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五章 打賭

    • 作者:白翟
    • 類別:唯美純愛
    • 更新時間:2021-12-08
    • 本章字數:2599

    waiter端著何栩清點好的菜式上來,何栩清把手機放在餐桌上,并把手機調為飛行模式。

    段阮有些疑惑,吃個飯而已沒必要把手機弄成飛行模式吧?大老板不都是日理萬機的嗎?弄成飛行模式,萬一有客戶找呢?

    “怎么了?”何栩清感覺到段阮一直盯著自己手機看,似乎對自己手機很感興趣?

    于是乎問道:“想看?”

    段阮搖了搖頭,道:“我沒有窺視別人手機的喜好,只是…你把手機調成飛行模式沒關系嗎?”

    何栩清愣了一會兒,才明白段阮說的是什么意思,笑著說:“沒事的?!?/p>

    何栩清習慣了在私人時間將手機調成飛行模式,慕七夜也有嘮叨過他,讓他別老把手機調成飛行模式,弄成飛行模式的手機跟磚頭有什么區別?那還不如帶塊磚頭,還能砸死人。

    何栩清是覺得私人時間沒必要讓別人知道自己在哪在干嘛,他很不理解慕七夜二十四小時全天候開機狀態。

    段阮默默在心里念了一句:怪人。

    “味道如何?”何栩清拿著刀叉,切下一小塊牛排,塞入嘴里,慢慢咀嚼。

    “嗯,很好吃?!倍稳钣袠訉W樣的重復何栩清的動作。

    “段先生有和你說過婚禮的事嗎?”何栩清邊切牛排邊說。

    段阮一怔,挺直了腰。

    他差點忘了這茬……

    何栩清不開口說,他真以為他們只是朋友一樣吃一頓飯,他完全沒有想起婚事。

    何栩清一提起婚事,段阮就有點不爽。

    不管是他父親還是何栩清,兩個人完全是自作主張把自己當做商品來利用,完全沒考慮過自己的感受!

    “你想要什么樣的婚禮?中式的還是西式的?我覺得……”

    段阮放下手中的刀叉,抬起頭盯著何栩清,說道:“很抱歉,何先生。我沒有和你結婚的打算?!?/p>

    何栩清不緊不慢的把最后一小塊牛排吃進嘴里,拿起餐巾紙擦了擦嘴角,沒有說話。

    “我不知道家父為什么會答應您簽那份合同,這事情我完全不知情,是你和家父私自決定的。何先生,恕我直言,我不能和你結婚?!?/p>

    一提到結婚,段阮整個人就像吃了火藥一樣。

    本來對何栩清態度還挺好的,一下子變了個樣。

    “為什么?”何栩清看著段阮,他怎么不可能不知道段阮是怎么想的。

    段阮語塞,不知該怎么說,總覺得這句話說出來很傷人,但不說出來自己心里有不舒服。

    “因為那是……”

    “因為我和你父親簽了合同?”

    “……”

    “因為我和你父親沒有征求你意見就訂下這門婚事?”

    “……”

    “其實這兩個都不是原因吧?原因是因為我是個男的,喜歡你,被一個男的喜歡覺得很惡心。對吧?”何栩清語氣沒有一絲情緒,聽不出他是在生氣還是在難過。

    段阮看著何栩清,他不知道何栩清怎么想的。

    “我不知該怎么說,我嘴比較笨,說了不中聽的,何先生你別介意。家父這么做確實是讓我很反感,我不喜歡別人替我安排的,我有我自己的人生?!?/p>

    他確確實實被何栩清說中了,他是直男,他喜歡女人。

    “你有喜歡的人?”何栩清一本正經的看著段阮,平時輕浮的模樣突然變得這么嚴肅,讓段阮有些傻愣。

    “…沒有?!?/p>

    “這樣吧,段阮。我可以幫你父親,合同也已經簽了,我可以不要你父親的工廠,我只要一樣東西,就是你?!?/p>

    “我說了我沒辦法…”

    “我不是在威脅你,我是在追求你,我是認真的?!?/p>

    段阮開始不知所措,他沒想到何栩清會這么說。

    追求自己?

