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三章 睚眥必報

    • 作者:狗蛋
    • 類別:唯美純愛
    • 更新時間:2021-12-08
    • 本章字數:2316

    第二天九鳳剛睜開眼,便嚎了一聲。

    床邊一個妖孽般的黑衣男子,正用那醉人的桃花眼仔細地打量著自己。

    “噓。叫的跟殺豬似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把你怎么了?!蹦幽桓种干煸谧约鹤爝?,示意九鳳小點聲,有些嫌棄的說著。

    你有病??!你把爺怎么,你想干什么當爺傻,爺不知道嗎!你個斷袖!九鳳心中幾萬匹馬奔騰而過,捏著拳頭讓自己淡定下來,然后嘴上客氣開口:“呦,莫門主起的挺早哈,來這有何貴干吶?”

    那桃花眼中眸子輕轉,含著幽幽笑意:“我不是說了嗎,我想爬床啊?!?/p>

    九鳳眼睛一眨,四周看了看,莫河漠站在床邊,封住了自己所有的出路。嘴上努出一個笑容:“爬,爬床啊,這,這是好事啊,好事,好事。呃……鳳樓里呢,雖說小公子不多,不過小臉身材可都是一等一的。門主看上哪個了,價錢嘛,好商量啊……”

    “這里哪個小倌能比得上九鳳公子嗎?”莫河漠根本不想被他轉移到其他問題上。

    九鳳心中一驚,他來真的?臉色陰沉下來,這種時候,他可不能慫:“爺可沒有短袖之癖,莫門主若是開玩笑,還是找別人去吧?!?/p>

    “生氣了?”莫河漠笑了,語氣中,聽不出他的情緒。

    “九鳳雖沒多大本事,對斷袖之癖也不反感,但誰敢對爺抱有那種想法,爺會讓他生不如死!”九鳳冷聲道。

    莫河漠與他對視著,桃花眼中笑意濃烈,沒有回話,卻在半響之后坐在了床上,抬腿過去,將九鳳壓在身下?!澳阒恢滥闵鷼獾臉幼?,真的很誘人?!?/p>

    九鳳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驚了一下,愣神之間,雙手被牢牢抓住。被他壓著重新躺在床上,有些灼熱的呼吸拍打在臉上。

    “莫河漠,你找死!”那雙平時清亮透徹的眼眸里,泛起凌厲的光澤。

    “是嗎?!贝脚c唇之間不過一個指頭的距離,就那么停留在那。兩雙眼睛對視著,一個凌厲如刀,一個深沉如潭。

    許久,莫河漠才輕嘆一聲,翻身下來。

    九鳳呼了口氣,合眼躺了一會,在睜眼時,已經沒了剛才的怒意。

    下床穿好衣衫,洗了把臉,端著桌上的茶水漱了漱口,忽視掉床邊的莫河漠,裹上一件紅色大氅,徑直走了出去。自己在這這么大動靜,潯衫斂華兩個人也不過來。

    出門,走到欄桿處,就看見大廳中多了兩個男的,一個陰沉冰冷,懷中抱著把刀在喝酒,一個謙和平靜,喝著茶出神,潯衫正在其中應付,斂華坐在一旁看書。

    “爺?!彼娜嗽谒崎_門的時候便看了過來,斂華潯衫齊齊叫了一聲。

    鳳樓現在還不是營業時間,而且鳳樓從來不留客,包括姑娘們,也不住在鳳樓里。

    “爺,他們兩個是云陽門的護法,肖痕,儀澤?!睌咳A端著一些茶點上來,低聲跟九鳳稟告。

    云陽門有四位護法,平時負責出面解決云陽門的所有事。肖痕,是那個冰冷男人;儀澤,聽說是個大夫。其余兩人,也是各有特色。

    莫河漠后邊推門出來,對于九鳳公子情緒的轉變,又暗暗贊嘆了幾分。抬腳上前,在他身旁站定,用著只有兩個人能聽的見的聲音說道:“剛才魯莽,還望公子海涵?!?/p>

    “莫門主說的什么事?”九鳳偏頭過來,笑嘻嘻的臉色,驚訝地口吻。

    莫河漠一笑,“沒事?!?/p>

    大門突然吱呀一聲打開,一個身型消瘦的清秀男子緩緩進來,男子一身青色長袍,氣質俊雅。眉心一點猩紅,卻把整個人襯的陰柔起來。

    “呦,客官,這可是晚上迎客的地方?!本砒P倚著欄桿,輕笑了一聲。瞧來人那模樣,他更覺得,那是來賣身的。

    那男子并未答話,只是用那溫潤乖順的目光看著莫河漠,似乎在期待后者的反應。

    九鳳也發覺不太對勁,說著男子的目光將視線放在了莫河漠身上。

    “凌軒?!蹦幽p輕說了一聲,九鳳耳力極好,聽的清楚。他看見前者有幾分不悅神色,但只是瞬間,就掩飾了過去。

    呦,這是上青樓捉奸的戲碼呀。九鳳挑眉,暗自想著,不禁想笑,但想想又不太對,這捉的是他自己啊……啊呸,說錯話了。

    莫河漠直接從二樓跳了下去,一瞬間功夫便到了凌軒跟前。一手將其攬入懷中,在廳內坐下。莫河漠在他耳畔說了些什么,嘴角帶笑。

    九鳳因為剛才在房里的事還有些難受,沒想到這人倒是毫不尷尬。忽然瞧見凌軒看過來的眼神,憤怒炫耀,還有警告。

    無奈搖了搖頭,他可不是斷袖,更懶得跟一個男人搶男人去。不過,他可是個瑕疵此報的小人。

    “莫門主,看來不用爺給你找小公子了,這小美人可都親自追來了,你們是準備回去,還是在這找間房間?!本砒P笑的蕩漾,話中也想順便給莫河漠找點麻煩。果然,那凌軒神色微變,瞧了一眼身旁的人,又低下頭去。

    莫河漠轉頭過來,他注意到了凌軒的動作,但臉上神色未變,更填幾分笑意。

    青天白日的,他要房間干嘛,又不是淫棍。對著九鳳反擊回去:“你這是吃醋了?”

    “呵呵,莫門主又說笑了,就不怕這位小兄弟生氣嗎?他看上去可不會像我鳳樓的公子那樣乖巧啊?!本砒P笑了笑,沖莫河漠向他旁邊人努了努嘴。拿凌軒與煙花之地任人采擷的小倌做比較,九鳳充分張顯他的小人之心。

    “下來送客?!蹦幽酒鹕沓砒P笑道,像是沒有聽出九鳳話中意思一樣。

    這小子,睚眥必報啊。剛才凌軒對九鳳的挑釁,他看在眼里,本以為九鳳會一笑了之,沒想到,兩句話之間,便報復回來了。

    不知道自己剛才在房里那么對他,他又會怎么報復回來。

    凌軒乖乖跟著莫河漠,一手抓著他的衣袖,莫河漠也沒拒絕。

    “莫門主,有空再來呀。爺這里的小公子們可都那么喜歡你?!本砒P將幾人送到門口,小嘴一張,又添了一句。

    “小公子?也包括你嗎?”莫河漠將凌軒扶上馬,才轉頭過來,幽幽一笑。這小子,太壞了,得收拾一下。腳步一轉,來到九鳳跟前,對著那因為天冷而泛紅的耳垂吐氣:“睚眥必報可不是好習慣吶?!?/p>

    九鳳努了努嘴,“那以后莫門主最好管住自己的小動作?!?/p>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