的。

    鳳樓里的裝扮是不需要重新布置的,本來就是迎來送往的溫柔鄉,華麗麗的裝潢是每天都要弄的。云陽門付錢,酒水飯菜全是最貴的,九鳳抓住機會,一定要狠狠宰這只肥羊一筆。

    邀的是整個云陽郡的門派,來的人倒也不多,每個門派也就是兩三個人。共和起來不過三十人。

    姑娘挑最好的留下,鳳樓里本來就沒有難看的,這一挑選,留下的都是讓人一見醉心的絕色。

    “呦,莫門主來了?!本砒P在房間半躺半坐地睡在躺椅上,敲門聲響起,潯衫開門迎了莫河漠進來,依舊是一身黑衣,金線滾邊,襯得這人十分尊貴。

    莫河漠點了點頭,九鳳那仿佛初次見面的打招呼口氣,疏離而又親切,讓他有些看不透這個紅衣公子。

    潯衫開口剛想說話,就被莫河漠一個眼神友好地請出去,抽了抽嘴角,看到九鳳點頭同意才退了出去。

    雖然隨了莫河漠的意同意了潯衫出去,九鳳卻沒有再跟莫河漠說話,裝飾性的笑容對著他,就是不開口。

    莫河漠卻絲毫不介意,按理說主人這種態度,會讓客人覺得很尷尬,可他就跟在自己家一樣,坐在了桌邊,伸手給自己倒茶,還細細地品了起來?!昂貌??!?/p>

    “莫門主來的這么早,客人們還得小半個時辰后才會過來的?!本砒P心里一個大寫的服字都出來了,只能開口。

    “我說了不要叫我莫門主?!蹦幽畱艘痪?,牛頭不對馬嘴。

    “莫河漠,鳳樓到底有什么,讓你這么惦記?”九鳳抽了抽嘴角。

    “你比傳言中的更吸引人?!币琅f不對嘴。

    “……”九鳳自知無趣,從躺椅上起身,衣服卻夾在了椅子的縫隙,一個趔趄,徑直朝地上摔去。

    莫河漠手疾眼快地抓住他的胳膊,也被帶了過去,雙雙摔在地上。幸好地上鋪著絨毯,倒是不疼。

    九鳳都沒臉見人了,這種低級錯誤。捂著崴了一下的腳腕,強烈的疼痛傳來,他毫無防備,一瞬間眼淚都在眼眶里打轉了,努力眨巴了幾下眼睛,才壓了回去?!把镜?,爺拆了你燒火?!?/p>

    “讓我幫你看看?!蹦幽焐显趯で笠庖?,手上已經將人的腿抓了過來,撩開褲腿,冰涼的手附上那白皙的腳腕。

    對于這種溫柔,九鳳嘴角直抽抽,無奈莫河漠力氣大,實在把腿抽不回來。只能開口:“你放開,我沒事?!?/p>

    “這么討厭我?”莫河漠手上用力,疼得九鳳嚎了一聲。

    漆黑的眸子平靜地看著九鳳,情緒埋的很深,九鳳看不出來。

    “爺又不是女人,崴了個腳,你別這么認真成不?!本砒P本來想說嗯,可是話在嘴邊又硬生生改了口。

    好吧,他承認,他是有點害怕莫河漠的,這人身上永遠都有一種氣勢,也不該叫做害怕,是忌憚。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