    自己雖然長得挺好看的,但是被同性追求總覺得怪怪的?

    “我們打個賭吧?!焙舞蚯蹇闯龆稳顒訐u了,“三年,給我三年時間,如果在這段時間里你沒有喜歡上我的話,我們無條件離婚?!?/p>

    他有自信,三年時間段阮會喜歡上自己。

    段阮還是不敢信他,說是這么說,萬一到時候反悔了呢?

    何栩清知道段阮還不相信自己,又道:“口頭承諾沒有法律效應,我可以讓秘書弄一份合同,白紙黑字具有法律效應。如何?”

    段阮想了想,這個可以有。就算到時候何栩清不答應,打官司也是段阮贏,沒毛病。

    “好?!倍稳钏斓拇饝?。

    他還是不能理解,何栩清長得不錯又多金,為什么會看中自己?

    他身邊的明星、模特兒小鮮肉不少,長得又比自己好,怎么會看上自己?難道真圖自己長得好看?

    也不是可能,老牛吃嫩草夕陽無限好,大家都懂。

    這頓飯就在談話中結束了,何栩清知道段阮不喜歡聽到關于自己和段暄簽的那份合同的事,后面就沒有再聊起關于合同的事。

    吃完飯,何栩清便開車送段阮回學校。

    “是送你回學校還是?”何栩清坐在正駕駛上系上安全帶。

    段阮看了一下手機,已經九點多了,沒想到吃個飯吃那么久。

    從這里回學校又要一個半小時,回去宿舍都關門了,索性讓何栩清送自己回家好了。

    “送我回家吧?!?/p>

    何栩清點了點頭,踩下油門,打方向盤往段阮家的那條路行駛。

    大學比較偏,差不多接近市郊區,而段阮家在三環地帶。

    到晚上九點多還有很多車在馬路上行駛著,路邊還有些小商販在叫賣著,小餐館還在營業著。

    在十字路口碰巧遇上了紅燈,一分鐘的綠燈時間顯得有點漫長。

    車內十分安靜,可以清楚的聽到兩人的呼吸聲。

    何栩清開口打破了這般沉寂:“你今年大幾?”

    “大二?!?/p>

    “你今年多大?”

    “二十二,怎么了?”

    何栩清無緣無故問這些,段阮有些懵。

    “沒,只是想多知道一些關于你的事?!焙舞蚯逍χf。

    他想多知道一些關于段阮的事情,想多了解他。

    “何先生……”

    段阮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何栩清總會無緣無故說些讓人臉紅心狂跳的話。

    “還有十幾天?!焙舞蚯暹赌钪?。

    “什么?”

    “還有十幾天我就可以和你結婚了?!焙舞蚯逡幌氲竭€有十幾天可以和段阮結婚,步入婚姻的殿堂,就有點小開心。

    段阮有些汗顏,不知該怎么形容他。

    他可沒有何栩清那么高興,雖然何栩清是答應了簽合同給個保障,但還是覺得哪里怪怪的。

    可能何栩清自己還沒發現,他對段阮的事越來越上心了,超出了玩玩而已的程度,本人卻毫無自知。

    段阮才想起自己對何栩清的事一無所知,便問:“你住在哪里?”

    “合心花園?!?/p>

    段阮嚇了一大跳,道:“合心花園??”

    合心花園在郊區,那一帶都是別墅區,從四環回去至少也要三四個小時,比回自己家還遠!完全就是反方向!

    “那不是反方向嗎?!”

    “是啊?!?/p>

    “回去豈不是要一點多了?!”

    “差不多吧?!焙舞蚯宀灰詾槿?,他自己是覺得沒什么。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